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对着剑说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黑暗,私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黑暗,私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天照也用过这办法示警,埋粗细合适的干枝,别人走过一踩就断,相当距离内就能听见。

    火九剑和冰未解双双拔剑在手,警惕的打量周遭,低声说:“混沌之心认为该避开还是该打?”

    “离地方还远呢!不会这么巧,在这碰上敌人吧?”天苍灵有些紧张,正常情况不会这么快遇敌,一片地方各自吸收混沌之气,到后来范围缩小了,才会碰上。

    她一点都不想半路动手,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不能迅速把人拿下,结果是互相纠缠骚扰,谁都不能好好的多吸收些混沌之气。

    李天照提醒他们避开树枝,行走时多看路,他自己则先一步往前探路。

    李天照仔细观察气流的变化,不断前移,却并没有发现相当范围内有人活动的气流特征。

    片刻,他在林中看见熄灭了的火堆,早已冷了。

    火九剑他们赶上来后,周围搜寻,基本可以确认,应该是昨夜有人留宿的痕迹。

    “肯定是从那边山路过来的,也就是黄金武王的人。”火九剑很确定的结论,因为他们之前没有在山林里发现新进有人赶路的痕迹,如果是自己人,那么途中某些地方必然会经过,只有不同路,突然相遇才会是眼前情况。

    “那就是说,黄金武王的人至少比我们早一天出发,从距离推算,十之八九是三人行。”冰未解知道命运预测殿得知信息的时间差距不会很大,流程也差不多,也就可以推算出大约是常在哪里活动的哪些千战将混沌剑客。

    三人行是三个混沌剑客的合称,因为他们长期三个人一起行动,很少分开,因此就被叫做三人行。

    李天照寻思着现在他们在暗,黄金武王的人在明,他有把握能不被发现的跟上,那就有有很大机会突袭得手,于是就琢磨着两边混沌碎片和战印绝技的特性,考虑着如何利用环境和袭击优势赢一场大的。

    天苍灵这时却庆幸的说:“不用碰上就好,我们别走太快,等到了前面合适的地方,绕路避开。”

    “好!”火九剑很赞同。

    “嗯。”冰未解也没意见,这是理所当然的常规操作。

    “我们可以跟上去袭击,很大机会迅速破敌,并且俘虏了他们的混沌之心。”李天照觉得必须说出意见,这可是好机会。

    然而,其他三个人都看着他,眼神有些复杂。

    火九剑和冰未解不好说什么,只是面面相觑的看了眼,都读出了差不多的意思。

    ‘这人胆子真大。’

    天苍灵却不客气的说:“李天照你俘虏混沌之心上瘾了吧?偷袭也不可能一下子把三个混沌剑客放倒呀!大概率是打伤了他们,他们跑了,接着我们自己就暴露了,迟些他们肯定报复,故意曝光我们的大致方位,闹不好会被大地武王那边的围攻。咱们稳稳当当的各自吸收混沌之气,正常都能吸收一天半的时间,功绩很高的了!”

    李天照实在觉得这是好机会,但他一个人显然对付不起了三个混沌剑客,再者只要跟着,后面也还有机会,就说:“我跟着他们,避免丢了行踪,等我们吸收完混沌之气,如果有好机会,再动手怎么样?”

    天苍灵喜欢妥当点,但吸收完混沌之气了再袭击的话,其实也很难有机会,万一可以,那试试也不亏,不行的话就走人了嘛,也没大风险,于是点头答应说:“那倒可以!你这人真是贪功胆大,难怪当年一个人编外战士敢追着百战将。”

    李天照只是笑,那时候说到底,也是不知道百战将有多厉害,就想着那人虚弱无力该有机会,如果真是清楚战印力量的差距,可能就没有侥幸心理了。

    火九剑和冰未解也都觉得确保了战果之后再图谋大的,是个能接受的好主意。

    于是李天照正要一个人走快点,天苍灵却喊他说:“那也得继续背我呀!”

    “行!”李天照拿她没法,这么久了,当初那点怨气还没消呢?非得让他背着,她才觉得解气?

    这么一来,也就索性一起行动了,李天照开始走的快些,等在气流中把握到前方敌人的痕迹了,就放慢脚步,保持距离。

    而这时,火九剑和冰未解还完全听不到任何响动,只能靠林中的痕迹知道,的确是有人经过,却不可能知道离他们有多远。

    天苍灵让李天照背着,抱着他脖子,有时心血来潮冲他耳朵吹气,看他痒痒,就高兴的笑,累了,就趴他肩膀上眯一会。

    混沌之心没有战印力量,山路本就要人照料,同行的混沌剑客这种时候,就有责任和义务。

    遇到有水的地方,天苍灵想洗澡,冰未解就给她守着;她饿了想吃点野味,火九剑和李天照就负责去找寻猎物带回来。

    这天夜里,天苍灵突然醒过来,推醒了李天照,可怜兮兮的说:“我想喝水。”

    “我这有。”李天照取了水袋,她却撇嘴说:“去溪边喝嘛,顺便我要装水。”

    “好吧。”李天照拉她走了几步,她又要他背着,然后得意洋洋的说:“哼哼,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了吧!”

    “是是是,知道了,太可怕了!”李天照知道她爱听这话,就如她所愿好了,实际上脑子不糊涂的都清楚,天苍灵有点怨气是真的,但此番哪里是报复他啊,明明是好意给他挣功绩的机会,哪里还不该满足一下她的小‘报复心’?

