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随身养个狐狸精 > 正文 712 大结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712 大结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郑雷被推出大殿之外,金光便已消失,他转身便要冲回大殿之中,但那结界却是阻挡着他的脚步,让他根本无法回去,这半透明的结界之中,他看不到聂圆在其中是什么情况。

    身后,刘老头一人游斗在一群日本修者之间,却也并没有处于劣势。

    老学究拉住郑雷说道:“赶快走!你想要她白死吗?”

    郑雷一咬牙,同老学究一起向着刘老头冲去,冲散了刘老头周围的人,他们一起向着外面冲去,四人犹如尖刀一把,势如劈竹一般的冲到了入口处。

    额头龙角之上,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打出,一道光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四人不敢有丝毫迟疑的冲了出去,一路向着来时的道路冲去。

    他们不敢有任何的耽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他们只能从哪里来,从哪里走。

    四人正奔跑之时,老学究身上突然一阵金光闪烁,整个人在金光之中开始慢慢的融化。

    “老家伙,你干什么!”刘老头一把拉住老学究的手说道。

    “呵呵,你这老家伙,咱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也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你也不会经历这么多事情,既然是我的错,自有我来承担,若我能保得住魂魄不散,投胎之后,我依旧修行,去天界找你,若是我连魂魄也保不住的话,那咱们就此别过吧。”金光中,老学究面带笑容的说着,一脸解脱的神态。

    “你个混账东西,谁让你去承担错误了?那是他们几千年的阴谋,岂是你一个人的错?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你给我回来!”刘老头怒道。

    “我意已决,这里已经被封住了,你们千万不要在回来了。”老学究微笑着说着,转头看向郑雷,说道:“这小子很不错啊,别忘了收他为徒吧,他一定不会像他们一样的。”

    刘老头紧紧的拉着老学究,似乎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留住老学究,但是事情却无法如他所愿,眼前的老学究,只是一个替身而已,其本体,已经留在了狐岐方圆之内。

    最后,老学究化作一张泛着金光的纸,正是那本书的最后一页,上面只写了他自己的名字。

    刘老头握着手中的金纸,一双手因为愤怒而不住的颤抖着。

    郑雷轻轻拉一下刘老头的衣袖,说道:“刘大爷,咱们赶紧走吧,万一一会那个人又追了上来,咱们几个恐怕就……”

    刘老头紧紧的一皱眉头,将金纸往怀中一踹,迈步便向前方冲去,从狐岐山到修界入口的地方,不算近,修界是界内的一个碎片,自然也有着与界内一样的压制,尽管郑雷他们的度在俗世之中非常的快,但在这里却是慢了许多。

    两个时辰之后,郑雷他们已经赶了一半的路,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们的身后扫了过来,一下子将三人推得同时踉跄一阵。

    三人站定身形之时,伊邪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五六米的地方,这么短的距离,对他们来说,几乎等于没有距离。

    “跑啊,区区蝼蚁,还想挡得住我的脚步么?”伊邪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他们三个人说道。

    刘老头往郑雷身前一横,看着伊邪,不回头的说道:“小雷,能叫我一声师傅么?”

    郑雷突然的一阵心酸,他已经猜出了刘老头为何要这么说了,虽然心中堵得慌,但还是轻轻的叫道:“师傅。”

    “乖徒儿,为师命令你先走。”刘老头说道。

    “不!我们三人合力,一定能够顺利离开这里的!”郑雷站到刘老头的身侧。

    “你不听为师的话了么?”刘老头说道。

    “不!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师傅了,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师傅!”郑雷大声的说道。

    “啧啧啧!好感人啊,支那无论是修者还是凡夫俗子,都是这么的迂腐不堪,你们自以为能够挡得住我么?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神?蝼蚁岂可与天争么?”伊邪撇撇嘴说道。

