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江湖当大侠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总得冲动一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总得冲动一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把人给我带上来!”

    随着中年人的话落,很快,一个精雕玉琢的小姑娘就被黑衣人带了上来。

    小姑娘长得很可爱,明亮的双眼透着一股天真无邪。

    也许是初到陌生的环境,小女孩脸上满是惶恐之色,畏惧的望着周围的一切,那委屈却又不敢哭出声的模样着实惹人怜爱。

    当看到这边的二小姐时,小女孩立刻跑了过来,匆忙躲进了她的怀里。

    “娘!”

    “娘?”屋顶处的沈康微微一愣,难道这位万剑山庄的二小姐不仅怀孕了,而且还有孩子?

    这位二小姐不是没结婚么?跟谁的?

    “过来!”一把将小姑娘从二小姐怀里拉了过来,中年人捏着小姑娘的脸庞一脸的宠溺。

    只是小姑娘似乎很恐惧,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不敢流下,中年人见此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看,多可爱的小姑娘啊,二小姐好福气!”

    “你想干什么?她不过七岁,还是个孩子!”

    “孩子?呵呵,这里没有孩子,只有工具!”

    “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伤害孩子!”

    “二小姐,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想的出来我要做什么?你不肯配合,那我就只能想办法让你配合!”

    “以你的心智,其实应该早就有所猜测。为何当你怀孕生下孩子之后,我没有将孩子抱走,而是让她跟你一起生活至今!”

    “既然你不愿意愤怒,不愿意心生怨气,那就让我来帮你一把!”

    “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也不知道对于心如止水的二小姐来说,是不是这样!”

    “不,不要!她还是个孩子,我求求你,不要!”

    “原来二小姐也会求人,可是,晚了!来人,给剑奴喂下催情散,把这孩子丢进去!”

    “真是可惜了,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啧啧!”

    “不,不要!你们要干什么,把孩子还给我,你们住手!”

    二小姐拼命的想要扑上来,却被一旁的黑衣人无情的打倒在地。

    此时的她只能惶恐无助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原本平静无波的脸上现在只剩下了乞求和无助。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剑奴的地牢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她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场景,无数个日日夜夜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被蹂躏,被欺辱,她早已肮脏不堪。

    从一开的痛苦挣扎到后来的心如止水,她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他们想让自己心生怨气,想让自己满腹怨恨,那自己就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这些年下来,虽然她一身武功早已被废,但各种各样的折磨经历的多了,再加上静心诀的作用下心境早已是今非昔比。

    可能无论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她自己都不会有太大的波澜。

    可如今,当小女儿被他们抱走的那一刻,她慌了!

    虽然拼命运转静心诀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心头的怒火,怨恨,惶恐无助各种杂乱的心情却是疯狂涌上心头,再也压制不住!

    她无法控制自己,更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刻,什么心如止水,什么家族使命都被抛在了脑后。她此刻就想拼命把孩子夺回来。

    “怎么,心疼了?好,好,这么久了,第一次看到二小姐这样的眼神!”

    “不过这远远还不够,二小姐你的怨气应该直冲云霄!”

    “来,我们帮二小姐一把。把二小姐也带过去,让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女儿的下场!”

    “不,不要!”

    “二小姐,你应该怨,更应该恨,不仅要怨恨我们,还要怨恨你们柳氏一族的血脉,这是你们生来就无法选择的命运!”

    “愤怒吧,怨恨吧,那满是怨气愤怒的柳氏一族的血,必能将封印打破!”

    “等神剑一出,我血衣教一统北地江湖,必定指日可待!”

    “混蛋!”

    屋顶的沈康听到下面的一切,心中愤怒再也抑制不住。这些人为达目的,竟然要对一个小孩子下手,不择手段,丧心病狂!

    也正是因为情绪波动,一丝微弱的气息露了出来,被下面的中年敏锐的捕捉到了。

    “什么人!”

    底下的中年人心中一惊,刚刚他就感觉似乎有人在窥探,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

    之前还想着应该是自己多虑了,有什么人能在自己的探查下和重重护卫下躲藏住。

    可第二次沈康心情激荡,无意中透出一丝气息,却是被他敏锐地察觉了。

    第一次他感觉有人窥探却找不到人影,可能只是心情激动下的恍惚,可第二次就不会了,他们必是被人给监视。

    好大的胆子,无论是谁,今日决不能活着离开!

    “哼!”被发现后,沈康也不再躲避。此刻的他,看到了那些无辜的孩子被突露,那些可怜母亲被祭剑,心头的怒火早已沸腾。

    如今又看到了他们对一个无辜的天真孩童下手,更是有些抑制不住自己。

    这些人做事根本没有下限,他有着千万种理由将底下的人渣斩于剑下。

    他这么想了,也好不犹豫的就做了,冲动之下什么保不保险,安不安全的也完全顾不得了!

    人生在世,谁还没个冲动的时候。有些时候,冲动是必须的,不然一辈子都可能会后悔!

    脚下轻点,沈康腾空一跃而下,手中倚天剑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

    一剑从天而降,剑光迅疾如奔雷,熠熠若闪电。在天空间划过一道璀璨的光芒,仿佛流星划过天际,坠落九天。

    那可怕的从天而降的剑势却如九天银河倒灌,汹涌澎湃,可怕的到人惶恐战栗。

    “翻云掌!”

    面对如此迅猛可怕的剑,底下的中年人脸色猛地一变,双手划过诡异的弧度,无尽的罡气顺着双手倾泻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如海中波涛般的乌云。

    云雾与星光相撞,天地瞬间被耀眼的光芒所吞没,刺眼的剑光如瀑布倾泻一般冲下。

    在云雾剑光交汇处,很快剑光将乌云刺破,仿佛阳光普照大地。在光芒的尽头,一柄漆锋利无双的剑正面袭来。

    “好,好强的剑法!”

    只是简单的相交,却令中年人脸色大变。那锋利无双的剑,竟直接刺破自己的掌力,正如长虹般袭来。

    冰冷的杀机令他寒毛直竖,仿佛下一刻就会饮恨于剑下。

    中年人丝毫不敢再有半点轻视,一身功力迅速运转,双手叠出仿佛引动了天地之力。

    重重云气聚集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道又一道防御,乌云再次将剑光遮盖。中年人更是连退数步避开锋芒,这才勉强抵下了这道剑光。

    “好恐怖的剑!”

    一剑过后,中年人满脸不可置信之色。在他衣衫上,竟多了几丝豁口剑痕。若非刚刚退的快,恐怕这些剑痕就会深入到血肉之中。

    一招相交而过,却是他输了半筹!

    单论武艺而言,对方的剑法已然是登峰造极,必是有了自己的剑意剑心。

    若非功力相差有些大,这一招就足令自己落败甚至生死!

    江湖上,什么时候有了这般高手?

    “这样的剑法,莫非就是前段时间在莫阳城坏我们大事的飞仙剑沈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