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游戏竞技 > 诸天最强影帝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百年权欲,故人到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百年权欲,故人到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理寺,校场内。

    邝照带着一队人马,行色匆匆的赶了回来。

    “不好了,大事不妙了!”

    他满头大汗,语气中充满了慌张,显然受惊不小。

    “怎么了?”

    狄仁杰走上前,心中虽然疑惑,却也还算镇定。

    他本就是这一方世界的主角,不过因为之前叶轻舟横空出世,抢占了他的位置。

    所以才让他的光环被掩盖了。

    如今,叶轻舟凭空消失,他的能力自然得以展露了出来。

    这段时间,在处理大理寺各项事宜上,他也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邝照将狄仁杰拉到一旁,低声道:“尉迟大人被抓了!”

    狄仁杰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尉迟大人不是刚刚进宫面圣吗,为何突然就被抓了?”

    邝照叹息道:“事情是这样的……”

    “前不久天后得知轻舟携亢龙锏无故离开大理寺,便命尉迟大人联合左右金吾卫对轻舟展开追捕,还派了四个江湖术士协助他……”

    “其中一个名为幻天的,也不知道施了哪门子的手段,竟然被天后任命为大唐国师,掌控朝廷风水命脉。”

    狄仁杰皱眉道:“幻天我没见过,不过倒是看到过一个玩暗器的书生和玩火的老婆子,他们前不久欲入大理寺寻找亢龙锏的下落,不过被我伏击了。”

    邝照点头道:

    “这两个便是幻天手下的两个术士,还有一个名为水月的,擅长隐匿和追踪。”

    狄仁杰挑了挑眉:“尉迟大人被捕,和这些术士有何干系?”

    “就在今早,陛下想要看看这幻天的本事,便命令他在御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演练大法。”

    “起初还好好的,这幻天没什么真本事,演练的只不过是一些江湖小术罢了,陛下看了也是兴趣了了。”

    顿了顿,邝照的眼中便露出了惊恐之色:“可谁曾想,等幻天演练完后,大殿前却忽然风雨大作……”

    “那盘旋在金殿石柱上的金龙竟然复生了!”

    “金龙复生?”

    狄仁杰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是啊,我亲眼看到的,陛下和天后还有文武百官都看到了,这金龙确实是复生了!”

    邝照不可思议道:

    “陛下起初还以为是吉兆,可是没想到接下来这金龙却突然发狂,将那书生还有老婆子两个江湖术士都给烧死了,然后破开金銮殿的屋顶,直接腾空而去。”

    “等我们回过神来,那幻天便只留下两只假手,彻底的失踪了。”

    “尉迟大人和我率先外出追击妖道,却没曾想在外面碰到一个和尉迟大人长的一模一样的金吾卫在逞凶杀人,之后这人便远遁逃离。”

    “御前侍卫误将那杀人的金吾卫当作是尉迟大人,所以才将尉迟大人抓捕,关押进了御史台监狱内。”

    狄仁杰听着这不可思议的故事,心思急转。

    金龙复生,一模一样的尉迟真金……

    这简直就是神仙手段,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然而,这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毕竟,这么多人看到,不可能每个人都撒谎。

    “这天底下,真的有如此高深的奇门异术吗?”

    忽地,狄仁杰眉梢猛地一挑,脑海中似有雷霆炸起,开口道:

    “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邝照连忙问道。

    这一路下来,他始终都找不到一丝头绪,脑袋都快变浆糊了。

    这一切,已经彻底的颠覆了他的三观!

    狄仁杰眼眸明亮,开口道:“是幻术!”

    “幻术?”邝照不解道,“这是啥玩意?”

    “首先,我们必须确定一件事情,金龙不可能复生,这天底下也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尉迟真金!”

    “明白了这一点,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好推理了。”

    顿了顿,狄仁杰接着道:

    “既然并非是真的,那么就代表有方术极为高明的方士在背地里施展手段,让所有人都产生了幻觉,所以才会看到金龙复生。”

    “这一模一样的尉迟真金,可能是易容术,又或者同样也是幻术,对这群方士而言,想做到这一点,并不算是件难事。”

    邝照有些惊骇道:“什么方士,竟然能让我们都产生幻觉,这太可怕了吧?”

    如果真如狄仁杰所言,那还有人是这群方士的对手吗?

    试想一下,要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中了幻术。

    那么对方要杀死自己,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狄仁杰眼眸明亮,开口道:

    “前段时间,我因为遭到了那两个江湖术士的攻击,所以特意查了这方面的信息,结果还真让我发现了一些端倪。”

    “你随我来……”

    他带着邝照来到了一个角落处,从怀中拿出一张图纸。

    上面画着一个火焰标志,下面还有密密麻麻的梵文。

    “这似乎是天竺文字啊,这标志是什么意思?”邝照疑惑道。

    “这标志叫做瞻波伽,是天竺的一个方术门派,他们转修移魂大法,此法可以迷惑人的意念,任其摆布,他们的族人当年流徙中原,帮先皇打下了大唐江山,赐名封魔!”

