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破岚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布施诡谋觅行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八章 布施诡谋觅行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洪素!”

    易寒闻声,心中顿时一凛,他并未回头,而是当即施展九劫鲲鹏法,加快了向山下行去的速度。

    正在奔行的众人听得此声,也都纷纷意起,看着背生青翼的虬髯大汉,登时提步追了上去。

    如今,幽篁谷对易寒下了追杀令,开出的条件足以令他们心动,当初苦寻不得也就罢了,而今发现了易寒踪迹,他们自然乐得出力。

    当然,也有人不为所动,琅玕的修为已至封灵境,可依然丧命于易寒之手,他们自忖没有琅玕的实力,自也不愿在易寒身上浪费时间。

    此刻,洪素正混于人流中,露着一脸的冷笑。

    有了上回召唤敕墨苍毫,导致自己受伤的教训,这一次,洪素并未直接将其驭动,而是打算于易寒死后,再将其掌控。

    易寒回头看着身后向他逐来的众人,眉头微蹙,不过,他熟悉这里的地形,靠着身法,倒是能堪堪躲开掠袭而至的攻击。

    “谁敢伤我太岁门主,休怪老夫与他不死不休!”

    突然,一道暴喝声于山巅之上传下,只见洪塔山也踏进了这方天地,在闻及易寒正在被诸宗修士追杀时,他登时令跟来的百余太岁门众,冲入人流中阻截了起来,至于他,则是目如鹰隼般,在寻到了洪素的身影后,向其冲杀了过去!

    “洪塔山,枉你往日雄威!如今竟认得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做门主!”洪素见状,瞳孔一缩,前行的脚步一停,当即招架起来。

    “哼!你莫要逞口舌之快,老夫再不济也比你这与外勾结,反戈己宗的败类强!”听得洪素出言讥讽,洪塔山当即回道,与此同时,他肤体之上的肌肉瞬间炸起,席卷着澎湃之势,猝然擎拳向洪素轰了上去。

    在洪塔山及太岁门人将追向易寒的一部分人掣肘时,灵苦也率浮莲寺僧人出现在了山巅之上,不过,他眼望四周,脚下却未动分毫。

    “消息是琅炎散出,将众人吸引至此,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而且这处空间俨然是自成天地,凭琅炎的能耐,他又是凭何打开这里的呢……”灵苦眉头紧皱,脸上布满了疑惑。

    前几日,他意外得知了此处空间开启的消息是由琅炎散出,由此,他便开始寻起了原因,只是摸索了许久,他还是猜不出琅炎究竟有着什么意图。

    “是易寒!”忽然,立于灵苦身后的本觉,看着山径之上奔逃的大汉,目中露出了犹疑,当他看到大汉背后扑扇的青翼后,面色一变,登时开口道。

    只见此刻,屠烈的身影正在易寒身后紧追不舍。

    灵苦见状,手中的禅杖刹时撼地,而后冲上了前去。

    虽说他与易寒并没有什么交葛,但却已然相识熟知,而且易寒身除奴印,他还期盼着有一天见到,易寒能够离开这牢笼天地。

    此刻,被屠烈追袭,易寒正陷于苦恼当中,不过随着身后一道颤音响起,只见灵苦已然拄着禅杖阻在了他的身后。

    “多谢方丈!”易寒见状,面色一喜,道了声谢后,继续向山下疾驰而去。

    片晌功夫过去。

    易寒走到了一片村落当中。

    他本充满了激动,可走入其中,看着一处处熟悉的街景,心中却突然变得宁静了起来。

    不过,令易寒诧异的是,此刻的村庄中,四处都长满了杂草,更为让他惊疑的是,这里静的竟没有一丝声响传出,似乎已经荒弃了弥久。

    “村民们呢……”易寒目露审慎,走入了村中。

    依旧杳无人迹。

    片刻后,易寒来到了一个熟悉的院落前。

    “太公,我回来了……”

    一道道旧时印象顿时从易寒脑海出现,不觉中,他踱进了院子里。

    屋舍,锻铁房,一切都未改变,依旧保持着易寒走时的样貌。

    突然,易寒瞳孔一缩,屋舍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琅炎!”易寒神色一凛,而后又惊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然是等你了!”琅炎面色平淡,缓缓向易寒接近着,“玕儿既被你杀,今日,我便将你挫骨扬灰,以此来奠他的亡魂!”

    易寒此刻并未露出真容,可眼下,他竟被琅炎一眼识破了!

    言语中,琅玕蓦然出手!

    不过,就在他将触易寒的一刹,一道身影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易寒身旁,而后伸出一臂,扼住了琅炎的攻势。

    “琅谷主,此子可由不得你来杀,他的命可要比你金贵的多!”

