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升官决 > 正文 第412章 拉锯战鹿死谁手 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412章 拉锯战鹿死谁手 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412章  拉锯战鹿死谁手  1

    到市里后,陈立东又谨慎地将小刘安顿在自己常住的菊花宾馆后,叫了一辆面的车往自己的老领导田成德的家赶去。

    田成德好像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陈立东到了之后,没有敲几声门,大门就开开了。出来开门的是田成德家的小保姆燕子,跟陈立东也很熟悉。

    陈立东进门后,先问了一句:“田主任在家吗?”随之将几张百元大钞塞进了燕子的手里。燕子推脱了一下,还是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别看燕子在田成德家只是一个小保姆,跟田成德的关系却非同一般。田成德的女人前几年高位瘫痪,就一直躺在床上,田成德的生活起居和伺候女人的事情全靠着燕子,田成德自然对燕子心存感激。这是其一。

    其二是田成德这些年之所以一直没有在外面找女人,完全是因为家里有个燕子。燕子名誉上说是田成德家的保姆,实际上已经承担起了田成德填房的工作。在田成德的女人睡着之后,耐心地抚慰着田成德寂寞的心灵。

    刚进家门,田成德就从二楼下来了,见了陈立东还是跟过去一样,满面笑容,伸手迎接了过来。这让陈立东的心里多少踏实了一些。如果有田成德出面,自己即便是在条山一败涂地,也会有翻身的机会。然而,他却不知道,田成德满面笑容的背后是已经早已准备把他从自己的阵营中甩出去的计划。

    “田主任最近身体还好吧?”既然田成德有这个态度,陈立东也不急于说自己的事情了,而是很亲切地拉起了家常。

    田成德在胸脯上咚咚咚地拍了拍笑道:“好的很,好的很啊,你看看我这身体,比你一点不差。如果来一场游泳比赛的话,我保证不会输给你。”

    田成德顺着陈立东的话说了下去。事实上,他也不想马上跟这位曾经的“得意门生”谈论官场上的事情,谈论条山的事情。因为直到现在,他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保陈立东。毕竟把陈立东培养到现在这个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陈立东笑了笑道:“田主任,你别拿我寻开心了,在沂南市谁不知道游泳是你的强项。别说是我了,就是咱们市那几个省游泳队的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田成德点了点头,又摆了摆手感叹道:“不行了,岁月不饶人啊。如果再让我年轻十年——在你这个年龄,我还真不认输。不过,现在……嘿嘿……”田成德的话只说了半截,却也把意思表达清楚了。

    这时燕子已经沏好了两杯热茶,恭恭敬敬地放在了田成德和陈立东的面前,转身要走。田成德却把她叫住了道:“燕子,你也过来坐嘛,立东又不是外人。”

    燕子腼腆地笑了一下,并没有坐下来,站在那里道:“你们聊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厨房锅里还炖着鸡汤,我去看看。”说着脸红了一下,端着盘子扭身走了。

    田成德这个细微的变化却让陈立东心里马上一紧。虽然自己也知道燕子在田家的地位非比寻常,但是自己过去来的时候,田成德却从来没有叫燕子列席的。即便是随便,这也有点太随便了吧。毕竟燕子还是田家名誉上的保姆。

    “田主任……有点事儿,我想给你说说。”燕子离开后,陈立东马上决定先探探对自己有着知遇之恩的沂南市政界宿将。

    不想田成德却摇了摇手道:“立东啊,我不在市委工作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而且自从生了裘学敏案之后,市委的人也已经基本上换了一茬,这一点,我想你也非常清楚。特别是在王清华担任任代市长期间,可以说对我们这些老家伙的部下来了一次大清理,现在还能留在位置上的已经是寥寥无几了。更别说是听我这个老头子说话的人了。你的事儿,我也有所耳闻。”

    田成德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立东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低头保持沉默。当然,俗话说狡兔三窟,陈立东并非只有田成德这一条线,起码还有一个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陈云生。