    “不过,后来此族被怀疑谋反,全族收监,已经消失世间多年。”

    “最近,瞻波伽又出现在了洛阳城,想必是他们的后人在放风召集……”

    “这是一群方术极高的人,如果他们想趁着大理寺和金吾卫混乱之时,图谋不轨的话,那对于整个洛阳而言,无疑会是一场浩劫!”

    听到这话,邝照不禁打了个寒颤,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样一群能控制人的意念的方士若是潜入皇宫,那二圣岂不是危矣?!

    忽地,他又有些疑惑道:“不对,事后我查看了那石柱上的金龙,确实已经不翼而飞,而且金銮殿的屋顶,也同样破了一个大洞!”

    “若真是幻术,这些又该如何解释?”

    狄仁杰淡淡开口道:

    “任何方术,都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一切,都需要查看了才知晓。”

    邝照立马点头道:

    “那事不宜迟,我现在联系金吾卫将军霍耿,咱们一起进宫勘察案件。”

    狄仁杰摇了摇头,开口道:

    “如今,我们大理寺恐怕已经被封魔族监控,贸然进宫查案,恐怕会引起他们的戒心,将证据提前毁掉。”

    “那现在怎么办?”邝照顿时头大。

    “兵分三路诱敌!”

    狄仁杰眸光灼灼:“有劳邝统领把沙陀忠和周进喊过来,我自有安排。”

    “好!”邝照连忙点头。

    片刻后,沙陀忠等人便被召集在了大理寺的一处大殿内。

    狄仁杰看着眼前众人,开口道:

    “如今大理寺和金吾卫因为轻舟失锏一案,闹得不可开交,一伙忤逆作乱的方士潜入洛阳,意图图谋不轨,我们大理寺同样被他们监控!”

    “所以,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我准备兵分三路诱敌……”

    “第一路,由周进带队,假装赶往其他城市办案,出城之后绕一圈,各自散开诱敌,再回大理寺复命。”

    “第二路,由我和邝照带队,易容假扮成金吾卫,随同霍耿进入皇宫勘察异像。”

    “第三路,由沙陀忠一人前往,从后门快马加鞭,到了东市,立刻换装转马,然后带着三藏法师的信物赶去邙山三藏寺找圆测大师!”

    沙陀忠戴着一顶濮头,面容憨厚,开口道:

    “邙山,三藏寺?这是什么地方?”

    狄仁杰开口道:“昔年三藏法师前往天竺论经,寻求破解幻术之法,如今三藏法师已经圆寂,这破解之道只能靠他的徒弟圆测了。”

    顿了顿,他加重语气道:

    “这群方士既然已经开始显露身形,恐怕很快就会动手谋乱。”

    “此事事关存亡之秋,你务必要将圆测大师请出来。”

    “不然,大唐危矣!”

    “此地距离邙山有千里路程,来回也需半月有余,你现在就过去吧。”

    “能否解决这次封魔之乱,就全看你的了!”

    他环顾四周道:

    “如果这群方士真要动手,我们大理寺必定首当其冲,还需提前做好防范。”

    “好!”

    不多时,大理寺内,便快速的布局行动起来。

    ……

    七日后。

    沙陀忠快马加鞭,终于赶到了邙山三藏寺。

    这里地处偏僻,他也是饶了半天才终于赶到。

    “这么荒凉……”沙陀忠打量着四周。

    与其说这里是寺,不如说是一处极为偏僻的小林子,还透着一股阴森。

    此刻,只有一个小沙弥在外守着入口。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知施主来我三藏寺有何贵干?”

    “我来自大理寺,求见圆测大师。”

    “师傅正在闭死关,恕不见客,施主请回吧。”

    “我有三藏法师的信物!”沙陀忠赶忙将一根竹签拿了出来。

    小沙弥看了看,这才摆手将沙陀忠请入了林子内。

    走到一处石头阵前,小沙弥开口道:“此地乃清修之地,过了此地,请勿开口言语。”

    “不开口说话,那会错意怎么办啊?”沙陀忠连忙道。

    小沙弥并未理会他,径直往前走去。

    沙陀忠见此,翻了个白眼,可还是连忙跟了上去。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古木前。

    沙陀忠定睛一看,登时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和尚正盘膝坐在古木之中,身体仿佛都融入了进去。

    他连忙走了过去,刚想开口说话,便发现眼前出现了一道漩涡。

    他整个人直接被吸进了漩涡内,等他睁开眼时,已经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周围的一切都漂浮了起来,显得如此光怪陆离。

    沙陀忠被这一幕惊到了,怔怔忘了言语。

    很快,一只金鱼从树后飞出,开口道:

    “万法唯识,识外无境,读你心中来意,中土大唐出现移魂大法,你受狄仁杰之意前来拜访,看我是否能得力相助。”

    “是啊,大师,如今封魔族躲在暗处蠢蠢欲动,大唐现在危在旦夕,求大师出山相助!”沙陀忠开口道。

    “浮世苦海,又是百年权欲因果……”

    “哎,你若早些天来,贫僧或许还能相助一二,如今贫僧正在坐死关,突破瓶颈,根本无暇分心……”

    顿了顿,他接着道:

    “不过,贫僧可给你指一条明路,你若能请动那位上仙出手,大唐之祸必然可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