    他的话,打断了郑雷和刘老头的争执,两人不约而同的朝着伊邪冲去。

    伊邪看到两人冲上来,更是一脸的不屑,身为一个小神的他,在这两人面前,那就是无法越的存在,这两人的攻击,即便他不防御,也难以伤的了他。

    果然,郑雷奋尽全力的一剑和刘老头拼尽全力的一掌同时落在伊邪的身上,都没能让伊邪的衣服有些损伤,更别说伊邪本身了。

    “知道什么是神了么?”伊邪自傲的说一句,伸出两根指头,轻轻一弹,两个黄豆大小的光点便落在郑雷和刘老头的身上,顿时两人的体内便不断的开始爆炸,条条电蛇在两人的身上游走着。

    相比之下,郑雷的情况还算是好一些,毕竟他就是一个雷修,而刘老头看上去就惨了许多,每一次爆炸,都会让他咳出一口血来。

    此时后面的六长老也终于完成了一张飘在空中的金色符咒,而后他的口中迅的念道:“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咒毕,他猛地一点毛笔,顿时符咒上面金光大作,冲向了伊邪。

    “哇!不错哦,竟然懂得使用净天地咒,可惜你的修为太差了,不然的话,这净天地咒还真能伤到我一些呢。”伊邪装出一副吃惊的表情,如此说道,说完之后,他轻轻一巴掌朝着符咒上面扇了过去,顿时符咒便被扇的消散开来,而六长老也好像被那一巴掌扇到了身上,嗖的一下倒飞出去,撞在远处的山体之中。

    伊邪蔑视一眼已经被打飞的六长老转身走到郑雷的身边,在他的身上轻轻一拍,一股巨力便将其砸落在地,难以动弹,然后伊邪伸手抓走了储物玉牌,双手猛地一拍,想要拍碎那储物玉牌,但却现储物玉牌根本没有任何的损伤,不由得一愣,加大了掌力,但储物玉牌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损伤。

    这下子伊邪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兴奋的说道:“宝贝啊,真是宝贝啊,想不到下界竟然有这么多宝贝!”他抓着储物玉牌往斗篷里面一塞,伸手便要去抓郑雷手上的功德尺。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伊邪猛地一下子退出几步,右手捂着左手手臂,指缝中已经流出了不少鲜血。

    郑雷艰难的转头看看,只见球球的口中咬着一杆三尖两刃刀,站在他的身边。

    “球球,你怎么来了?是二郎真君让你来的?”郑雷问道。

    球球咬着三尖两刃刀不敢说话,更不敢放下,只是呜呜的低鸣着,似乎很是着急。

    “你让我拿着三尖两刃刀跟他打么?”郑雷猜测道。

    球球连忙使劲的摇摇尾巴。

    郑雷会意,伸手抓住三尖两刃刀,顿时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从三尖两刃刀上面传了出来,他像是一只气球一般,被急的充满了气,浑身游荡着巨大的力量,似乎想要将自己的身体都给撑爆。

    “啊!”郑雷艰难的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朝前劈出,伊邪见状顿时暴退。

    三尖两刃刀上面爆出一点刺目的白光,白光刚一出现,便撕裂了虚空,四周的灵力,疯狂的向着刀尖上面凝聚,身形暴退的伊邪,竟然被刀尖上面的吸力给吸的停了下来。

    而充盈到郑雷身上的那股力量,也迅的被三尖两刃刀抽走,不一刻他便感觉到身体里被掏空,紧跟着,刀尖上的那一点白光便轰的一下飞了出去,在飞出的过程中,化作三尖两刃刀的刀影,落在了伊邪的身上。

    伊邪根本无法逃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影落在自己的身上,连恐惧的叫声都无法出来,整个人便被刀影给劈成两半。

    被劈成两半的一些唰的一下化作两道长虹,想要逃离这里,但是刀影也瞬间化作两个,再次追了上去,再次劈开了伊邪之后,刀影瞬间化身千万,漫天遍地都是无尽的刀影,穿梭在伊邪的身上,伊邪的身体不断的被劈开,呼吸之间,便已经被劈的毛也不剩,刀影的周围,弥漫着数不尽的空间裂缝,被劈成齑粉的伊邪,被一点点的吸进空间裂缝之中。

