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西游路上有妖魔 > 第279章 神乎其神系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9章 神乎其神系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可能就叫人面兽心,哎呀!不能这么说,再怎么着人家还把咱放了呢!”朱结巴捏了一把汗说道。

    “咱是不是得问问她叫什么?”沙真黑说道。

    “有能耐你问!”朱结巴回道。

    沙真黑没二话,紧接着朝着女管事大声喊道:“仙女,你叫什么名字呀?能不能留个地址,日后好写鸽子信!”

    “七仙女!”那女管事远远的答道。

    “哦!”沙真黑傻乎乎的应着,转脸沙真黑很疑惑的对朱结巴说:“她说她叫七仙女!”

    “娘的!我还叫董永嘞,走吧!人家就是不想说给你,还要什么地址,写鸽子信,做梦去吧,行了,眼瞅着天就要黑了,我们俩抓紧去找你表哥挣银子的!”

    说完,朱结巴和沙真黑赶紧离开八都站,向县城内走去。

    朱结巴和沙真黑离开八都站后,来到了一条又一条大道相交的中心点上,他俩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和更密密麻麻的马车,不觉眼前眼花缭乱起来,他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别提找沙真黑他表哥去了。

    “沙真黑,你表哥和你说过他的地址吗?”朱结巴眼神中透露着怯意的看着来往人马,对沙真黑问道。

    “说过!”沙真黑应着,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纸,念道:“永宁道向北三百米右拐小胡同正直方向的豪华独栋楼,一栋一零一。”

    “那好,我们就看着这些路牌慢慢找过去,对了!你能分得清东西南北吗?”朱结巴问道。

    “不知道,可是……”接着,沙真黑放下背上背着的包袱,找了半天找出了一个旧的无法再旧的罗盘,然后在朱结巴眼前满脸骄傲的晃来晃去,继续道:“嘿嘿!但是我有这个,很精确的,在我五岁时在村里玩迷路了,就是用这个找到家的,至今算起来,也他娘的算个古董了。”

    “好吧!你确定你的罗盘能分清东西南北就行,那个,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朱结巴说道。

    “问吧!”沙真黑一拍他的大肚子说道。

    “那个咱村子似个巴掌大的地方,这你都他娘的能迷路?”朱结巴不敢相信的问道。

    “你问的这个问题,我有权力保持沉默。”沙真黑脸一羞红,吐露了一下舌头回道。

    沙真黑用他那个历史较为悠久的罗盘努力分清方向,可是当斜阳没落在山边都没有体现出任何的效果。

    朱结巴呆坐在路边,不经意间看到一根高大的竹竿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有困难找衙役。”

    朱结巴看后,兴奋的翘着二郎腿,又大笑,又哼唱。

    沙真黑一看突然变得神经兮兮的朱结巴,满头雾水的问道:“结巴,你是怎么了结巴,找不着路不至于得失心疯了吧?”

    “去你娘的,你才得失心疯了呢!”朱结巴骂了一句,然后一脸淡然的问道:“问你一个问题,坏蛋的克星是谁?”

    沙真黑想了半天,然后突然生出灵机,脱口道:“衙役叔叔!”

    “没错!”朱结巴高兴的一拍手,继续问道:“我再问你,有困难找的是谁?”

    “衙役叔叔?哦……”沙真黑豁然开朗道:“聪明!衙役叔叔比我这破罗盘更能判断方向。”

    “那就发鸽子信,找衙役叔叔!”朱结巴说道。

    “怎么发?不知道县衙在哪里往哪儿发?”沙真黑傻乎乎的问道。

    “傻了吧!瞅瞅你前边路口,上边的警示牌上就写着县衙的地址呢!”朱结巴提醒道。

    沙真黑定神一看,惊呼道:“嘿!还真是呢,走,我从我的筐里拿出我的鸽子,跟衙役叔叔写信诉苦去!”

    看着街道上的来来往往的马车,朱结巴和沙真黑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冲到有县衙地址的牌子地处。

    朱结巴这瞅瞅,那瞅瞅,就连写县衙地址牌子的每一个部位都看的十分仔细。

    朱结巴惊讶道:“你说这八都县是富裕哈,到处是牌子,连县衙地址都用牌子写着,竖在这里,真好,可真是个不错的县城。”

    沙真黑接着说道:“可不是咋的,这个八都县各个地方都能看出一片辉煌,就是那臭烘烘的茅厕,都竖着这么个牌子,上面还分写着公、母。”

    “行了,咱别废话了,抓紧时间写鸽子信吧,一会儿天一点儿亮光都没有了。”朱结巴说道。

    “好!”沙真黑答应着,从包袱里拿出纸笔墨,蹭蹭蹭的写了起来。

    沙真黑在信上先是这样写道:

    “衙役叔叔您好,我是有困难的民众,现在急需您的帮助。”

    沙真黑写完后,就把那信纸系在鸽子腿上,跟鸽子吩咐了县衙的地处,聪明的鸽子接着呼的飞了出去。

    不一会儿,那鸽子就又从远处飞了回来,回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这位群众你好,只要不是谎报,什么困难我们县衙都是会给予您帮助的。”

    沙真黑看了这回信的内容,傻乎乎的对朱结巴问道:“问问缺钱行吗?”

    朱结巴很气愤的对沙真黑说道:“去他娘的,都什么节骨眼了,还问这种傻问题,没出息的样子!”

    还没等华春谁和沙真黑再写一封信,再见从远处又飞来了一只管家的鸽子,此鸽子是带着信来的。

    信上的内容是:

    “这位群众,您有什么困难快说,占着我们的鸽子线,有可能会错过一次重大刑事案件的,我们县衙要考虑缜密。”

    看后,朱结巴和沙真黑推断,八都县县衙里指定就只有一只鸽子。

    所以,沙真黑赶紧飞快的回信写道:

    “衙役叔叔,我们迷路了!”

    沙真黑写完,还在信的后头画了两个人在哭的画。

    衙役之后回信说:

    “这位群众,你应该不知智障吧?”

    沙真黑回信说:

    “不是!”

    衙役再回信说: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也算是一件重大案件了,报告你的现所在位置。”

    沙真黑再回信说:

    “路边!”

    衙役还回信说:

    “哪个路边?”

    沙真黑还回信说:

    “一个路牌子的路边。”

    衙役还还回信说:

    “这位群众,你他娘的确定你真的不是智障?”

    沙真黑还还回信说:

    “我他娘的绝对不是智障!”

    衙役没完没了的回信说:

    “你待在那里别动,我们县衙有光能无限全八都定位神乎其神系统,我们会定位到你先所在地的,千万别他娘的动。”

    沙真黑也没完没了的回信说:

    “衙役叔叔,我他娘的等待您的大驾光临。”

    回信结束,鸽子累得半死。

    夜幕终于降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