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症候群 > 五十三.并不平静的日常与面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五十三.并不平静的日常与面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好我是本市《每日热点》的记者,可以问下您怎么看待那些被你女儿霸凌的女同学?”

    “网上盛传的那些消息都是真的吗?比如她往室友的床铺泼尿,违反学校规则夜不归宿,这些你们了解吗?”

    乙区,上世纪六十年代建筑的苏联式三层红楼小区。

    一栋楼的楼道内,熙熙攘攘的门口,几名记者在向里挤。

    “请问她是因为被学校退学和网友们的批判过于愧疚而自杀吗?”

    “目前受害女生们还在接受心理治疗,两位当事人父母有什么想对她们说的吗?”

    “针对网络传闻的沈静静的父亲是教育局的处长所以在学校到处惹事,请问属实吗?”

    “没有!我女儿是被一群狗娘养的学生害死的!都是骗人的!”父亲挡在门口,生满老茧的手掌和久经日晒的黝黑手臂艰难抵御记者的拥挤。

    吵闹声传入屋子那位母亲躲在女儿的卧室,回忆曾经音容,以泪洗面。

    近乎透明的白裙少女飘在床榻上空,曾经精致的脸庞苍白而又僵硬,曾经清澈透亮的明眸被一片灰蒙蒙的雾霭阻挡。

    哭泣的妇人看不见她。

    床榻上空的她落了下来,幽幽飘进客厅。

    她似乎没看见吵闹的门口,麻木转动头颅,毫无情感的朝空无一人的餐桌道:(爸妈,我去面试了。)

    她停顿几秒,似乎在倾听什么,无一丝表情的脸颊浮现微笑,点头应道:(嗯,我12点前回来。)

    她穿过吵闹的门口,飘过幽暗的楼梯。进入阴沉天色下的沥沥细雨。

    按照生前走过无数次的路线,她飘荡至车流熙攘的路边。

    一辆出租车在身前停下,司机探头问道:“您去哪?”

    (麻烦去坂本制药大厦)

    “去春熙路。”车前妇人答。

    “上来吧。”司机打开车门。

    妇人坐上车,她也坐了上去。

    “外面真凉……”感觉一股寒风吹入车内,司机颤了下。

    “哪年都这样,天天下雨真烦人。”妇人抱怨道,裹紧身上大衣。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春熙路停下。

    妇人与司机讨价还价车费中,少女飘出出租车,漫无目的的在街头飘荡。

    ……

    上午九点。

    阴沉的天色不见丝毫阳光。

    窗上不断出现的雨痕意为雨仍在下。

    略显昏暗的客厅,静谧在静静流淌。

    这时,伏在书桌上的身影微微一动,抬起脑袋。

    毛毯从背上滑落,黑眸里涣散的焦点渐渐凝聚,而后陡然缩成针芒。

    陆离探手握住手枪,黑眸锐利凝视着门边一道轮廓。

    阴气在身前凝聚,陆离召出了杨春雪。

    陆离如临大敌的凝重感染了她,但当杨春雪视线顺着陆离看去,化为嫌弃:“你清醒点,那是一只假人。”

    “它来自西山高中。”陆离回答。

    “咦?这个校服的确瞅着眼熟……但这个不是你让沈千搬回来的吗?”

    “什么?”陆离不解望去。

    “什么?”杨春雪同样不解望来。

    之后,杨春雪描述一番昨晚陆离睡着后发生的事情。

    陆离也简单介绍了假人的特性。

    “那么应该是它偷偷藏进后备箱被我们载回,又被沈千搬了上来。”手掌从枪柄离开,陆离放下戒备。

    “这东西真像你说的那么邪乎?”杨春雪狐疑飘到假人身边,打量说道。“我倒是觉得挺可爱的?”

    这只不过是商场常见的塑料女性假人,没有面孔,沾满泥泞的校服已经干涸。

    “不信我出去,你可以和它玩木头人游戏。”

    “不了不了,听起来怪吓人的……”杨春雪退回陆离身边。“那这只假人怎么办?我们收留?”

    “这里不是陆离收容所。”陆离轻轻摇头,目光触及毛毯时微微一顿,思索后开口:“……暂时留下吧。”

    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对陆离而言,拥有鬼差册的他早晚会面临身边一群鬼怪伴随的局面——所以倒不如收留这只看似无害的假人。

    当作提前体验。

    上午十一点,沈千拖着沉重步伐推门进来。

    “我怎么感觉我腰酸背痛体寒肾虚……”

    十分自然的脱掉雨衣挂在假人身上,沈千步伐踉跄跌进沙发。

    “老板,您受累帮我瞧瞧?”

    坐在老板椅上翻看教材的陆离抬眸望去一眼,收回视线:“阴气入体,没救了。”

    “嘁嘁嘁嘁嘁嘁——”古怪窃笑从卧室里传出。

    某个女鬼打游戏还一直留意外界——所以她打的菜是有道理的。

    沈千感觉这事儿他们会拿去笑一年,而且如果侦探社增员的话,还会扩散范围。

    他小声哔哔着偎进沙发,取出手机贴在脸前,鬼鬼祟祟打开网页。

    准备输入什么前,他落下手机,观察周围。

    陆离离在看书,杨雪雪在打游戏,嗯……?

    目光重回陆离身上,理智告诉他这时不该去问为什么老板你倒着拿书,更不该嘲笑。

    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举起手机,他偷偷在搜索页面输入内容。

    【和鬼发生关系会生病吗?】

    不出所料,什么都没搜到。

    略感泄气的放下手机,沈千突然发现自己的雨衣落在地上。

    什么时候……?

    “杨春雪丢的。”陆离视线不离拿反的教材说道。

    什么时候!?

    沈千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随即便是浓浓的庆幸。好在……好在自己搜索时偷偷摸摸,否则岂不又是新一轮嘲笑……

    嗯!明天去看看中医吧!想来医生总不能知道自己上了只鬼!

    一上午无所事事,或许下午也会这样。又是和平的一天。

    只有沈千不这么觉得。

    ……

    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

    乙区,一道半透明身影飘入昏暗楼道。

    房门紧闭着,骚扰的记者已经离去。

    正是家家户户吃饭的时间,夫妇二人也不例外。只是他们坐在空了一角的餐桌边。汉子长吁短叹,妇人眼圈微红。

    她十分自然落在空下的位置上,呆呆对着餐桌对面自言自语。

    (面试推迟到明天了,我明天早上再去。)

    (没事,很快就大学了,临时抱佛脚没什么用不会耽误学习的。)

    (嗯……挺好的,同学们对我都挺好的。)

    (没有,室友她们人很好,没有……欺负我。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