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佛系古玩人生 > 正文 第17章 反客为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17章 反客为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童皓毫无所觉,很淡定地点头:“没错!所以我就问了嘛!”

    “……”沈风眠抚额,服了。

    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童皓从不亲自出来买东西,要买什么都是由杜岚出面了。

    就他这样子……emmm,要真什么事都放开手让他干,除非童家有矿。

    沈风眠正准备说话,手机忽然响了。

    他做了个手势:“抱歉,我接个电话。”

    “嗯嗯,你接你接。”童皓低头继续看玉,两眼放光。

    虽然他声音不大,但秦清悦还是听到了:“童皓?他在你那?”

    “嗯。”沈风眠起身走到窗前:“怎么了?我听说你把他赶出来了。”

    “这个他也好意思说出去?”秦清悦啧了一声:“我怕他传染我哥,对了,你那玉卖了没?”

    “没呢。”沈风眠瞥了眼桌上:“童皓想要得很,但这玉我还没到手,那人有要求的。”

    他三言两语,把前情略说了一遍:“我也不清楚他是要找什么人,不过应该快了。”

    “哦……我哥让我跟你说,如果你那玉到手了,最好是尽快转手。”

    尽快转手?

    沈风眠挑眉:“嗯?”

    “我不知道详情。”秦清悦一如继往的干脆利落:“所以你别问我,我只是转告一下。”

    “……行,谢……我回头去谢谢五哥。”

    秦清悦叹了口气:“其实我挺讨厌你们这行的,一件简单的事吧,老是拐七八个弯,累不累。”

    沈风眠笑了:“所以我跟你向来是有话直说。”

    至于其他人,那是形势所迫。

    挂了电话,沈风眠便折回桌前:“我……”

    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敲门,小八探进来一个脑袋:“老板,有人找!”

    他顿了顿,补充道:“跟你说的有点像,是个女的,四五十岁。”

    来了!

    沈风眠顿时来了精神,一把将童皓拉了起来:“来,你先到隔壁呆一下,我有客人要来。”

    “哎?”童皓直接被推了进去,整个还有些懵。

    沈风眠准备出去前,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

    然后和小八一起出去,一眼便看到了柜台边的女子。

    只是看到一个侧脸,沈风眠就感觉,应该是她。

    温婉清丽的女子,穿着一件碧绿的旗袍,腕间搭着一个小坤包,乌发盘在脑后,缀着一根白玉簪。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眉眼依旧动人,可以想象得到年轻时的风华绝代。

    察觉到他的视线,女子抬起头来,目光冰冷地扫了他一眼:“玉呢?”

    沈风眠一怔。

    这态度,可不像是看到故人旧物时有的欣喜激动啊……

    但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笑笑,抬手:“玉在里间,里面请,请问您贵姓?”

    “免贵姓梁。”她率先走进去,带着微微的香气:“梁兰双。”

    一进办公室,梁兰双便反客为主。

    径直坐在刚才童皓坐的位置上,伸手掂起桌上的小盒子。

    那块所有人看到都惊叹不已的玉,她不过是轻瞥一眼,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沈风眠一直默默地观察着她,看到她脸上这笑容,心下微安。

    很好,至少是认识的,现在可以确定,人是真找着了。

    梁兰双把玉扔回盒子里,意兴阑珊:“闹这么大动静,他想干什么?”

    “我不清楚。”沈风眠声音依旧沉静:“我只是受人之托,如果对梁女士造成不好的影响,我很抱歉。”

    梁兰双抬起眼皮,定定地看了他两秒,哼笑一声,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

    “我不想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交易,他人呢?”

    桌旁水开了,沈风眠开始倒茶:“打了电话,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梁兰双虽然不耐,但还是勉强接过了茶。

    这一次,姜远山来得很快。

    他不但重新换了衣服,还打了车过来。

    脸上满布看得出的急切和期待。

    站到店门口,他又有些踌躇。

    屋外的热浪一波波地侵袭,店里的冷气又让他打了个哆嗦。

    他的心情和他此时的处境很相似,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真的找到了?这么简单吗?

    他想起这些年的患得患失,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还记得他吧,不记得也不会来……

    可是……

    就算记得,她记得的也不会是他。

    姜远山站在门口,脸一阵青一阵白。

    他低着头想着事情,全然不觉他这个动作有多讨人嫌,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了。

    小八察觉到门口的动静,奇怪地回头一看,笑了:“姜先生?哎呀,您总算来了,老板等你好久了!”

    他一边念叨,一边轻易地将姜远山拉了进来:“您这身装扮真精神!您要找的那个人也找到啦!快进去吧!”

    不等姜远山拒绝,他已经干脆利落地把他给推了进去。

    屋里沈风眠正在和梁兰双讨论茶道,气氛已经有所中和。

    结果姜远山突然闯入,梁兰双下意识回头瞥了一眼,握茶杯的手忽然捏紧。

    沈风眠站起身来,笑着迎上去:“姜总您来啦,来来来,请坐,可喜我不负所托,已经找到了梁女士。”

    这时姜远山也已经看到了梁兰双,他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唇瓣翕动,眼眶当时便红了:“兰双……”

    “姜先生。”梁兰双只第一秒看了他一眼,后来便收回了目光:“我没兴致和你话家常,直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

    姜远山一时词穷,想好的各种话全堵在了喉咙口。

    眼睛瞪大,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她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能这样?

    他的目光太过直接,梁兰双眼底掠过一抹厌恶,放下杯子:“当年说过老死不相往来,你现在……”

    她很坦然地扫了他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过不下去了?要多少钱,说吧。”

    “……我不是。”姜远山手都有些颤抖,急切地辩白:“我真的没有,我有钱的,你看你看,我有玉,我还有……”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的靠近让梁兰双警惕地站了起来,拎着包包一脸不耐烦:“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没事我走了。”

    “有事!”姜远山猛地提高声音,又立刻像怕吓到她一般压低:“我……我想把这些给你……给蛋蛋。”

    那一瞬间,梁兰双抬眸看了他一眼,眼底显而易见的满是嘲讽。

    不好,感觉梁女士要开大了!

    沈风眠默默退后几步,远离毒圈。

    果然,梁兰双嗤笑一声,抬手拿起那枚玉:“如果是当年,你给我这么一块玉,我会对你感激涕零。”

    “……”姜远山握紧拳头,额角青筋直冒。

    “如果是十年前,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你给我这么一块玉,我可以为你当牛作马。”

    “……”姜远山面色涨红,呼吸都有些艰难。

    “可惜……是现在。”梁兰双握紧那玉,目光一厉,盯着姜远山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如今我什么都有了,你拿这么块玉,恶心谁呢?”

    她毫不犹豫地,将这玉往地上一摔。

    四分五裂。

    沈风眠目瞪口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