    开口之人正是身穿鹤氅的中年男子,在他身旁,还有一个面带慵懒之色的银袍青年站立。

    发觉琅炎凌厉攻势被遏,易寒脚下一动,刹时向后退去。

    琅炎速度奇快,若非有人助他,或许他已经断了生机!在后撤的同时,易寒也看向了相助之人,不过在视线触及的刹那,易寒却倏然瞪大了眼睛。

    一股寒意自易寒后背蓦地升起,有恐惧,也有见到仇人的憎恨。

    对方赫然是在五年前,三个黑衣人中,被九牙摘掉遮面的三代玄天!

    “当初不是说好了……”攻势被对方拦了下来,琅炎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阴郁之色。

    “当初是当初,此时非彼时。”鹤氅男子嘴角一弯,琅炎还未语罢,他便径直将其打断。

    琅炎面色变幻,最终顿在了原地,不再作声。

    他并非放弃,而是不敢。

    以对方的实力,将他杀掉,如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在旁的银袍青年见状,轻笑了声,若是琅炎再聒噪一声,那他定然会将对方杀掉。

    “没想到,五年已过,你竟成长到了这般地步!”三代玄天转过了身,看着目中闪烁着仇焰的易寒,轻笑了声。

    “倒是不知你身上的气机被谁给遮蔽了,本座几番参算天机,竟都寻你不得!”三代玄天似在感叹,又摇着头继续说道,“好在想到这瓮中捉鳖之计,将你引了出来,不然,还真得再下一番苦功呢!”

    琅炎听得这番话,心中顿时感到惊诧。易寒,似乎与他眼前的大能之修有着旧隙。

    不单单于此,在四年前,那神秘的紫衣天尊,同样是为寻易寒而来。这也让琅炎对于易寒的来历,升起了无限的猜测。

    易寒闻言,心生杀意的同时,也有了一丝恍然。

    他一直怀疑秘境开启的背后有着诡谋,而今听罢三代玄天所说,还有对方与琅炎方才的交谈,易寒已然知道,这消息是琅炎散出,不过幕后的主使人,却是三代玄天!

    在四年前,易寒曾逢一代玄天,他听画中仙在那时提及过,对方来自玄天阁,以术数一道,算尽天机,眼前的三代玄天,与一代玄天术出同源,必然也深谙术数一道。但因为易寒身上的天机被遮盖,导致了三代玄天推衍无果,这才以易寒熟悉的泯界山为由设下了计谋。

    目的,便是诱易寒前来。

    这也是为何易寒虽然改变了容貌,却一进入院子,便能被琅炎识出的原因。

    因为进入这方天地,前来觅宝的众多修士,皆不会前往这一个破败的村子,能来的,只有易寒!

    “你们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面对着三代玄天,易寒虽想将其手刃,但却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他知道,自己今日定然难逃生天,不过被抓走前,他却是能解开这个一直萦绕在自己心间的疑问。

    “你无须知道!”,可是,就在三代玄天欲开口时,他身旁站立的银袍青年,脸上却是升起了一丝不耐,当即踏前一步,来到了易寒身前,伸手向其抓去。

    然而,就在他将要触及易寒时,一道霹雷陡然从天而降!

    紧接着,一个白衣老叟骤现于易寒身边,探出手,将他揽到了一侧。

    “一代玄天!”三代玄天看清来人,面色突然一变,而后又道,“我在这方天地中布下了封禁,你是如何进来的!”

    “不灵,莫要忘了,你那一身本事,是谁教的!”一代玄天步履飘然,向前走了几步后,回应道。

    三代玄天闻言,冷哼了声。

    “只可惜了你参研术数一道的天分,做了那仙界的走狗,真是枉费了老朽的一番辛苦栽培!”一代玄天摇了摇头,又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师傅你清心寡欲也就罢了,还要迫他人与你一般,岂非蛮霸?”听到一代玄天唤他走狗,三代玄天的脸上登时出现了一抹阴郁之色,顿了顿,又道,“也幸于我当年离开了玄天阁,才能换得今日的逍遥自在!”

    “老朽寻了你无数次,也给了你无数次机会,没想到,你仍不迷而知返……”一代玄天话语一顿,一道猛烈的气势骤然从身上溢散而出,而后接着道,“今日,老朽便在此为玄天阁清理门户!”

    易寒在一旁感受着,一代玄天身上散出的,非是灵力波动,而是神魂之力!

    同时,眼下二人的交谈也让他看得明白,三代玄天是一代玄天的弟子,可二人却是早已反目。

    由此,易寒也知道了,三代玄天如今身归仙界,这也代表着,抓自己若非三代玄天本愿,那便是受了仙界之人的指使!

    轰!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又有一声震耳发聩的惊雷声响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