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路上有妖魔 > 第163章 失踪之前的事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3章 失踪之前的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轰隆他叔叔们,喝完水再走吧!”

    雷轰隆他娘手里端着水壶,对着刚刚放下雷轰隆,然后相互推搡着赶紧往屋外头走的三个中年男人客气道。

    “不了,不了,嫂子,那头不还急着商量着那糟心事儿嘛,我们得快快回了,夜黑有狼,嫂子就赶紧插了门休息吧!”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客气着应道,紧接着他们仨就一同走出了屋子外头。

    “那行,那他叔叔们可慢着点儿,对了,把那院门边上的火把举上吧,有亮好走路。”雷轰隆他娘站在屋门口说道。

    “好嘞,嫂子,那你就进去吧,那大门俺们给你带上就行。”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应着,同其余二人一齐走出院落,然后带上栅栏门,举了火把,三人快步戳戳的向来路返回。

    站在屋门口的雷轰隆他娘见火光走远了,这才长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进到屋内,咣啷一声关上了屋门。

    雷轰隆他娘歪头瞅了眼趴倒在木床上四肢瘫软的,一脸木然的雷轰隆,再舒心的吐了一口气,微微一乐说道:

    “你这孩子,净是做这些费功夫的事情,之前在家拦你不让你去,你还不听,非得转这么一圈的山路你才消停,可真是的,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孩子呢,瞎胡闹,行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吧……”

    雷轰隆他娘一边一句跟一句的嘟囔着,一边用小细木棍挑着泛着猛烈跳跃光晕的灯芯,直至那灯芯从那油壶里重新冒出一长截,叫屋子里头又重新的耀着大亮。

    雷轰隆用目光呆滞的盯着那木床边的,一把自己用菜刀削的棱棱角角的木剑,然后长叹一口气,低声自语说道:

    “难道我大侠雷轰隆就只能苟且偷生在这压迫人的灵魂的小屋子里,无有出头之日?”

    就在雷轰隆低声自语的同时,在他房间对应着的院落外不远处的草包子里,那一双刚会在村中央隐藏在黑暗处监视着他的双眼,又出现在了这里。

    这对双眼所放射而出的视线,在这昏沉的夜色中,通过雷轰隆所在房间的木窗户,远望着他,似在寻找什么样的契机。

    晦暗的残月从黑云中爬出。

    四散的月光懒散无力的洒落在那三间小木屋的周围各处。

    山里的青雾随即幽幽而生,笼罩附着在其中。

    好像这打雷村的每一个地方都带着忧伤和哀怨,升腾出一片说不清楚的死气沉沉。

    夜至深,打雷村万籁俱寂。

    雷轰隆家院落的栅栏门被雷和顺的大手推开。

    只听极小声的吱呀一声。

    随之又轻声的关上。

    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向屋子。

    雷和顺一打量屋子。

    只见从门的缝隙中漫出几束光线,稳稳的躺在被露水洇湿的院落的地面上。

    他轻声轻脚的走到屋门前,用手扶起被尖耳豹猫撞倒的铁锹。

    接着又把手中的火把丢到地上,然后用脚轻轻的踏灭火苗。

    随之再将灭了的火把拾起来,放到屋檐下,以备下次使用。

    雷轰隆他娘凤英正坐在桌边的竹藤椅子上,细心缝补着被雷轰隆随意练武而导致很多破洞的衣裳。

    她听到屋门外一阵细碎的声响,猜是雷和顺回来了。

    于是便速速起身,来至门后,抽开门闩。

    然后对着站在门口,手半握着举在胸前,正准备叩门的雷和顺细声说道:

    “轰隆他爹回来了,快些进来,锅里还温着饭,我这就给你盛去。”

    雷和顺一脚迈进门里,挥手一摆,小声回道:

    “不用了凤英,我在雷人爷爷那吃了,我去看看咱儿睡了没。”

    雷和顺说着,迈步走向西里屋,待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满脸笑盈盈的走出西里屋,接着随手带上了西里屋的门。

    “睡了,睡得还挺着实呢,这一天天的,让咱儿整的心神不宁的。”

    雷和顺乐呵呵地说着,走至正屋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坐定后抓起茶壶,斟了一杯凉茶,咕嘟嘟一口气闷了进去。

    接着他嘶哈一嗦嘴,用衣袖沾了沾嘴角的水渍,对愣在屋门前的雷轰隆他娘凤英唤道:

    “凤英啊,你站在门口干嘛,闭了门,过来坐啊,你看咱儿的衣裳你还没给缝好了呢。”

    雷轰隆他娘凤英浑身一打激灵,后知后觉道:

    “哎呦,他爹啊,你瞧我这记性,愣在这半天都忘了咱儿的衣裳还没缝好呢,对了,对了,得缝衣裳,缝衣裳……”

    凤英嘴里碎碎念着,快步走至桌边,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衣裳,坐到藤椅上,乐呵呵的缝起了衣裳。

    雷和顺一看凤英这迟钝的表现,再一看那敞开了还没闭上的屋门,脸上掠过一丝苦涩,然后再冲看着自己笑呵呵的凤英强笑了笑,起身走至门口,将那敞开了的屋门哐当一声关上。

    “凤英啊,我今儿个傍晚带着三哥和老八去西郊射火焰黑凰的时候,嘱咐你要喝了那药汤,你给喝了没啊?”

    雷和顺一边走向那支在正屋角落的烧药罐子,一边朝凤英问道。

    凤英将那银针往自己的头上蹭了蹭,愣神想了想,随即脱口回道:

    “药汤?喝药汤作甚啊?我又没病!”

    正巧凤英回了这一句的时候,雷和顺也把那烧药罐子的盖子给抓了起来。

    他见到煮黑了的药汤和着那药渣安安稳稳的呆在里头,旋即那眉头一皱,喉结一耸动,也不知道是被那药汤的味道给呛的,还是怎么着,眼眶红了一圈。

    雷和顺将那盖子盖回烧药罐子上,接着转身又回到桌边,心神不定的坐到椅子上,两眼里藏着心事儿的望着正全神贯注缝衣裳的凤英。

    只见那被油灯照出光亮的银针,在凤英纤细手指的促动下,娴熟技巧的穿插在雷轰隆衣裳的破洞上,灵活有神的挽着花,打着结。

    雷和顺嘴角一阵抽搐,本想着再向凤英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被什么样的想法给堵塞住了嗓子眼,只听嘴里头吭吭憋憋的,直叫人听来难受。

    凤英将那穿在针眼里的线,在牙齿上一咬,眼睛一瞥神情纠结的雷和顺,疑问道:

    “轰隆他爹啊,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凤英说完,两手一撑缝好了的破洞,用眼打量着周正。

    雷和顺嘿嘿一笑,眼珠子慌忙一转,吭吭唧唧的回道:

    “嗨!没什么,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想问问你咱娘啥时候从咱姑母家回来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xs520.com。笔趣说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xs520.com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