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剑者两平 > 二百三十四章:王大夫的治疗(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二百三十四章:王大夫的治疗(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罗亮看着电视机里欢快的汤姆和杰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白川易看了一眼薛晓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心软了。

    于是乎,罗亮薛晓月两个人看着汤姆杰瑞笑的像两个傻子一样。白川易则是一脸无奈的站起了身子向着厨房走去,说起来张北川现在还是个病人白川易多少有些放心不下。

    “我说今天中午吃什么啊?”

    “这也不好说啊,我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能吃啊。”

    张北川拉着冰箱门看了半天,貌似家里没什么吃的了啊?此时此刻充满冰箱的不是食材,是为了让你看清食材的灯光。

    可是我要灯光干嘛啊!又吃不饱啊!张北川从冰箱的最下面一层找到了一点肉,至于蔬菜的话就只有几个土豆和洋葱了。

    张北川看了看白川易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师父,你在这干嘛呢?”

    “小月要看动画片,我过来看看有什么吃的。”

    张北川哦了一声,然后他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很微妙。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要知道白川易之前在他这的时候那可一直都是暴君啊!

    怎么突然之间就被人给欺负了?张北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自己面前的白川易就想打趣。白川易哪里能不知道张北川的心思,当下连忙摆手说道:“人家那是小姑娘!”

    “哦。”

    张北川应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个隐晦的神色,转过身去继续切菜。白川易伸手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北川那边肯定是有挖苦的话等着自己,他又不傻怎么会触这个霉头。当下白川易只是感慨这孩子大了不好带了,当下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向着张北川问道:“你怎么和你二师娘说的?”

    “啊?你说那个啊?我告诉她那个金线狼蛛能治我二师傅的病,出汗越多身子越抖就是说明越有效,要多咬几下。”

    张北川卷起衣袖拿了菜刀开始熟练的切着菜,白川易眉毛往上一挑,看来这小子以后有苦头吃了。要知道王怀锦那可是蛊师,本来这个行当里就没几个心胸大度的人。王怀锦那更是小肚鸡肠中的佼佼者,张北川这么坑了他一把,呵呵。

    白川易看着张北川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带了些同情,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日后和蛊师打交道,要么别得罪,要么就一次性弄死。”

    这句话张北川自然是当成玩笑话听一听,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这句话说的有多对了。毕竟王大夫只是装死,又不是真死。

    张北川做了很多年的饭,虽然搬进绿园别墅之后很少动手做饭了但是不代表他会忘记怎么做饭。很快一桌四个菜就做好了,张北川盛好饭之后像个家长一样叫他们上桌吃饭。

    白川易第一时间来到了饭桌边,没办法他现在是最闲的。薛晓月和罗亮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在看猫和老鼠这件事上出乎意料的一致,张北川看了一眼白川易又看了一眼电视里放着猫和老鼠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想笑。

    要知道白川易现在可是把薛晓月当成了女儿,虽然他和这个女儿不是太熟。但是张北川还是看的出来白川易很在乎自己这个干女儿对自己的看法,说的通俗一点有点宠,再通俗一点女儿奴。

    当下张北川坐到了白川易的对面动起了筷子,薛晓月听见张北川的动静立马向着餐桌跑了过来。要知道之前她和张北川在一起住的时候就知道了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和张北川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一定要快,因为慢一点你都只能刷碗了。

    当下薛晓月几乎是全速冲到了桌边,端着饭碗毫无形象的就开始吃了起来。张北川对于薛晓月的这个吃相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对于这个女孩来说只要不让她自己动手做饭那都是香的。

    白川易有些惊讶的看着薛晓月的吃相,他不是没见过薛晓月吃饭。之前他们还一起去了李家吃饭,不过那个时候薛晓月可不是这样吃饭的啊!

    那个时候薛晓月明明就是大家闺秀的做派啊!但是你看看现在这,这这这是从哪来的野丫头啊!不过显然白川易不会真的说出来,毕竟他现在还要给薛晓月留下个好印象。

    “我说,你是饿死鬼投胎啊!”

    不过显然张北川不需要给薛晓月留下什么好印象,反正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是知根知底了,装正经这种事没必要。当下张北川一声怒吼伸着筷子就要抢菜,薛晓月见状连忙从碟子里多夹了几筷子。

    “我这不是饿吗!”薛晓月极其艰难的咽下了一大口饭,神色幽怨的说道。

    “难不成小姑奶奶您到了二十才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是个三等残废打算再长高几厘米弥补一下?”

    张北川语速极快,吐字清晰的说完了这么一段话之后继续伸筷子夹菜。白川易有些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这个小鳖犊子同化别人的本事还真是大啊!

    曾几何时五台山上有着一个道观河一个武馆,道观里住了一个小混蛋,无恶不作人见人烦。武馆里住了一个小神童,温文尔雅聪明伶俐自然也是人见人爱。

    可是后来呢,这两个人遇到了一起。嗯,然后五台山上就多了一个小混蛋。住在道观里的那个小混蛋叫张北川,至于那个神童叫孟老怪。

    天知道白川易后来被人骂了多长时间,现在他看着薛晓月这个土匪的吃相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想到了这件事。

    不行啊,绝对不能让张北川再同化一个了!白川易从来没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责任这么重过,当下探出筷子夹住了张北川的筷子对着薛晓月笑着说道。

    “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了。放心,有我在,没人和你抢。”

    薛晓月也是机灵,当下抬着头看了一眼白川易立马笑着说道:“谢谢干爹!”

    要不怎么说白川易这人有点护短呢,当下张北川瞪着大眼看着薛晓月笑眯眯巴拉了得有半盘子的菜。张北川那叫一个郁闷啊,看着白川易张嘴就是一句“爸爸!”

