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替天行盗 > 第三百七十四章【瞒天过海】(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四章【瞒天过海】(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瞎子被推进了手术室,进去了足足有两个小时,看到那位外国脑科专家走了出来,他耷拉着脑袋,罗猎和白云飞慌忙迎了过去,罗猎道:“医生,我朋友怎么样?”

    那位脑科专家摇了摇头,操着生硬的中国话道:“对不起,我尽力了……”

    罗猎怒道:“你说什么?什么叫尽力了?我朋友好端端地进去,我要你把好好地交给我!”

    那位脑科专家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我已经将手术的风险事先说得很清楚,伤者在术中出现了大出血,我也没有办法……”

    罗猎被激怒了,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冲向那脑科专家,叶青虹慌忙过来将他抱住:“罗猎,你冷静,你冷静一下好不好?”

    此时两名护士推着推车走了出来,车上躺着的人用白布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

    白云飞趁着其他人没注意,迎了过去,掀开白色的被单,下面果然就是安翟,安翟一动不动,白云飞抓住安翟的手腕:“瞎子,瞎子……”他对瞎子可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他是在确定瞎子到底有没有死?

    罗猎也冲了过来,扑在瞎子的身上,虎目含泪道:“瞎子,你醒醒,你醒醒,是我啊,你答应我要参加我婚礼的,你答应过我要和我一辈子做兄弟的……瞎子……”

    罗猎这一哭,白云飞反倒不好意思了,他和罗猎一个真心一个假意,瞎子的死对自己来说一点伤感都没有,他只是失落,瞎子一死,等于东山经的线索全部中断,白云飞本以为自己最可能得到东山经,而现在等于变成了泡影。

    叶青虹好不容易才劝住了罗猎,白云飞眼看着瞎子的尸体被送入了太平间,叶青虹看到罗猎的情绪过于激动,让白云飞去帮忙办理死亡手续。

    白云飞虽然心中不情愿,可今天是自己主动送上来的,也只能将瞎子的好友冒充到底。

    等全部手续办完已经是下午了,白云飞回去找罗猎和叶青虹,听说两人一起出去了。

    白云飞心中暗叹,看来罗猎这次受到得打击不小,经过医生办公室的时候,他决定进去问问手术过程,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可进去一问,那位脑科专家已经走了。

    白云飞拿了死亡通知单出门,准备将这些东西全都交给罗猎,却见常福慌慌张张走了过来,来到他身边低声道:“老爷,不好了,周晓蝶前往巡捕房的途中被人给劫持了。”

    白云飞内心一怔:“你说什么?”

    常福道:“周晓蝶她被人给劫了。”

    白云飞木立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他拿起那张死亡通知单,确信上面写得是安翟的名字,然后大步向太平间走去。

    太平间是不许外人入内的,白云飞看到那看门人想拦自己,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那看门人七荤八素,然后推开看门人走了进去,他找到了属于安翟的那张床,看到白布覆盖的尸体仍然躺在那里。

    白云飞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揭开了白色床单,下面躺着得分明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白云飞瞪圆了双目,他发狂一样将蒙在所有尸体上的白布一一掀开,很快他就明白这太平间内根本就没有瞎子的尸体,瞎子早已不知去向。

    瞎子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晃晃悠悠的地方,耳边还能够听到阵阵涛声,他愕然道:“我……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道:“瞎子,你在船上。”

    “我为什么在船上?”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阿诺,我是你的好朋友。”

    瞎子看不到,也想不起来,他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我要回家。”

    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老公,是你吗?是你吗?”

    阿诺来到甲板上,他还带着医用口罩,摘下口罩,向站在船头的张长弓笑道:“老张,我不是记得,你最害怕就是出海吗?”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我其实已经有点晕船了,可这次没办法,为了这麻烦的家伙,必须要出一趟远门。”

    铁娃指了指他们的身后道:“那里是虞浦码头吧?已经变得这么小了!”

    阿诺道:“来去匆匆,我都没来及和罗猎好好喝上一场。”

    张长弓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咱们很快就会回来,对了,你对hong  kong很熟啊?”

    阿诺点了点头道:“很熟,我在那里生活过。”

    张长弓道:“我们中国人的地方,你去过我没去过,真是没道理啊。”

    罗猎和叶青虹坐在浦江岸边的茶馆内,两人各自叫了一杯红茶,叶青虹意味深长地望着罗猎,罗猎却微笑望着虞浦码头的方向。

    叶青虹道:“我从没有想过,你的演技这么好啊!”