    三尖两刃刀也在劈出了这么一下之后,缓缓的消失在郑雷的手中,而球球却并没有离开,高兴的站在他的身边,拿脑袋蹭着他的腿。

    郑雷走到刘老头的身边,按在他的身上,体内元力倒转,将其身上的雷力全部吸过来,然后慢慢的消化掉,刚才三尖两刃刀的那一击,本就将雷力给吸走了大部分,再加上刘老头自身的修为也不低,所以郑雷吸走这雷力也不怎么难。

    “汪!汪!”球球突然叫两声,郑雷低头看看球球,只见球球抬着头朝着半空叫着,连忙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飘着三个东西,两个葫芦,一个像是枣核一般的东西,只不过这东西是金色的。

    轰隆隆……天地之间不断的震动着,仿佛这修界之中生了大地震,郑雷和刘老头连站都站不稳,远处,六长老挣扎着从坑中出来,蹒跚着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三人带着球球在这不断震动的修界艰难的走着,他们现,在这震动之中,他们竟然无法飞起来了,而且就连他们的度也被压制了许多,几乎跟凡人们差不多。

    当郑雷三人走了一天之后,这剧烈的震动才弱了下来,但还是不断的震动着,只是规模要小了许多。

    郑雷三人不知道,在这一天之内,东京铁塔的上空中,突然乌云密布,不断的有人从天空中落下,每落下一个人,便会有一道闪电落在那人的身上,将那人烧成灰烬,而铁塔也在这强大的闪电之下,不断的被劈着,一天之后,高耸的铁塔,已经成了一堆废灰,整个东京有一半地方都如同废墟,犹如当年广岛长崎那样。

    郑雷和刘老头以及六长老终于走到了那森林的边缘,修界的出口,就在这森林中,也就是他们进来时的入口。

    突然,他们眼前一花,郑雷现竟然回了自己的家,凤歌笑吟吟的看着他,凤歌的身边老爸、老妈、祺祺、还有小婉抱着孩子,都笑眯眯的看着他。

    “爸、妈、大哥、小婉,你们……”郑雷有些吞吐的说道。

    “欢迎兄弟凯旋!”凤歌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郑雷问道。

    “有人在暗中帮了你一把啊。”凤歌说道。

    “谁啊?”

    “你是怎么杀了那只野神的?”凤歌反问道。

    “野神?你只得是那个强的离谱的人?”郑雷问道。

    “对啊,你以为呢。”

    “他怎么是野神啊?”

    “他们只是领悟到极少的天道,所以在天界,就是等级最低的神,也被称之为野神,说起这些,我好想记得从这碎片中飞升上去的小神们,都是野神啊,只是这一帮野神们的野心可真不小,不过也幸好有人暗中帮了你,否则的话,你还真的难离开那里呢。”凤歌说道。

    “嗯,要不是二郎真君暗中帮我,我恐怕就回不来了。”郑雷说道。

    “怎么样,葫芦都带回来了么?”凤歌说道。

    “嗯,带回来了四个。”郑雷说道。

    “好,仙境的最后一片碎片也回来了,我也终于结束了天罚的日子,既然葫芦都已经带回来了,咱们也该去一个地方了。”凤歌说道。

    “去哪里?”郑雷问道。

    “昆仑祖脉。”

    “咱们需要九个葫芦啊。”郑雷说道。

    “对,你你师父已经带去了!”

    “啊?师父已经伤愈了?”

    “你师父是谁啊,区区小伤能要得了他的命?”凤歌说道。

    “是大哥你救了师父吧?”

    “我可不会救人的本事,若是祖母的话那就不在话下,可是这一次却是你师父自己醒来的,你可知你师父是谁么?”凤歌神秘的问道。

    “谁啊?我师父不是清阳子么?”郑雷问道。

    “他的确有一段时间叫做清阳子田诚阳,但他的真身却是萧黎,界内道门的萧黎!”凤歌说道。

    “萧……黎?”郑雷震惊的问道。

    凤歌微笑着点点头,伸手在身前一划,一群人便同时消失在原地,一眨眼,便同时出现在一个山洞之中。

    山洞之中,两个人正在忙碌着,从身形上看,是两个女人,另一边的角落里,还有一个男人跪在地上,一脸忏悔的模样。

    郑雷仔细的看看,看到那个女人竟然是杏儿,不由得脱口叫道:“杏儿!”

