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帝国猛将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汇合了杨再兴、薛礼、蒙铁、李拔四人之后,李斌他们终于杀散了这股金罗骑兵,不过四周依然到处都是金罗国的骑兵和步兵,正在围剿被打散的大燕左宗卫和右宗卫的禁军官兵,乃至骁骑营的将士。

    薛礼声音有些嘶哑的对李斌说道:“主公,我们两个部算是全完了,只剩下我们四个人杀了出来。”

    李斌随即急声问道:“有没有看到其他的弟兄?”

    薛礼、杨再兴、蒙铁、李拔四人同时摇了摇头,蒙铁叹气说道:“主公,打到后来就打乱了,也不知道秦琼兄弟、尉迟兄弟他们怎么样了?”

    李斌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说道:“走!随我往回杀,得把弟兄们都找到!”

    李斌的这个提议,让众人都脸色一变,吕布这时急声说道:“主公,再往南冲杀一阵,应该就能杀出去了,这时候回头……”

    吕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斌打断了,“我意已决,不愿随我往回杀的,继续往南面冲。”

    一听李斌这样的口气,众人没有再敢说什么,跟随着李斌又往回冲杀了过去。

    李斌带着薛礼、吕布等人冲杀了一阵,突然发现了被大量金罗步兵重重包围的孙熊、方虎、韩彰、韩瑞四人,此时他们都变成了步兵,如同四个血人一般,不过仍然挥舞着兵器与大量金罗步兵奋力厮杀。

    李斌手中玄铁棍向前一挥,“兄弟们,随我杀过去!”

    李斌带着薛礼、吕布等人,很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与孙熊、方虎、韩彰、韩瑞四人汇合到了一起。

    孙熊看到李斌之后,不禁哇哇大哭着说道:“呜呜,主公,神牛都被射死了,重甲牛骑兵都没了。”

    孙熊这一哭,方虎、韩彰、韩瑞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李斌赶忙喊道:”大熊、二虎、三愣、四傻,都别哭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到其他兄弟,主公答应你们,以后一定重建一支重甲牛骑兵!你们四个人还能不能继续打了?”

    孙熊、方虎、韩彰、韩瑞虽然浑身是血,也受了一些伤,但都没有什么大碍。

    “主公,俺还能打!”

    “主公,俺们都能继续打!”

    随后孙熊、方虎、韩彰、韩瑞四人,步行跟在李斌等人的马后,一路向金罗军队砍杀了过去。

    等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李斌又在战场上找到了秦琼、尉迟恭、颜良、文丑、石肃、杨洪六人,其中颜良和文丑都受了重伤,被秦琼和尉迟恭绑在了身后。

    另外还救出了沙磊、魏闳,以及高勇、肖宁、夏忠、苏泰这四名骁骑营的队率,同时还救出了五名骁骑营的副队率,后面九人都是化劲武者,而且实力都颇为不俗。

    至于沙磊、魏闳、秦琼、尉迟恭、颜良麾下五部的其他官兵,也基本上全都战死,至此李斌的骁骑营几乎算得上是名存实亡了。

    而李斌麾下的那些猛将,还有裴元庆、雄阔海、鲁智深和武松一直没有找到。

    鲁智深和武松是在陵州城外的血战之后,被李斌从太极八卦图中召唤出来的,两人都是水浒传小说中虚构的猛将。

    陵州城外最后那天的血战还没有结束,李斌脑海中太极八卦图的八个卦位,就已经全部存满了能量。

    鲁智深,绰号花和尚,小说中原是渭州经略府提辖,因打抱不平三拳打死恶霸镇关西,为了躲避官府缉捕便出家做了和尚,法名智深。

    后又因搭救林冲,流落江湖,与杨志、武松一同在二龙山落草,三山聚义后加入梁山泊,排第十三位,上应天孤星,担任步军头领。

    鲁智深在征四寇的战役中累立战功,生擒方腊后在杭州圆寂,追赠义烈昭暨禅师。

    武松,小说中血溅鸳鸯楼后,为躲避官府抓捕,改作头陀打扮,江湖人称行者武松。

    武松曾经在景阳冈上空手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因此武松打虎的事迹在后世广为流传,归顺梁山后,坐第十四把交椅,为步军头领之一。

    后梁山受朝廷招安,武松随宋江征讨辽国、田虎、王庆和方腊,最终在征方腊过程中被飞刀所伤,痛失左臂,被封为清忠祖师,最后在杭州六和寺病逝,寿至八十。

    鲁智深和武松作为虚构的猛将,与裴元庆、雄阔海一样,体内也没有元气,不过鲁智深和武松的实力,却不弱于一般的宗师武者。

    而在李斌召唤出来的众多猛将中,鲁智深、武松的武艺只能排在末位,比颜良、文丑还要稍微弱上一筹。

    鲁智深和武松被召唤出来之后,被李斌暂时任命为了亲卫队的首领。

    虽然李斌还想再找一找裴元庆、雄阔海、鲁智深和武松,可是身边的众将,几乎都伤痕累累,多人还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再战,李斌迫不得已只好带着众人,借着夜色先杀出了金罗军队的重围。

    不过李斌等人是从南面冲出去的,一时之间无法回到西面的大燕中路讨伐大军当中。

    此时在大燕中路讨伐大军的帅帐内,兵部尚书谢芝通沉声对颇为狼狈的左宗卫主帅谢芝梁和右宗卫主帅谢芝杰问道:“李斌呢?骁骑营的人呢?”