    白川易看着张北川突然一愣,啊?怎么回事?张北川借着这个机会挣脱开了白川易的筷子从薛晓月的碗里夹走了好几块肉。

    “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张北川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几块肉塞进嘴里嚼了起来:“我叫你一声爸爸,我也不吃亏啊!”

    “你耍赖!”

    薛晓月看着自己碗里的肉就这么落进了张北川的嘴里,当下着急的对着白川易喊了起来。白川易还没回过神来,不过他对于张北川的不要脸程度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只是为了几块肉而已,这种冠冕堂皇的话都能说的出来啊!这还真是深得人心啊!白川易伸出筷子夹了几筷子的菜,抱着碗跑到了电视机前转到了戏曲频道开始了他的欢乐时光。

    罗亮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饭桌顿时明白这不是他这种弱鸡能待的地方,当下也学着白川易夹了几筷子的菜躲到了一边。

    开玩笑这两人什么级别,他可不想在这两人中间看脸色吃饭。他再有本事也比不过白川易,你看看人家都自觉躲到一边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坐在桌上?

    等到罗亮退场之后,张北川和薛晓月两人相识一笑看来现在是没人打扰他们两个。之间这两个人那是各种招式层出不穷,一块肉平均要转三四次筷子才能迎接他最后的归宿。

    其实呢这还真不是最近才有的事,他们之前早就选择了这种吃饭方式了。不过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是吃早饭,你想想看,早饭吗,都已经分好了也不好像这样去抢啊!

    但是这不是中午饭吗?那就不一样了,而且还是很不一样。等到他们两个人吃完了,桌子上那叫一个一片狼藉啊!不光菜汤弄的满桌都是,就连薛晓月的头发上都沾着几粒米饭。

    “我说你至于吗?吃相这么狼狈?”

    “你这手艺越来越次了,一会儿去把碗刷了。”

    薛晓月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北川神态满足的说道,白川易和罗亮两个人已经吃完了饭。张北川笑了笑,收拾完饭桌刷完碗之后走到了白川易面前看着白川易等待着他开口。

    后者抬眼看了下张北川,伸了一个懒腰开口说道:“一会儿我用内力帮你把伤养好,然后呢,我们开始特训。刚才不是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王八蛋说了吗,他要一天杀十个。就你现在这个本事,还早着呢。”

    “修什么?寒颤劲?”

    “不然呢?”

    “不是师父,不是说了会死吗?”

    “你以为你这样出去就不会死了啊?”

    白川易挑了挑眉毛看着自己面前的人打着趣说道,当下张北川无话可说只能挠了挠头。毕竟白川易这话说的在理,要知道外面那三家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想来也不会是什么易于之辈。

    要是这三家没什么过人之处,估计他们早就成了白川易的剑下亡魂了。当下张北川老老实实的站在白川易得身边,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

    “行了,一会儿小月和罗亮两个去长短巷子陈老板哪里等着,估计最多到傍晚的时候,老王也就该醒了。”

    白川易看着薛晓月和罗亮两人说道,薛晓月点了点头跟罗亮两人就要出去。张北川看着薛晓月和罗亮两人的背影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神情,要是王大夫真的醒了自己是不是要想个办法陷害一下自己师父啊?

    事实上他这个想法还是很成熟的,虽然呢现在王大夫还不是多恨他,但是一会儿王大夫就会无比痛恨他了。此时刚刚吃过午饭,抱着金线狼蛛一步一步走到了王大夫面前喃喃说道:“怀锦,你别怪我,这是北川那孩子送过来的蛊虫,说是能治你。”

    然后,周薰玉闭着眼睛把金线狼蛛放到了王大夫的身上。说起来王大夫原本就是蛊师,身上蛊虫的气息就很浓重,对于金线狼蛛来说还是有一定威压的。

    但是啊但是,这个金线狼蛛显然是个饿死鬼投胎啊!一般情况下在自然界中威压越大的生物也越是在食物链的顶端。这样的动物一生都在掠夺,他也就越能引起自然界动物的食欲。

    而驱动我们金线狼蛛的除了食欲之外就没有了,于是金线狼蛛对着王大夫就是一口。然后,王大夫的身子肉眼可见的开始颤抖。

    废话能不颤抖吗?这种疼痛等级可是好比全身十二处肋骨同时骨折啊!最要命的是王大夫现在还不能有任何表示啊!

    其实他早就醒了,之前周薰玉进屋的时候他才把眼睛闭上,至于周薰玉说的那些话他是听的清清楚楚。你知道他现在有多恨这个叫张北川的王八蛋了吗?你不知道吗?其实王大夫也不知道,但是啊紧接着金线狼蛛就又咬了一口。

    如果说上一口只是尝试的话,那么这一口就是认真了。王大夫的额头上瞬间开始渗出一片一片的冷汗,再往后他手上的青筋开始暴起,不过好在有被子盖着周薰玉看不见。

    不过周薰玉还是看见了王大夫额头上的冷汗,当下她心中欣喜对着王大夫说道:“北川说了,抖得越厉害证明越有效,越是流汗越是有效!”

    北川说了,北川说了,北川你马勒戈壁啊!王大夫现在只想杀了那个叫张北川的小鳖孙啊!这王八蛋根本没安好心啊!

    不行,自己现在还在昏迷,要是这么轻易的就醒了是不是有些对不起自己?而且最重要的是,万一周薰玉等自己醒了之后还和自己算账怎么办?不行,自己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当下王大夫心念电转,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有了决断。当下只见他满脸虚汗,脸色惨白的睁开了双眼,极度虚弱的看着周薰玉。

    后者见他挣开了双眼,一时激动就要上前。王大夫则是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xs520.com。笔趣说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xs520.com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