    罗猎转脸望着叶青虹,掏出手帕擦了擦鼻子:“好久没那么哭过了。”

    叶青虹道:“刚才看到你哭,我都想哭了,如果是我死了,你会不会哭得那么伤……”罗猎不等她说完就伸手将她的樱唇给捂住了,他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精美的首饰盒,转向叶青虹,在她的眼前打开,里面是一枚地玄晶打造的戒指,罗猎道:“我本来想买钻戒给你,可你太有钱,再大的钻戒也显得寒酸,于是我就自己打磨了一枚戒指,算不上名贵,也谈不上精致。”

    罗猎望着叶青虹,她的秀发上仍然插着那根木簪,还是在苍白山的时候,自己为她雕刻的。

    叶青虹望着那枚戒指美眸已经湿润,她咬了咬樱唇道:“无缘无故的你送我戒指干什么?”

    罗猎道:“我……”

    叶青虹的美眸充满了期待。

    罗猎道:“我知道这样可能对你不公平,可是……”

    叶青虹道:“我怎么想,你怎么知道?”

    罗猎道:“所以……”

    “所以什么?”叶青虹因罗猎的欲言又止感到生气了。

    罗猎笑了笑:“谢谢你为小彩虹做得一切,这戒指就算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

    叶青虹瞪圆了双眸,她想听得不是这些,她以为罗猎知道,以为在他们推心置腹地交谈过之后,罗猎应该放下了内心的顾忌,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公平,虽然她知道罗猎在六年后仍将去赴九年之约,虽然她知道罗猎很可能一去不复返,可是她不会去想未来的事情,正因为如此,她才更珍惜眼前在一起的时光,哪怕只有一天,哪怕明天世界就会终结,只要罗猎愿意娶她,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嫁给罗猎。

    叶青虹一直以为罗猎是这世上最勇敢的人,她无法接受到现在罗猎还在畏头畏尾,虽然他很用心,虽然他拿出了这枚戒指,可这又算什么?感谢?他们之间需要感谢吗?

    叶青虹起身离开,她并没有接受那枚戒指,因为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想听到的是什么,她相信罗猎一定清楚。

    叶青虹希望罗猎追上来,哪怕是现在对她说声对不起,现在开口说出她想听的话,她也会破涕而笑,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戴上戒指,扑入他的怀中,可是罗猎仍然坐在那里慢慢喝着红茶。

    叶青虹走出茶馆的刹那流泪了,她过去不是个样子,自己的多愁善感全都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家伙。她担心周围人看到自己的窘态,低下头,掏出手帕擦拭着眼泪,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只要罗猎一天不把她想听的话说出来,她就一天不理他。

    她闻到了花香,这是玫瑰的香味儿,叶青虹抬起头,看到小彩虹抱着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在对面望着自己。叶青虹愣了,她不知道小彩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彩虹道:“妈妈,你怎么哭了?”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没有,妈妈没哭!”

    小彩虹笑着将那束玫瑰花送到她的面前,叶青虹抽了一下鼻子:“送我的?”

    小彩虹道:“爸爸让我送的!”

    叶青虹咬了咬嘴唇,转过身去,看到罗猎微笑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叶青虹顿时明白了,她狠狠瞪了罗猎一眼道:“你这个坏蛋,居然串通女儿一起整我!”

    罗猎来到叶青虹的面前,单膝跪下,再度拿出了那枚戒指,他抓住叶青虹的手想要给她戴上,叶青虹挣扎着,这混蛋什么都没说,我不能糊里糊涂地把自己就交代了。

    罗猎道:“青虹,嫁给我好吗?”

    温暖的声音充满了治愈的神奇力量,叶青虹却因罗猎的话再也无法控制住眼泪,不停地哭。

    小彩虹看到叶青虹在哭,还以为爸爸欺负了她,气鼓鼓道:“爸爸,你别欺负妈妈,她不愿意!”

    叶青虹哭出声来了:“我愿意,我愿意!”

    罗猎给她戴上戒指,叶青虹张开双臂,罗猎笑着将她拥入怀中。此时一朵朵烟花绽放在浦江的夜空之中,小彩虹欣喜万分:“烟火,好漂亮的烟火。”

    叶青虹被这美丽的烟花吸引住了,俏脸上充满了惊喜和幸福,犹自挂着两行清亮的泪珠:“你安排的?”

    罗猎将她拉的更近一些,附在她耳边道:“不这样,怎能成功转移小孩子的注意力?”他低下头去,轻轻吻住叶青虹柔润的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xs520.com。笔趣说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xs520.com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