    “哼!你这人,现在装乖。等事情办完了,肯定就不让我欺负了!”天苍灵觉得李天照真神奇,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他却能走的很快,像有夜视之能那般。

    “那是当然的!不能一直理所当然的被你欺负吧?”李天照也承认的爽快,刚说完,他突然轻声:“嘘!”

    “怎么了?”

    “先别说话,溪水边有人,块头很大,莫非是敌人?”李天照大步在黑暗中疾走。

    “那、那我不喝水了,咱们回去呀!”

    “嘘——”李天照觉得空气的流动有点奇怪,特征上来看,应该是个很粗壮的人在溪边的石头上躺着,可是,却又一直在动,谁躺那还那么不安分呢?

    天苍灵怕惊动了敌人,就不敢说话了,心却提了起来,唯恐遇敌动手,那多危险呀!

    李天照背着她感到溪水边,距离更近些时,听见了响动,于是他不由脸色微红,更觉得诧异。

    石头上不是一个块头很大的人,而是两个抱作一团的人,所以一直在动,因为是在做男女之事。

    冰未解偶尔特别大的哼声都听的清晰,看来正在兴头上。

    ‘他们不是都有婚配,怎么会如此?’李天照暗觉吃惊,正准备往下游去,天苍灵却拍了拍他,扯他衣服,示意再靠近些。

    李天照不想理他,她就掐他表示抗议,看他还往远了跑,天苍灵生气之下直接要他耳朵。

    李天照只好遂了她心愿,折返了往火九剑那边过去,挑了个合适的位置,背着她在石头后偷听。

    天苍灵听的十分认真,又很紧张的死死抱着李天照脖子,身体也贴他背上特别紧。

    李天照感觉她呼出来的气息也份外的火热,脖子上都开始出汗了。

    还好,没多久,冰未解一声特别的呼喊,紧接着火九剑也发动狂风暴雨,而后又很快偃旗息鼓,平静了下来。

    末了,就听溪水的声音,片刻,又听冰未解说:“明天该就到地方了,你也不能忍忍?”

    “回去一趟对着她就烦躁,都城里接了差事就出发,路上顾虑李天照憋到现在了,还忍?等差事完了,你回去有个乖巧的男人伺候的舒服,我又得面对噩梦。”火九剑的语气里没有多少激动,透着的却是绝望之后的麻木。

    “别说的我好像多喜欢回去,我跟他不是一路人。看他天天跟一群人混时候,就喜欢听人吹捧,你说,这些年我设法托人给了他多少机会,他每次表现连个中等都没有,功绩我根本指望不上他,这辈子都得让他拖着了。他对我乖巧听话,他能不吗?经常浪费功绩,坑都是我填,还要给我脸色的话,我还能回去?旁人早有孩子了,我都千战将了还不愿意要,还不就是因为他!”冰未解说起配婚的丈夫,也是满腹怨气。

    “……我经常都会冒出个念头,设法弄死了她算了!但想到她也没大错,就是本事差了点,跟我说不上话,长的太可怕了点,因为这就谋杀她,我到底又干不出来。但想到一辈子都得面对她,我、我又真不甘心!”火九剑长叹了口气,满腹悲愤。

    “这念头我又何尝没有?但说到底,像你说的,还是做不出来,尤其想到他自知本事平庸,在我面前真是做到了为奴为仆的地步,我又怎么忍心?”冰未解叹气,末了,又说:“回去吧,出来了不提他们更好。”

    两个人牵着手,离开了溪水边。

    李天照等他们走远了,才去溪水边,天苍灵喝水还不够,让李天照带她到水深些的地方,把衣服脱了,直接洗澡!

    “……也不等我回避?”

    “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你能看见什么呀?”天苍灵却不以为意,又说:“别走远了,怕。”

    “你不是洗过澡吗?”

    “哼!你哪里明白,这种幻想渴望又不可得的痛苦,不让水冷一冷,我睡的着吗?”天苍灵叹着气,觉得当混沌之心千般好,就这一个不好,偏偏特别折磨人。

    “那你还要偷听?”李天照觉得她是自讨苦吃。

    “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特别好奇,偷听了就能有无限遐想。反正十天半个月的,也总会辗转难眠的熬一回,不差多难受一次了。”天苍灵说罢,又问他:“哎,你跟我说说嘛,你跟妻子做的时候到底什么滋味?”

    “隐秘,无可奉告。”李天照拒绝的很干脆,末了又补充说:“说了也没用,各种滋味体会和言道永远是两回事。”

    “……那你摸摸我试试!”天苍灵突然提出如此要求,李天照不禁愣住,末了,她还说:“你背着我时,挨着你就觉得特别舒服!”

    “我结婚了。”

    “他们不也结婚了?”天苍灵反问。

    “假设是你丈夫,还这么说么?”

    “……哎!你好讨厌!”天苍灵蹲水里,可到底还是太浅,直到她腰上。

    “我听说,混沌之心的力量如果失去,等于是背叛武王的重罪,必死无疑。”李天照是听丰吟说的。

    “有时候,真想体验一次然后死就死了。但冷静下来了,当然又知道这念头很傻。混沌之心就是武王搜集混沌之气力量的容器,只愁不够多,当然不允许失却。”天苍灵浇着水,说了会话,情绪平复多了,才又站起来穿衣。

    李天照看不见,却听得到她的响动,而衣物,本就是他拿着,要一件就递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