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秘战 > 正文 第156章 依依惜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156章 依依惜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侦缉队会议室。

    “……我出差这段日子,队里由田组长代责!”姜新禹正在布置侦缉队的人员分派。

    田力钢掩饰着心里的得意,站起身说道:“是。”

    “就这样,散会!”姜新禹转身出了会议。

    以前周仁杰担任队长的时候,赶上他出差或者有别的事,从来不设什么代责的人,还是该干嘛干嘛,各管一摊。

    姜新禹之所以让田力钢代责,是为了刻意制造田力钢和李锴之间的矛盾,一个得意忘形,一个愤愤不平,互相叫着劲儿,工作不可能干好。

    姜新禹直接回到家,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枪是不可能带了,在柜子里摸到那瓶毒蘑菇汁,拿出来藏在换洗衣服中间。

    至于能有什么用,他并没有任何计划,只是觉得自己这么赤手空拳,什么防范措施也没有,心里有些不踏实。

    从家里出来,拎着行李箱站在街边,招手叫了一辆黄包车。

    “先生,你去哪?”

    “车站。”

    到了车站,姜新禹买了车票,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发车。

    正在这时候,只见一辆白色出租车疾驰而至,服部美奈走下车,手里拎着一个包裹,四处焦急的寻找自己。

    姜新禹招招手,喊了一声:“美奈,我在这。”

    服部美奈快步走过来,说道:“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哪天走,我好来送送你。”

    “有什么好送的,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走?”

    “打电话问哥哥了……你等我一下。”

    不等姜新禹反应过来,服部美奈一路小跑,到售票处买了一张站台票。

    两人走进了站台,一列火车停在铁轨上,乘客陆陆续续开始上车,这趟列车是开往郑州,然后再由郑州换乘去往浙江的车。

    姜新禹问道:“包裹里是什么?”

    “哦,对了,你拿着,都是吃的东西。”服部美奈把包裹塞给姜新禹。

    姜新禹用手摸了一下,圆的、扁的、方的,包裹里似乎什么形状的事物都有。

    服部美奈叹了口气,说道:“新禹,你说,恋爱和结婚是不是两回事?”

    “当然。”

    “从恋爱到结婚,关系应该更加亲密才对,怎么还能吵架呢?”

    姜新禹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怎么了,你哥哥和绫子吵架了?”

    “嗯。”

    “吵到什么程度?”

    “哥哥说了一句李金山,然后绫子就说哥哥不信任她,哭了好一会儿。”

    “你没去劝劝吗?”

    “去了,让哥哥给我轰出来了,说是大人的事,不让我掺和。”

    姜新禹想了想,说道:“夫妻就是这样,有的人争争吵吵一辈子,依然互相爱着对方,没有舌头不碰牙的生活。”

    “我们、永远也不要吵架……”服部美奈目视着姜新禹说道。

    姜新禹笑着摸了摸她的脸蛋,说道:“美奈,相信我,那只是小说里的情节,现实不是那个样子。”

    服部美奈依偎在姜新禹怀里,轻声说道:“新禹,即使吵架,我们也很快和好,不要像他们那样子,一整夜谁都不理谁。”

    “这么严重?”

    姜新禹心里默念着两遍李金山的名字,他忽然明白了,服部彦雄提到的那个人不是什么李金山,而是李近山——秦力!

    只有这个名字才能让服部彦雄心生猜疑,认为常红绫在读书期间不检点,他和那些吃醋的丈夫没什么不同,终于忍不住去质问自己的妻子!

    难道服部彦雄知道了秦力的真实身份?

    不,不会。

    如果知道了秦力的真实身份,就绝不会现在这个样子,服部彦雄一定会不动声色的暗中调查“李近山!”

    这件事还有缓,常红绫一定会通知秦力,是离开堰津还是想别的应对办法,总之,秦力不能再继续使用李近山这个名字。

    “美奈,这件事你不应该跟我说。”

    “为什么?”

    “这种事是家庭内部私密问题,没人会希望闹得尽人皆知,尤其是是服部少佐这种身份的人。”

    服部美奈点了点头,展颜笑道:“我就当是没告诉过你。”

    姜新禹看了一眼手表,轻轻推开眷恋不舍的服部美奈,说道:“我该上车了。”

    “……路上小心一点。”

    “知道了。”

    姜新禹上了车,找了一个座位先坐下,拉开窗户,对服部美奈说道:“外面这么冷,早点回去吧!”

    服部美奈站在车窗外,拉着姜新禹伸出的手,说道:“到了浙江想着给我写信。”

    姜新禹笑道:“一个月我就回来了,信还没到堰津,我先回来了。”

    “不行,我就要你写。”

    想到一个多月见不到姜新禹,服部美奈鼻子发酸,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顺着腮边滚落。

    “好好好,我写,一会我就写,到了郑州就寄出去。”姜新禹赶忙掏出手绢,替服部美奈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服部美奈破涕为笑,说道:“你别骗我。”

    “不骗你,别哭了,哭花了妆就不好看了。”

    “我没化妆……”服部美奈嘟囔着,还是听从劝告擦干了眼泪。

    “呜——”

    “呜——”

    “呜——”

    三声刺耳的汽笛响过,火车缓缓启动。

    姜新禹对服部美奈挥挥手,赶紧把窗户关上,因为火车一开起来,刺骨的寒风灌进车厢,邻座的旅客人人侧目。

    服部美奈在原地站了一会,忽然跟着火车跑起来,一边跑一边拍着窗户大声说道:“新禹,新禹,我忘了问你,浙江冷不冷?你带棉衣了吗……”

    火车巨大的噪音,姜新禹根本听不见服部美奈在喊什么,只是看见她焦急的神情,不断的指着自己的衣服,猜也能猜出十之八九。

    火车开出了堰津站,服部美奈渐渐只剩下一个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

    姜新禹靠在座椅上,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种感慨,难道就因为服部美奈是日本人,自己就不能和她在一起?

    如果在不影响任务的情况下,组织上会不会同意自己和美奈的交往?万一要是同意了,自己也不用如此纠结!

    对,回来以后,一定要就这件事,认真的和老邱谈一谈!

    服部美奈拿来的包裹简直就是一个万花筒,苹果、橘子、牛肉罐头、猪肉罐头、豆子罐头、还有一些糕点干果,甚至还塞了一瓶酒。

    罐头上都是英文字母,usa的字样尤其醒目,应该是从国军缴获的物资,可能在服部彦雄家里有有一些。

    这种东西必须在进入浙江之前吃完,否则的话可能会惹麻烦。

    火车已经进入河北境内,现在是中午时分,很多旅客都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食物,开始充当午饭。

    姜新禹原本打算去餐车吃饭,现在看起来是不用了,到浙江之间,能把这些食物消灭掉,就很不容易了。

    他打开一罐牛肉罐头,在包裹里翻出勺子,吃了一口牛肉,味道还真是不错。

    耳中传来巨大的引擎声,似乎是飞机在做超低空飞行,在火车上方呼啸而过。

    一个旅客惊呼着说道:“是美国飞机!是美国飞机!”

    姜新禹吃了一惊,美国飞机出现在沦陷区,那就是只有一个任务——轰炸!

    一个女人尖声细气的说道:“美国人是不是要炸火车呀?”

    抱有同样想法的旅客不在少数,一时间,车厢里骚动起来,很多人都在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

    姜新禹知道,美军飞机不可能轰炸这么明显的民用目标,他们一定是有其他任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