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大华恩仇引 > 第三七三章 天干地支定对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七三章 天干地支定对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决意归附厥国前,徐家与端木家的关系历来是除家主外绝不外能传的秘密。

    “杨玉?”徐簌功没想到徐簌野是来问这件事,“你怎突然这么问?”

    徐簌野直直看着他,并不言语。

    徐簌功从未见他这么认真过,心里暗呼不妙。

    “你是不是见过梅家那小子了,他还好罢?你知道么,真武观要派他出战武校,呵呵,说不准你们明日在武校场就要碰上了。”

    徐簌野似并未听到他的话,仍旧直直盯着他。

    “你还不曾喝过茶,喝一口罢,看还是不是旧时的味道?”此事干系太大,未经父亲允准,徐簌功也不敢告诉他,只得左右搪塞,“听说今日初选那几人,武功都很厉害,峥嵘、小白、小鱼、玉堂都败下阵来了,你看过他们的比擂没有?”

    见徐簌野满脸严肃地看着自己,他又问:“小厮来说,玉堂失手打死了个莽汉,是真的么?玉堂打小就心善,只怕他这会儿肯定难受的紧罢?”

    王玉堂和徐簌野是表兄弟,两人年纪也相仿,一直极要好。适才在台下看到他打死于汉三后失魂落魄的样子,徐簌野便很想上去安慰他几句,听徐簌功说起这事,他果然有些意动了:“我一会儿便去看他。”

    “现在就去罢,我陪你一起去。一会儿就晚膳了,还得抓阄呢。”徐簌功从座上起身,就要往厅外行去。

    只要不回答徐簌野所问,其他的甚么,都好办。

    “大哥,我也是徐家子孙,为甚么你们都要避着我?家里究竟有甚么事是不能告诉我的?”徐簌野蓦然起身,压着嗓门问道。

    他紧握着拳,额眉紧皱,双目噙泪,一脸说不出的悲怆、凄苦。

    世上最苦的事莫过于所有最亲的人都不相信你。

    “簌野,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此事干系太大,我真的不能说。”徐簌功回过身,拍着他的肩膀,正色谓他道,“到了合适的时候,三叔会跟你说的。你现在就当甚么也不知道,好么?”

    徐簌野忍不住流了两行泪,轻声回道:“簌延、簌谟、簌遄他们都知道,唯独不告诉我。簌野... ...簌野... ...我是不是父亲从外面捡来的?”

    他说完这句,拂袖擦干了泪,快步离去,再不顾徐簌功在后面唤。

    ... ...

    徐家有意压着若州城关换防、王重启被押去了都城的消息,是以,城中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多。

    十二大门派住在徐家更是几乎与外界隔绝,除了张遂光,余人谁也不知此时若州城内暗潮涌动,甚至可能一战即发。

    端木玉虽有交代谋而后动,但徐啸钰还是在让徐啸石召集门人。城中毕竟来了近两万神哨营,谁也不敢肯定他们会不会突然对徐家下手,徐啸钰作为徐家的家主,必须为这一大家子人做好周全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便是纠集人马,占城自立。

    此时谋反是九死一生,没到无计可施,他当然不想走这一步。但朝廷陈兵在侧,他只得如此。

    “你觉得该告诉他么?”

    徐簌功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沉声答道:“我不知道。但他身体内流的也是徐家的血,他和我们是斩不断的骨肉亲。”

    见父亲沉吟不语,他又道:“四五岁后,我便再没有见簌野哭过,适才见他落泪,我... ...我差点忍不住就把真相告诉他了。”

    “簌野哭了?”徐啸钰正色问道。

    “是,他哭了。还问,三叔给他取名‘簌野’是不是因他不是亲生的?”徐簌功低声回道。

    徐簌野是整个徐家性子最倔、最要强的一个,明事后便没人再见过他哭。

    今日他哭,徐啸钰知道,他一定是伤心极了。

    “你一会儿去找他,今晚抓完阄,让他来这里找我罢。”

    ... ...

    小金山、南帮、阳明教、养气门的实力在十三大门派中较弱,金参封、何瓒等人也有自知之明,并未参与武林盟主的决选。对他们而言,有一个执事的位置便够了。

    流浊寺和苦禅寺原本也是心如止水的,听了徐啸衣的一番话后才决定参与决选。那些老和尚倒不想当甚么武林盟主、副盟主,他们只是不想让真武观得逞。

    “道门已是国教,若让其再统领江湖,皆是世人皆向道,谁还入佛门?八宗岂不是要后继无人?”

    徐家建议三人之外再提名一人做备选,张遂光与武青松商量后,决定让武崖柏出战。虽说武凡尘未九殿杀手所伤,但也算是其咎由自取。且张遂光亲自登门致歉,且给了一笔不菲的银钱做补偿,如此,武家兄弟也无话可说了。

    至于御风镖局,除了易麒麟、云晓濛、严沁河外,一时找不到这个级数的高手,只得把薛定一报了上去。但易麒麟心里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绝不会让他出战。

    武林盟主之争,谁都不会让步,说不定是生死之争。薛定一的武功,他很清楚,无论对上武家兄弟、徐啸石、徐簌野,都毫无胜机,上台或有生命之虞。他不能让老兄弟去冒这个险。

    是以,他们三人必定要赢下其中两场且尽可能不要受伤。这不仅看武功,还得看运势,看对阵。

    参与武校的有六方,按之前定好的三局两胜,第一轮会有九场比试,且今日初选的四人中将有一人轮空直接打第二轮。

    徐家议事堂上坐满了人,除了参与决选的六方外,其余门派也都在此做见证。

    堂上点了百余盏灯,照得屋内白亮如昼。

    徐啸衣拿着两个瓷坛,及笔墨纸砚坐在主位,客套几句后,他便提笔在十九张小纸上各写了一字,分别是——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

    让众人辨认过后,再把其中十五张纸搓成圆团,放进了其中一瓷坛。

    再把余下四张纸上分别写着庚、辛、壬、癸的纸搓成圆团,放进了另一瓷坛。

    抽到甲和子的互为对手,抽到乙和丑的又互为对手,依此类推。

    只有四个纸团的瓷坛是给今日刚从初选中胜出的四人准备的,他们中抓到“葵”字的首轮将会轮空。

    按着顺序,张正毅是第一个抓阄。

    然后是何悲鸿、食尸老人、汤允文。

    四人都抓完阄,也都看完上面的字,却并没有立时报出来。

    按着规矩,所有人抓完阄后,徐啸衣会天干地支那十九字从头到尾念一遍,拿到相应纸团的人出声即可。

    如此,对位次序乃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