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极拳暴君 > 正文 558章 血灵天王到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558章 血灵天王到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并不在场,但是五大战区的高层都清楚的知道,东十字星十二天王是以实力排名。陆云深等人清楚,能在十二天王之中序列第五,那么这个叫做马克西姆的人实力决定非同凡响,而且很有可能是四阶中级别的强者!

    这个级别的强者,在五大战区之中也是屈指可数,哪怕单打独斗,他们几个人都自认不是这样一个人物的对手。然而,现在现在竟然有人告诉他们,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最为擅长的攻击手段竟然对‘雷暴’彻底无效,甚至还毫无还手之力的当场重创,无疑让他们心中遭到了巨大的冲击!

    “虽然匪夷所思,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很理解陆云深等人心中的震惊,邓同方摇摇头,缓缓道:

    “正是因为这种匪夷所思的特性,那个第五天王才彻底溃败。如果是单打独斗,他恐怕连从‘雷暴’手中逃走的机会都没有。我们有理由认为‘雷暴’面前,任何【念灵系】的新人类不论级别,都会被死死克制。”

    陆云深、关平、赵海泉三人对视一眼,眼神惊悸,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毫无疑问,在听完‘雷暴’这每一项都是绝对棘手、强悍、甚至匪夷所思的表现后,他们由衷的感到无比强烈的悚然、忌惮。

    这些特性单独一项就已经不好对付,他们很难想象,这些无比棘手的能力手段在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时,那会造就出怎样一个可怕的怪物出来。

    “最高统帅阁下。我有一件事很不明白。”

    难言的沉默中,来自南方战区的赵海泉深吸一口气,看向一直沉默无声,无喜无悲的最高统帅魏沧海,低声问道:

    “根据我们对魔性火种的研究,人魔想要突破四阶这道天堑比起正常新人类更难上了十倍、百倍不止,就算已经晋升四阶的超越者想要融合火种,都要面临细胞意识污染的巨大弊端,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存在四阶的人魔,那么这个‘雷暴’到底是怎么......”

    赵海泉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所有四阶级别的强者都不由自主的投射来目光,似乎希望这位五大战区最强者能够为自己解惑。

    魔性火种,是世界灾变之后无法解释的最大奇物,也因为火种的存在,催生出来了人魔这样极端恐怖、不合常理的存在。

    而实际上,五大战区很早就发现了魔性火种的存在,更是在中域战区的牵头下进行过全方位的深入研究,因此在场四阶级别的存在,都清楚魔性火种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魔性火种能够抽取人类的灵魂意识,转化为一种极为高等的能量供给人魔壮大自身,这已经是高层的共识。而除此以外通过对多枚魔性火种样本的研究,在集合五大战区所有精英科学家的研究下,已经确定了魔性火种虽然不是生命,但是内部却似乎包含了混杂的、无法解析,也无法理解其中意义的海量思维信息集合。

    而当人魔融合魔性火种后,虽然获得了独属于人魔强大的能力,但是同时,他的基因信息也受到魔性火种中庞大混乱的信息污染,尤其是在人魔尝试进行四阶【基因裂变】的蜕变时,需要洞悉入微,意识渗透细胞,而基因信息已经被魔性火种所污染的人魔,想要成功完成这一步骤的难度是普通三阶极限新人类的十倍,甚至百倍。

    不仅仅是在三阶向四阶尝试突破的时候,实际上对于已经完成了【基因裂变】的真正四阶人类战神来说,吸收魔性火种,同样也会承受强烈的生命信息污染,不仅可能被人看出异常,还有可能因此基因混乱崩溃,甚至反而出现生命层次的退化!

    这就是成为人魔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弊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弊端,突破四阶的顶尖强者很难受到魔性火种的诱惑。而五大战区,甚至其他顶尖的幸存者势力,也才认为四阶人魔几乎不可能出现、存在。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身负魔性火种的‘雷暴’能进阶为四阶,的确出乎我的预料。这也表明了事无绝对,以前的我们对自己的判断,还是过于自信了。”

    而这个时候,一直居于首座,沉默无声的最高统帅魏沧海表情无喜无悲,缓缓道:

    “罗军座前面说的不错,这个‘雷暴’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凶残狡诈,不应该怀有任何侥幸。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应该抛弃掉所有的幻想,甚至和东十字星之间的争端都可以暂时放下,集中所有的、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解决这个巨大的威胁。”

    “诸位,我们现在面临威胁已经超乎想象,这也许是关系到上百万,上千万幸存者的生死存亡之危。从今天开始,五大战区将全体进入最高紧急状态,而我,会亲自负责追击‘雷暴’的事情,直到彻底解决这个威胁为止!”

    魏沧海威严而刚毅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畔回响,然而在场所有高层面面相觑,眼神却压抑而沉重,并没有丝毫的乐观。

    一个实力强大,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的四阶人魔,无疑是一个可怕、棘手的存在,更不用说对方还拥有者伪装变化为他人的能力,这也就代表着想用常规的手段搜捕围剿对方,几乎已经不可能!

    哪怕集合五大战区之力,他们也难以想象,到底要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才有可能消灭这个前所未有的威胁。

    “紧急情报!”