    左宗卫主帅谢芝梁苦笑说道:“大哥,金罗军队把众多的床弩搬上了战场,以至于李斌麾下那支重甲牛骑兵和那支重甲亲卫队被射的损失惨重,无法给我们两个卫以及骁骑营再次打开一个突破口,随后我们两个卫和骁骑营,只能派兵不断冲击了金罗军队的防线,最后虽然把金罗军队的防线,冲击的七零八落,但是我们两个卫和骁骑营的编制也全乱了,我们两人只好带着一部分将士先冲出来,至于李斌和他麾下骁骑营的将士,则很可能……”

    兵部尚书谢芝通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李斌麾下猛将如云,希望他这次能化险为夷。”

    右宗卫主帅谢芝杰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哥,这次左宗卫和右宗卫算是彻底被打残了,两个卫突围出来的将士还不到四千人,听说骁骑营还有数万匹战马……”

    兵部尚书谢芝通摆了摆手说道:“在没有确定李斌真的阵亡之前,不要去打骁骑营那些战马的主意,左宗卫和右宗卫重建的事情,等我们退回大燕境内,我自会有安排的。”

    李斌带着众人,在一处树林里休息了一夜,本来准备白天就设法回到中路大军,然而李斌等人刚刚走出树林,就遇到了一股数千人的金罗骑兵,李斌等人且战且退,与这股金罗骑兵纠缠了大半天,才甩开了这股金罗骑兵,五名骁骑营的副队率则在交战中全部阵亡。

    建平十七年八月一日的晚上,李斌等人在山林中找了一个山洞,暂时安置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李斌就派薛礼、杨再兴、吕布、黄忠四人去探路,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

    一直到了傍晚,薛礼、杨再兴、吕布、黄忠四人才回来,不过却带回来了裴元庆、雄阔海、鲁智深,以及樊虎、徐天皓、徐天韬、苏文仓这四名李斌麾下的家兵。

    原来薛礼他们四人,在打探周边情况的时候,发现了正被一小股蛮族骑兵围攻的裴元庆、雄阔海等人,随即薛礼四人汇合了裴元庆、雄阔海等人,杀散了那一小股蛮族骑兵,并且还缴获了几十匹战马。

    李斌见到了裴元庆等人之后,重逢的欣喜却立即被武松受伤被俘的消息给冲淡了。

    裴元庆叹气对李斌说道:“前天晚上,我们带着亲卫队残余的人马,寻找主公未果之后,只好趁夜从北面突出了重围,本来想赶往西面与大军汇合,没有想到路上全是金罗国的军队,迫不得已我们只好准备绕路而行,但是昨天中午却遭遇了一股蛮族骑兵,而且这股蛮族骑兵战斗力非常强悍,不但武松兄弟受伤被擒,亲卫队剩余的兄弟也大多战死,现在整个亲卫队只剩下了我们这些人。”

    雄阔海随即说道:“在武松兄弟被生擒之后,我们暗中跟着那股蛮族骑兵,希望能找机会救出武松兄弟,可是却被那股蛮族骑兵发现了我们的行踪,派出了三、四百骑来追杀我们,如果不是碰到薛礼、吕布他们,我们还不好脱身呢!”

    这时薛礼开口说道:“主公,我们后来一直监视着那四、五千蛮族骑兵进了荣登城,如今武松兄弟应该就在荣登城之中。”

    荣登城是金罗国陵州府荣登郡的郡城,之前荣登城已经被大燕中路讨伐大军所攻占,不过这次大燕中路讨伐大军撤兵,直接放弃了荣登城。

    李斌皱着眉头说道:“既然知晓武松被擒,而且还知道了武松就被关押在荣登城内,那么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想办法把武松救出来,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鲁智深随即闷声说道:“主公,想要救出武松兄弟,硬闯荣登城是不可能的,据我们观察,荣登城内至少得有几万金罗军队,包括那些蛮族骑兵,我觉着唯一的办法,就是化妆成金罗士兵混进荣登城,找机会营救武松兄弟。”

    站在鲁智深身边的黄忠点头说道:“鲁兄弟言之有理,看来想要救出武松兄弟,只能选择混进荣登城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也都认为化妆成金罗士兵进入荣登城救人,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