    陈云生跟陈立东是本家亲戚,虽说已经隔了好几代,但同在体制里,即便是只有那么一点血脉关系,也是两个人交往的理由。只不过,陈立东跟陈云生基本属于那种君子之交,只是逢年过节多了一份本不该送的礼品,走动也并不多。

    如果田成德把自己甩出去的话,陈立东就只能试着在陈云生那里走动走动了。只是,陈云生毕竟只是个组织部的副部长,能量非常有限,想保他这位县长肯定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陈云生那里得到一些市委的态度,以做好应对的准备。

    “立东啊,我看不如这样吧。”两个人沉默了一会之后,田成德还是开口了,“明天早上,我试着给纪委顾年丰打电话说说。至于咱们这位顾大人卖不卖我的人情,就很难说了。当然了,我也希望你最好提前打算,免得临阵慌乱,你看好不好?”

    陈立东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说着话,陈立东从提包里的抽出一摞钞票放在了田成德的面前,接着道:“今年县里财政有些吃紧,本来是拿不出手的,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你别嫌少。”

    陈立东的提包里准备的五摞钞票,总共五十万,原准备全部送给田成德的,可是田成德现在准备撂挑子撒手,就没有必要送那么多了。不过该送的还是要送的,起码保障田成德不落井下石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毕竟在体制里,墙倒众人推的事情并不鲜见。某个人一旦走了霉运,几乎每个人都想踹一脚,以彰显自己跟这个人已经彻底划清了界限。即便过去同在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临时倒戈,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陈云生从田成德家里出来,正准备给陈云生打电话,却突然想起了原小生。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搞清楚,究竟是谁在自己的背后捅了刀子。他中午接到市委电话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樊凡。但是现在想想,自己尽管已经跟原小生策划了一段时间,但也只是三五天的事情,更何况自己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那么樊凡为什么要提前对自己下手呢。除非樊凡已经知道了什么。如果不是樊凡的话,那还会有谁呢?唯一可能的恐怕就只有原小生了。

    而且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疑点,那就是市委给自己打电话的时间,正好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付颖到条山后的第二天。而付颖跟原小生的关系又非比寻常,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付颖到条山后,原小生将条山的情况给付颖和盘托出,通过付颖在市纪委参了自己一本。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原小生就有些太阴险了。然而,一个二十来岁,刚刚进入体制没有多长时间,在领导岗位上还没有待够一年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心机呢。

    陈立东不希望,也不相信这是原小生干的。

    然而,瞬间产生的困境让陈立东,还是把电话给原小生拨了过去。当然,陈立东之所以给原小生打这个电话,并不是在原小生那里寻求什么,或者希望原小生能手下留情放自己一马,而是想通过这个电话探探原小生的口气,以确定在背后捅刀子的人是不是原小生。

    手机嘟嘟地响了几声后,原小生就接通了。

    “陈县,有什么事吗?”原小生不知道陈立东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什么事儿,不过心里也隐隐有些觉得不大对劲。因为在自己到条山之后,陈立东从来就没有在晚上给自己打过电话。陈立东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毛头小子,把自己当成一个来条山镀金的官二代来对待。

    陈立东故意在电话里停顿了一下,才道:“小生啊,也没什么事儿,我现在在沂南市,明天可能回不去了。家里的事情,就麻烦你和马县安排一下。特别是春节放假期间的防火、安全等问题,一定要严令各乡镇做出妥善安排,并向县里上报应急方案。”

    陈立东很笼统地交代了一下,并把自己的行踪故意泄露给了原小生。当然这并不是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原小生并不知道陈立东晚上去沂南市的目的,更不知道陈立东此时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市纪委的大门。然而,陈立东的反常,还是很快就引起了原小生的警觉。因为即便是陈立东不在家,县里的常规工作一般也是由常务副县长马文杰主持,也就是说陈立东这个电话应该打给马文杰才对,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打到自己的手机上呢。

    原小生心中疑虑却也不能说出来,顺着陈立东的意思道:“陈县,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协助马县安排好春节期间的工作。”本想问一句陈立东去市里去干什么的话,最终还是忍住没有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