    而也就在会场之中所有人心情沉重时,突然之间,一名军官站在会议室大门高声大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参谋长申权皱了皱眉头,立刻走上前去,在军官凑近耳语一番过后,脸色微微一变。

    “各位大人,有情况!”

    申权豁然转身,看向主席为上的魏沧海、罗振国等人,低喝道:

    “刚刚得到我们在白羽乡的眼线传回来的情报,就在几个小时前,东十字星的前站据点白羽乡遭受袭击,中心教堂当场被夷平,而袭击者还在数名天王的眼皮子底下从容逃走!”

    “根据现场的战斗痕迹,突袭白羽乡的人,就是‘雷暴’!”

    什么?

    申权的话音未落,在场所有人,目光顿时为之一凝。

    ......

    深沉的黑夜由明转暗,天光大亮,茫茫天际阴云无际,黑夜已经彻底过去,新的一天到来了。

    白羽乡,城区中心,原本中心教堂所在的位置。

    距离陈冲的袭击已经过去了将近六个小时,被夷平的教堂废墟已经被清理的七七八八,而在距离废墟不远处的一座塔楼顶层,伊万诺夫宛如太阳神般的伟岸身躯屹立不动,目光冷漠而深邃的凝望着天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在他身后,莫洛斯、马克西姆、格里芬、安德烈、还有脸色苍白的好像死人一样的列昂尼得脸色阴沉,沉默而立。

    在先前陈冲出人意料的雷霆突袭下,受伤最重的无疑就是保管着主神碎片的列昂尼得,毫无防备之下,他甚至在陈冲为了抢夺碎片的一击下险些丧了命。

    不过好在每一个成功度过【基因裂变】的超越者生命都极为强悍,再加上太阳天王伊万诺夫堪称神迹般的【日曜重生】治疗能力,他现在已经彻底脱离了生命之危,甚至恢复了不少。

    “已经将近六个小时了,泰伯利亚怎么还没有到?”

    众天王之中,列昂尼得的表情显得最为急迫、狰狞,他突然打破沉默,声音沙哑道: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他的【血源追溯】还能追踪到那只黄皮杂种么?”

    “列昂尼得,稍安勿躁,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莫洛斯看了面无表情的伊万诺夫一眼,沉声道:

    “远光之城距离这里将近一千公里,要抵消磁场干扰,通过信号基站层层传递消息过去就要花费不短的时间,再安心等待一......”

    “来了!”

    然而莫洛斯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旁,一直紧盯着远方的梦魇天王马克西姆突然发出低喝。

    包括伊万诺夫在内,众天王猛然抬头,循声望去。

    视线中就看到,只见在极遥远的天边,隐隐约约似乎有一颗血色流星划破天际,直接将途径的阴云云层层层剖开,似乎正在向着这个方向急速飞掠而来。

    似乎正是被众人寄予厚望的血灵天王,泰伯利亚!

    呼。

    就在其余天王的眼中都浮现出喜色时,只见为首的伊万诺夫目光微微动了动,身影猛然升空而起,同时绽放出金灿灿的强光,似乎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而极远处天边的血色流星,同样发现了白羽乡上空升起的微型金色太阳,速度陡然加快,极速飞掠了过来。

    十公里,五公里,一公里......血色流星的速度快到了极点,拖着猩红色的尾光迅速逼近,它所飞掠而过的阴云都被渲染成一种触目惊心的暗红之色,仿佛被鲜血染红一般充满一种极度不详的感受。

    而当其余天王也纷纷升空迎接时,这颗流星也来到了白羽乡城区的上空,浓郁的血光流星突兀的停在了伊万诺夫犹如太阳化身般的威严身影之前,然后显露出了身形。

    血光之中显露出的,是一个容貌无比英俊的白人男子,这名男子皮肤白皙似血,偏偏头发、眉毛、眼眸、嘴唇都是像血一样的猩红,带给人一种无比邪异、嗜血的感受。

    而当这名邪异白人男子刚刚显露出身形的时候,面对面前的伊万诺夫,他立刻恭敬的抚胸行礼:

    “抱歉伊万诺夫阁下,我得到消息稍微晚了一些,所以来的有些迟,还请你不要介意。不知道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助的?”

    “泰伯利亚,你来了。”

    面对血灵天王泰伯利亚的礼节,伊万诺夫淡淡点了点头,然后没有丝毫废话的伸出手来,直接将封存了陈冲血液的金光琥珀展现在了泰伯利亚的眼前,声音威严而低沉: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有一头卑贱的猎物,从我的手中逃走了,而这头猎物十分重要,我仅仅留下了他的几滴血液而已。”

    “那么,告诉我,将近6个小时过去,你还能通过这几枚血液,无视距离长短,追溯到猎物所在么?”

    “居然能从阁下的手中逃走,看来这头猎物不是一般的狡猾。”

    泰伯利亚先是惊异的眉毛一扬,然后目光在伊万诺夫手中的金光琥珀略一打量,嘴角微微勾起:

    “不过阁下放心,我既然来了,他跑不了!”

    话音未落,在场其余天王顿时一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