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193章 金陵王秦烈?我来会会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93章 金陵王秦烈?我来会会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耿钊。

    薛丁。

    以及赵镇,这些年轻的武协成员。

    几乎个个脸色铁青,情绪紧绷。

    这次空降苏杭。

    本意想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放松,放松一下身心。

    至于,那个一次性让武协消失三十多位年轻俊彦的幕后黑手,只要还待在苏杭,迟早会露出马脚。

    一尊四道境巅峰强者。

    再加一尊五道境。

    别看只有两位,联手之后的战斗力,相当恐怖,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横着走,绝不在话下。

    其外。

    到了这个层次,对外界风吹草动,极其敏感。

    无论遇到低端习武之人,还是旗鼓相当的高手,均能捕风捉影,锁定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

    耿钊,薛丁来苏杭之后,没有急着揪出幕后黑手,反而闲庭散步,如走马观花般,优哉游哉。

    奈何。

    明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却,独独忽略了,如果出现的人,比他们境界更高怎么办?

    “这不合理,为什么你这么强?!”

    薛丁捂住胸口,头发散乱,一阵失魂落魄。

    他堪堪突破五道境,还没来得及大展风采,还没有机会跟往日里处处与自己作对的同僚炫耀。

    现在,竟然被一位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打断了气血。

    并且仅用了一根手指头。

    这……

    他薛丁就算回去字字不漏,如实上报,怕是一众同僚,也会惊呼扯什么淡,这根本不存在。

    三十岁不到。

    横压五道境,如起指拈花。

    如若不是亲自碰到。

    薛丁这辈子都不敢相信,别说他,昨天已经和宁轩辕打过交道的耿钊,也在后知后觉中,一副活见鬼的姿态。

    宁轩辕烦不胜烦,索性回头,做了个动作,一指指天。

    薛丁满头雾水。

    “论个人实力,我在天上,你们在地下,记住是你们,并非单单一个你。”

    宁轩辕迎风浅笑。

    看不出半点肆意张狂。

    反倒绝代风华,刻骨难忘。

    薛丁整张脸,顿时如吞了死孩子似的,这叫什么话,难道,连武协总教头九千岁,他也敢踩在脚下?

    “巧了,我正好踩在裴笑天头上。”

    宁轩辕留下一道锋芒眼神。

    步步登阶。

    直至顶峰。

    原处,一块很早就备好的上等金丝棺木,静等主人躺进来。

    宁轩辕独自一人,蹲在地上,将昔年好友的尸骨,一块一块捡起,然后,工工整整的摆放好。

    他多想,拼出周子扬原来的模样,可……尸骨不全的!

    蒋金楠,杨泰,沈剑,韩忠,齐香,五人披麻戴孝,后续进场。

    早已步入半百之年的蒋金楠,连儿子离逝都没抬棺。

    这次,竟然为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年轻后辈,抬棺迁坟。

    嘶嘶!

    关键时刻,蒋金楠把心一横,意欲咬舌自尽。

    “你蒋氏,包括后面几位,凡三代以内的所有血亲,我尽皆掌握在手,你敢死一个试试?”

    宁轩辕的话,幽幽传来。

    蒋金楠彻底崩溃,他呵呵惨笑,进退两难,到了他这个年纪,颜面大概没有保住根基重要吧?

    一人之过,罪牵三代。

    这样的骂名,蒋金楠承受不起,也不敢承受。

    此时。

    苏杭全市。

    众生翘首关注,自大银幕投射出来的画面,齐香哆哆嗦嗦捧起周子扬的遗像,两臂颤抖,披头散发,人不人,鬼不鬼。

    余下四位。

    披麻戴孝,开始躬身,肩扛横穿棺木的长条,因为太大太沉,试了几次竟然还是纹丝不动。

    台阶两侧,多少人心中跟着默念,起,起来啊。

    多少人情到深处。

    泪水滚落。

    宁轩辕亲自解开制服,仅穿黑衬衫,腰缚一整条孝布,走向棺木,往后余生,你就好好沉眠此地,静看风云变迁。

    “宁,宁哥,我来吧。”

    张千从人群中跑出来,擦着泪道。

    林老爷子林泰,也在林若兰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吉利。”

    宁轩辕拒绝林泰的好意,岂能让一个老人,伤筋动骨?

    袁术趁着宁轩辕即将弯腰蹲身刹那,及时抓住他的手腕,不忍心道,“将军,你不合适,我来!”

    权倾朝野。

    曾,半个臂膀,撑起数十万里绵延江山的他,怎能,公然弯腰?

    “撒开。”宁轩辕瞪眼。

    袁术紧咬牙关,死不放手。

    “我们来。”

    “没错,我们来抬。”

    下方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冲出数十位青壮年,二话不说,扛起长条木,态度坚决。

    宁轩辕愣在原地。

    欲言又止!

    苏杭市。

    各街各巷,每家每户,无人响应,全在自发的悄悄打开窗户。

    然后,在窗檐一角,挂上白色长布。

    风,轻轻吹过。

    为他,以及他的父母,诚心送行。

    中途,又下了一场大雨。

    道路泥泞。

    那个,曾经半臂撑起,锦绣山河的年轻男儿,分明走在金丝棺木最前端,几乎一人承担了棺木大部分重量。

    ……

    晚间落幕。

    泣血残阳,骤雨不歇。

    宁轩辕正襟危坐,立身于书桌前,然后手执黑笔,拿起一块灵位,工工整整写下三个字,蒋金楠。

    数分钟之后。

    蒋金楠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时而失魂大笑,时而彻声痛哭,他的怀中,抱着一块灵位,字迹未干,却字字触目惊心。

    蒋生蒋金楠之墓!

    原来,你宁轩辕连灵位,都给我蒋某人准备好了,真细心啊。

    再十分钟。

    齐香独自一人,坐在卧室巨大的梳妆台前,哆哆嗦嗦着双手描眉画唇,她多想,临走之前,体面一点。

    可,手好抖啊!

    梳妆台边缘,靠着一张刚刚传过来的灵位。

    齐女齐香之墓。

    宁氏轩辕,亲送!

    最后一道灵位,由自己住处送抵杨泰府上之后,宁轩辕轻轻摆放好黑笔,这才慢条斯理走出卧室。

    “今夜,景色不错。”

    袁术掐灭手中的烟蒂,感慨道。

    宁轩辕伸手接过数滴雨珠,嗯了声,然后吩咐道,“明天,追加二十万禁军,齐聚金陵江南岸。”

    袁术眸光大亮,此间事了,也该去六朝古都走走看看了,他耸动肩膀,沉声道,“拭目以待!”

    宁轩辕背负双手,仰头观月。

    六朝古都,掌权百年。

    秦氏为尊?

    “秦烈,我来会会你!”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