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魔帝奶爸 > 正文 第一千四十一章 太慈庙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一千四十一章 太慈庙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同一天晚上。

    黄岐道宫。

    “我儿被苍穹书院院长废了,一招击败?

    血脉被掠夺,残身还被上古皇族赢氏掳走?

    真是岂有此理!”

    听到这个消息,天尊殿内,一黄袍老者顿时大口喷血,撒得满地都是,而后露出狰狞的笑容,“苍穹书院院长,当世圣女,你们两个缩头乌龟终于来了!”

    “来得好!”

    “本天尊必让你们有来无回。”

    噗通一声。

    前方报信的几个长老纷纷应声跪地,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这老者,正是名震东南的第一强者,自称黄岐天尊的黄岐老祖!黄岐天尊又问道:“那对狗男女还说了什么?”

    一名老者战战兢兢的道:“听……听闻,苍穹书院院长当众公布,让天尊你办好后事,然后去找他领死!”

    黄岐天尊气得全身哆嗦:“好,好,好得很啊!”

    “他们夫妇现在何处?”

    传信老者道:“就在刺桐城内。”

    黄岐天尊当即喝道:“传我战书,昭告天下,明日在灵妃庙会之上,本尊要在天下人面前,击败他们夫妇,粉碎他们的神话!”

    ……次日。

    灵妃庙会。

    庙会在灵妃祖庙第一寺庙太慈寺前举行。

    太慈寺是东海第一庙,屹立在海峡悬崖之上,门朝刺桐城,自古以来就是一道东南一道海上门户。

    天地剧变之前,天气好的时候,站在太慈寺最好处,可以看到海峡对面的岛屿。

    一道早,太慈寺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聚众千万之多,规模空前。

    除了来参加庙会,烧香祈福,当然还有黄岐道宫连夜颁布的战书有关。

    东南第一强者黄岐天尊要在庙会之上,约战苍穹书院院长,以及当世圣女。

    苍穹书院院长是谁?

    当世圣女是谁?

    此前,东南一域知道的人不多,只知道灵妃祖庙的灵妃,和黄岐道宫的黄岐天尊,还有镇海阁的长生三贤。

    但昨夜一战,苍穹书院院长在天后宫一招击败东南第一天骄王津,而后名声大噪,一夜之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以说,今天来到这里的千万人中,有九成是为了目睹这一场旷世之战而来的。

    此刻,太阳刚刚升起,天海一线,但广场热闹非分,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已经议论开来了。

    君尘和叶非叶在秦晓梦的带领下来,也来到了这里。

    不过三人都易容过了,所以没有引起大的骚动。

    “挺热闹的,要是小凤凰在就好了。”

    君尘感叹,这庙会盛况比起金陵青云榜赛事一样热闹,好多儿童节目,游戏,估计会玩的很尽兴。

    “那里有一个算命的摊子,我们过去看看。”

    叶非叶突然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瞎眼老道说道。

    君尘诧异:“孩子她娘要算命?

    不应该是他们找你算命才对吗?”

    一旁,秦晓梦腼腆一笑:“君少,圣女,那位是东南第一神算子广通天,修为不行,就是一个先天出去的炼气修士,以前算得挺准的,不过眼睛瞎了以后就没人找他算了,因为他是看相的,没眼睛就看不了了。”

    “听说,他眼睛就是王津戳瞎的。”

    听到秦晓梦这么一说,夫妇二人直接走了过来。

    而且,叶非叶还轻轻说了一句:“此人眼睛虽然瞎了,但心可不瞎,修为也不弱,晓梦姑娘怕都被他骗了。”

    秦晓梦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来到摊子前,叶非叶拱拱手:“前辈好,能不能帮我算一卦?”

    那广通天闭着眼睛,老神在在的笑道:“贫道不算修士之命。”

    叶非叶好奇问道:“为什么?”

    广通天道:“算不了。

    修行一途,本就是逆天改命,我命由我不由天,那能算得准的。

    更何况,姑娘还是当世圣女。”

    叶非叶郁闷,这个广通天居然知道她的身份了。

    叶非叶并没有放弃,继续问道:“那前辈能不能算一下,黄岐老祖的气数什么时候尽?”

    广通天说道:“定在今日。”

    “多谢吉言。”

    叶非叶说道,然后就带着君尘离开了摊位。

    秦晓梦跟了过去,传音问道:“圣女,这个人什么修为啊。”

    叶非叶道:“很强吧,三百五十九岁,普通金丹九,神火巅峰。”

    秦晓梦大吃一惊。

    叶非叶则给君尘传音:“你看出这个人什么来头了吗?”

    “应该是道家之人吧。”

    君尘笑了笑,他很清楚,孩子她娘不是去算命的,而是在勘察现场。

    二人都得知今日和黄岐老祖必有一战,孩子她娘生性谨慎,有女人特有细心一面,所以故而来踩点。

    “前面有一个说书先生,我们过去看看。”

    叶非叶道。

    一个角落里,一位说书先生占着广场的石桌,则是侃侃而谈的说起昨天晚上君尘和王津一战,四周则是围着一群人旁听。

    “刚才我说那第一话,那是小儿孙文浩美人眯了眼睛不识泰山,这第二话,我们却说那王津如何霸道蛮横,败走天后宫。”

    “那王津哎,眼睛长头顶,骑青鸟来,那一出场啊,如天神临凡,只问一声‘活着不好吗’,顿时赢得满堂寂静,狂耶。”

    “纵是院长和圣女,他也不放在眼里,先是羞辱下一任灵妃候选人晓梦姑娘,逼晓梦姑娘嫁他不可,晓梦那个急得啊眼泪汪汪掉。”

    “那王津却越发得意,转头对院长说了一句。”

    说道这里,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那说书先生却不说,而是聚齐了聚宝盆,等众多人买账好这才大喝一声,“小儿,借你道侣你用,可饶你不死。”

    此话一出,各方一片哗然,都被王津吓到了,王津恶名远播,说出这么嚣张的话完全情有可原。

    “这是什么?

    这是当人知面,抢夺人妻,大恨啊,暗院长岂会放过王津?”

    “谁知,那院长年纪轻轻,却只是不语,缓缓站起。”

    ……那个说书先生说到一半,发现自己被君尘和叶非叶盯上了,顿时直接停止说书。

    不过夫妇二人并没有打扰说书先生,而是传音给秦晓梦:“晓梦姑娘,认得这个说书先生吗?”

    “不认得,不过他早几年庙会也来过,脸熟的外地人。”

    秦晓梦摇头,然后问道:“难道,这个说书先生很厉害吗?”

    叶非叶道:“四百岁,渡劫金丹八,神火巅峰。”

    秦晓梦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叶非叶脸色也苍白,因为这样的顶级强者可不止广通天和说书先生,这里至少还有两三位,多得吓人。

    庙会肯定不能吸引这么多人来的,难道是他们夫妇这些人都是来观战的,或者浑水摸鱼?

    不止叶非叶在考虑这个问题,君尘也在考虑,不过角度不一样,如果是来观战的,那么正广通天连续多年都出现在庙会上。

    他们可能还有别的目的。

    君尘给秦晓梦传音:“晓梦姑娘,今年也是我们灵妃祖庙举行祭天大典的日子吧?”

    秦晓梦点头。

    君尘又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