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镇国公府的八卦(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五章 镇国公府的八卦(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先的行程虽说比开始安排的略紧了些,却还能照顾到林氏这个孕妇。

    只是刚刚过了燕山府,陆达就收了封信,据说是小徐氏从京城送去的信件,也不知小徐氏在信里写了些什么,硬是让陆达又调整了一次行程,加快返京的速度。

    如此一来明明已经坐稳了胎的林氏刚到泰城就见了红,当晚一个已成形的男胎就那么落了下来,林氏也因此伤了身子。

    “那林姨娘也是够奇怪的,大伯父要赶行程,她又何必非跟着大伯父一同进京归府?

    又不是第一胎,好歹已经生过一胎了,明知自己身子已经重了,何必拿自己和孩子赌这口气?

    如今这样孩子没了还伤了身子,最终也没能跟着大伯一同归府,何苦来哉,真正是赔了夫人又赊兵!”陆玉敏八完这件事,最终撇了撇嘴很不以为然地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苏云朵摇了摇头,陆玉敏不是林氏,事不关己怎知林氏的想法,那林氏定然有她迫不得已的原吧。

    这事就算真与小徐氏有关,在苏云朵看来,陆达和林氏错的却更多些。

    当然若让苏云朵来选,她是绝对不会与林氏这般行事,先要保住自己才能谈及未来。

    不过这事与她并无关碍,苏云朵压根不将其放在心上,听听也就算了,只拿过陆玉敏正绣着的枕套,试图将陆玉敏的心思转移到她的嫁妆上去。

    偏偏今日的陆玉敏却是不将八卦进行到底誓不罢休,又与苏云朵说起了陆瑾康与齐思思之间的八卦。

    好吧,那就勉为其难地听听吧。

    “那个齐思思好不要脸,当初嫌弃大哥那个京城纨绔的名声不好听,觉得有辱她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硬是不肯答应与大哥成亲,又不想背那个不守婚约的名声,明知大哥作为镇国公府的继承人更无需参加科考,偏要大哥参加当年的恩科。

    虽说我大哥书读得并不差,可是我大哥连秀才试都没有参加,何以参加恩科?

    哼,当别人都是傻子,京城谁不知道她看上了三皇子想要悔婚,偏还做出一付督促我大哥上进的嘴脸。

    如今眼看着大哥越来越出息,而三皇子也成了亲新娘却不是她,居然又厚着脸来重提婚约。

    呸,好像这世上的好男儿就该一个个等着她齐思思挑选。”

    陆玉敏说得口渴,端起杯来一饮而尽,不待放下手中的茶杯继续道:“既然当初视线全怒之下退了亲,庚帖、信物也各归各,祖母自不可能再答应。

    当然就算祖母答应了,大哥也绝对不会答应!

    就齐思思那样的,哪里配得上我大哥!”陆玉敏巴啦巴啦说了一大篇,显然对齐思思很是反感。

    苏云朵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见过齐思思几次,也被齐思思下过暗手,心里虽明白自己遭的不过是鱼池之殃,心里早就将那个齐思思直接拉进了黑名单。

    若真要说,陆玉敏最后那句话说得还真是不错,齐思思的确配不上陆瑾康,那姑娘心思深沉,心眼儿也太多,又被人捧得高高在上,被家中长辈宠得目中无人,这样的人绝对不是良配,娶进门也会是乱家之根。

    “可气的是,如今城里居然传出一些颠倒黑白的言论,硬是将当日退亲的缘由归到祖母头上,说祖母因为与先伯母不合,借齐思思督促大哥上进之机退了这门亲。

    又说齐思思让大哥参加当年的恩科,不过是小姑娘家不懂恩科的规则言辞失当,还说她督促大哥上进之心天日可表等等等,真正是遗笑大方。

    齐思思会不知道恩科也是需得举人才有资格参加?她会不知道大哥并没有举人功名?她会不知道大哥作为镇国公府未来的继承人并无需参加科考?

    说出人谁信?!可偏偏这样的传言成了满京城的闲话。

    这些日子祖母可生气了!”陆玉敏越说越起劲,压根就不需要苏云朵多嘴。

    “这样下去,我大哥的名声都要被那个齐思思给败坏光了!可是大伯母却只顾着高兴大伯的那个姨娘没了身子,丝毫不能替祖母分扰,平日里总是一付慈母样,真正需要她的时候却躲得比谁都快!。”说到这里陆玉敏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惆怅。

    苏云朵拍了拍陆玉敏:“清者自清,流言止于智者。你觉得你大哥会在乎这些不实的流言吗?”

    陆玉敏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兑:“大哥自是不在意的,可是平安侯府可不要脸了,这些日子今日平安侯夫人亲自来找祖母说项,明日又请个什么一品夫人来劝和,后日又找了大哥的亲舅母来说合,这样的作派是个人都会厌,人家平安侯府却乐此不疲。

    大哥就更烦了,那齐思思的几个兄长几乎日日在大哥上差或下差的路上堵他,你说大哥的心情能好吗?”

    这次苏云朵却就不能如先前那么淡定了,平安侯府这是铁了心要逼着陆瑾康回头吃齐思思这棵回头草了?

    苏云朵默了默,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的一件事,一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陆玉敏道:“我似乎听桦姐姐提起过表哥与齐思思这退亲的事,据说圣上对表哥的亲事是有过什么话的。是……”

    陆玉敏自是知道这件事,见苏云朵略有停顿,快嘴就接了上来:“没错,大哥的亲事,圣上的确开过口,当时圣上是这样说的‘子健的亲事除非子健自己乐意,任何人不得强逼。’,对了,还特别指出这任何人中包括祖父母和大伯这些长辈。”

    “既然如此,那个平安侯府的人也太不将圣上放在眼里了。”苏云朵淡淡地说道。

    陆玉敏的眼睛一亮,大声叫了起来:“对啊,有圣上的这个话,谁能逼大哥?!”

    片刻之后又有些蔫了,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说道:“祖母他们不可能忘记圣上的话,可是他们为何还要这般纵容平安侯府的人呢?!难不成,难不成祖母其实还是想要大哥娶了齐思思那贱人?!”

    说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陆玉敏的声音大得苏云朵都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了,表情更是显得极为惊悚,仿佛陆瑾康今日就会将齐思思娶进门来一般。

    苏云朵没有捂自己的耳朵,而是跳起来捂住了陆玉敏的嘴巴,这姑娘真是什么话都敢喊出口!

    “好了好了,舅婆那么看重表哥,怎么也要给表哥娶个贤妻回来,你我且耐心看着。倒是你的这些嫁妆真得抓抓紧了!你确定以你现在的速度真能赶在成亲前将这些绣品全都绣出来?”好不容易让陆玉敏冷静下来,苏云朵指了指绣篮中的绣品道。

    这下子陆玉敏哪里还有心事再八卦别人的事,对着苏云朵又是作揖又是撒娇,终于让苏云朵松口找人帮她绣些荷包和帕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