    “你小子,终于来了啊,还不赶紧过来帮忙?”杏儿说道。

    郑雷看看凤歌,走向杏儿,边走便将四个葫芦都给取了出来,等走到杏儿身边的时候,郑雷愣住了,原来另外一个忙碌的女人竟然是林夕,此时的林夕一身素颜,而且穿了一身古装。

    “表……表……表姐!”郑雷喊道。

    林夕轻轻抬起头,微笑着看他一眼,那眼神是那么的清澈如水。那张脸,也恢复了往日的容颜,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

    “傻小子,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葫芦放下!”林夕说道。

    “哦!”郑雷连忙放下葫芦,疑惑的问道:“表姐,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脸没事了?”

    “当然了,有师傅在,什么样的伤会医不好?”林夕一边拿着葫芦摆放着,一边说道。

    “师傅?你是说你师傅?医圣她老人家找到了?”郑雷高兴的说道。

    “臭小子,你看我老吗?”杏儿斥道。

    “啊?你就是医圣?”郑雷指着杏儿瞪大了双眼。“你不是叫朝雨么?”

    “是啊,朝雨只是我的俗名,但我更喜欢杏儿这个名字,杏林春暖,我是在爷爷的杏林中长大的,所以乳名便叫做杏儿。”杏儿说道。

    郑雷艰难的做出吞咽的动作,今天的事情,让他这幼小的心肝承受了不少的抨击,每一次都让他这小心肝不断的震颤着。

    “雷儿,你还好吧?”突然郑雷听到田诚阳的声音,连忙转头看去,只见田诚阳缓缓的走了过来。

    “师父!“郑雷高兴的喊一声冲了上去。

    “师父,你没事了吧?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郑雷担心的问道。

    “你师父我就那么不经打么?”田诚阳看着他说道。

    郑雷小小的尴尬一下,接着问道:“师父,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我离开的这些年,道门经历了太多的变故,九位长老竟然有六位被囚禁了起来,还有两位死于非命,只有六长老一直没有遭到厄运。我来之前去将那六位长老给救了出来,所以迟了一些。”田诚阳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葫芦放在地上的阵法之中。

    至此,九个葫芦全部集齐,随着杏儿将阵法开启,郑雷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龙气被一点点的抽离出去,头上的龙角也随着一点点的缩小,最后,龙气全部凝聚在阵法的中央,九个葫芦之中也不断的逸散出龙气,与整个阵法形成互动。

    而郑雷几人的身上,也在阵法开启的同时,开始散出金光。

    “兄弟,准备好了吗?”凤歌向着郑雷问道

    “准备什么?”郑雷一头雾水。

    “飞升啊。”

    “啊?”郑雷一愣,说道:“我不能飞升,爸妈还在俗世呢!”

    “还记得你杀了那个野神之后得到的那个金色的核么?”凤歌说道。

    郑雷取出那金枣核点点头。

    “吃了它!”凤歌说道。

    郑雷一愣,知道凤歌不会害他,抬手将金枣核放进口中,顿时其大脑之中便有一些从来没有过的感悟出现,他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一个圆圈,在这个金枣核吞下去之前,还差最后的一点缺口,但这个金枣核吞下去之后,这个圆圈却是圆满了。

    “恭喜兄弟,你已经成仙了!”凤歌说道。

    郑雷低头看看自己,有些恍惚,自己就这么成仙了?他转头看看四周,看到林夕的时候,他又想起了水柔,连忙问道:“大哥,我成仙之后能带爸妈一起上去么?还有,柔儿怎么办?”

    “当然能啊,你没听说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只要你能成就真仙之躯,就能破开这天地的束缚,带着你的家人去哪里都可以,至于水柔么,还是要带回去见过我的祖母再说。”凤歌说道。

    “大哥的祖母?”郑雷愣了一下,悄声问道:“大哥,您的祖母是谁?”

    凤歌神秘的笑笑,在郑雷的耳边轻轻说了四个字:女娲娘娘

    (全书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