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魔门败类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忍耐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忍耐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周堂主!”林皓明下意识的起身,望着似乎有些犹豫的周汐,感到有些诧异,毕竟周汐在自己眼里,一直十分果断的。

    “今日是你比试的日子,我和师兄之间有个赌约,作为附带条件,你若是赢了,可以进此处太妙堂的蕴胎池一次,天闲府太妙堂蕴胎池,每三百六十年才能启用一次,对你之后进阶神道境,甚至神玄境也有极大的好处,所以你要珍惜!”周汐很平静的说道。

    “是!”林皓明并不清楚这蕴胎池是什么,不过听上去似乎不简单,既然机会就在眼前,显然也不能放过。

    “你的对手就是粱月,本来我对你没有什么担心,不过在这里两三天,也打听了一些他的消息,此人实力极强,而且手段颇为狠辣,你要小心一些。”周汐交代道。

    “周堂主,若是我赢了,是不是那粱月就失去了进入蕴胎池的机会?”林皓明反问道。

    “不错!”周汐很肯定道。

    听到这话,林皓明总算明白,为何那粱月对自己会露出敌意,而这个手段狠辣从周汐嘴里说出来,显然这粱月真是一个狠人了。

    “若是我输了?”林皓明问道。

    “你输了,你就别想着回去了!”周汐给了林皓明同样一个狠辣的回答。

    林皓明现是一愣,盯着周汐的眼神,发现周汐似乎并不像是说笑,这让林皓明感到越发的古怪。

    “好了,我只是提醒你一声,你也不需要过于担心,我还是很看好你的,否则也不会这么远带你来了,而且这件事也关乎到我自身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你也必须赢。”周汐道。

    “是!”林皓明还是答应了,只是比起之前的从容,如今似乎又多了一分压力?难道这就是周汐故意拖到最后才和自己说这些话的原因?

    天亮之后,青齐和粱月就先一步到了水榭,随后跟着他们到了一处看似平平无奇的山谷之中。

    等停下脚步之后,除了陪同来观战的商思等人,其他人的脸色都显得比较凝重。

    青齐也没有了之前好客的笑容,一脸严肃道:“师妹,既然要比试了,我们也只能暂时放下同门情义,这次比试对你我颇为重要,也别怪我不想让了。”

    “师兄尽管为自己争取利益,师妹也并没有要师兄想让的意思!”周汐同样毫不示弱道。

    “好,既然这样,按照当初说的,你可以在三千年内随意找门人弟子来挑战我的弟子,不过具体比试有我指定,只要不超出合理范围,你不得反对,这你没有问题吧?”青齐再次问道。

    “当然没有!”周汐肯定道。

    “好,既然这样,比试也简单,这处山谷,是我天闲府太妙堂,专门考验弟子忍受能力的地方,之后我们离开,我会开启法阵,到时候两名弟子会遭受到各种考验,我的要求也简单,不能借助任何外力,抵御这里的考验,谁先认输对方赢,若是坚持不住昏死获取,也是对方赢,考验会在你我监督之下进行,对两个人身上施加的考验绝对是一模一样,我想这样应该还算公平吧?”青齐道。

    周汐听了,稍稍思量了一下道:“的确还算公平,就这么办吧。”

    虽说看似公平,但林皓明脸色却并不好看,因为这所谓的施加考验,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而自己修为比对方弱,在某种程度上肯定会吃亏的。

    “好,既然如此,那么还请两名弟子,把身上东西都留下来,两位经过检查之后,到山谷中心处盘坐下来。”青齐吩咐道。

    “是,师傅!”粱月答应一声,随后竟然直接一扯自己身上衣衫,把上身全部暴露在外,同时把手上戴着的一些东西也都留下来,的确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了。

    林皓明见他这样,也只能把身上东西一件件交给周汐,再让青齐检查之后,这才到了此时已经盘坐山谷中心处的粱月跟前,在距离他十丈外的地方也盘坐了下来。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等林皓明盘坐之下后,青齐问了一声。

    两人都先后点了点头。

    青齐随后就一翻手,一块阵盘浮现在了他的手中。

    青齐直接把阵盘往跟前一抛,本来只比巴掌大一些的阵盘,一下子化为了丈许大小。

    青齐跟着十指连弹,顿时阵盘闪耀起一层光芒来,并且随着指间弹动,光芒也闪烁不定。

    伴随着阵盘闪烁,本来平平无奇的山谷顿时微微颤动起来。

    林皓明下意识的伸手轻轻按在了还长着柔嫩青草的地面,可瞬间地面的这些小草好像发疯了一般,一下子全部疯涨起来,并且犹如灵蛇缠绕在林皓明的身上。

    林皓明没有抵抗,任由这些青草缠绕,与此同时,十丈外的粱月也同样如此,任凭青草的缠绕。

    这些青草,原本看似很柔弱,但此刻却变得格外坚韧,林皓明使者要挣断,但却发现根本做不到,仿佛这些青草根本就是某种玄宝炼制出来的一般,更让林皓明惊讶的是,这些草在缠绕住两人之后,竟然紧接着生长出一个个尖刺,这些尖刺虽然不长,但却格外锋利坚韧,牢牢的扎在两个人的身上。

    粱月因为没有穿着上衣,所以此刻能看得十分清楚,身上几乎已经全部被这些青草的尖刺扎满了。

    随着这些尖刺扎入体内,跟着从里面释放出一种毒素,林皓明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些毒素犹如腐骨之蚁,逐渐的开始扩散到全身,每一寸血肉筋骨都好像被无数虫子啃食,痛苦之感难以言表。

    事实上,此刻两个人脸上也都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只是眼神之中却依旧坚定,特别是粱月,几乎一直咬着牙盯着林皓明,仿佛这痛苦是林皓明施加给他的一般。

    林皓明与之相比完全相反,在感受这种剧烈痛苦之后,反而更努力的让自己沉住气,静下心来对抗这痛苦,时间也在这两个人截然不同的面对痛苦表现直线逐渐过去,而这足以让人发疯的痛苦,似乎完全不足以彻底压倒两个人的意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