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贤王养妃 > 第七十七章 洛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七章 洛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秋玥儿和洛翊坐的马车一路往西南,午时,经过兴隆庄。

    秋玥儿透过车窗看着热闹,繁华的大街,忍不住转头。

    “表哥,我们下车逛逛吧,中午顺便在这里用膳。”

    “好。”洛翊点头,一切以秋玥儿的意愿为主。

    下马车,两人边走边逛,秋玥儿随意的看着街边的小玩意。

    洛翊一路跟随,随时照看着秋玥儿,见她心情有些好转,嘴角也不由的勾起。

    逛街大约是女人的天性,秋玥儿一路买买买,然后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全丢到脑后不去想。

    正逛着,一道欠揍的声音传来......

    “呦,这不是秋姑娘吗?怎么跑到我们兴隆庄来了。”

    游昕昊带着林子缓步走近,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女人不在京城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自从知道秋玥儿女儿身以后,游昕昊就没让人去查秋玥儿的事了。

    对他来说,秋玥儿这个女人不可能再来兴隆庄做账房先生了,便也不再去费那些功夫。

    听到声音的秋玥儿与洛翊同时转头,“游少主?”

    “嗯,是本少主。”游昕昊站定到秋玥儿两人面前,打开扇子,看着秋玥儿,自恋道,“你这是突然发现本少主的好,所以就跑来兴隆庄投奔本少主了?”

    秋玥儿嘴角微弯,眼神清亮,“我和表哥只是经过,游少主想多了。”

    “哼!没意思。不过既然你来了兴隆庄,本少主今日做东,请你到我们这里最好的酒楼用膳。”

    秋玥儿没有立即答应,转头看洛翊......

    “喂喂,你看他做什么,本少主好不容易愿意出银子,你可别不知好歹。”

    游昕昊一副你敢不去试试的表情。

    “那咱们便在这停留一日。”洛翊不着急,眼神温和的看着秋玥儿。

    秋玥儿一笑,点头,“好,那就多谢游少主了。”

    “别叫游少主了,本少主允许你叫我的名字。”游昕昊发现今日的秋玥儿有些不一样,情绪稍显低沉,不过他没有多问,心中猜测大约与宫瑞渊有关。

    “好。”跟着游昕昊一路来到一个豪华酒楼。

    游昕昊也不吝啬,点了许多的菜,秋玥儿不客气的放开吃,洛翊贴心的帮着夹菜,盛汤。

    游昕昊看得眼角直抽,“你就不能有个女人的样子?”

    嫌弃的话一出,秋玥儿动作顿了一下,垂眸,难道宫瑞渊也是因为嫌弃她这方面。

    她虽然没有像那些大家闺秀一般,数着米粒吃饭,但也是正常的好吧。

    在现代养成了二十来年的吃饭习惯,已经深入骨子里,不可能改掉的。

    “游昕昊,你脖子上又被你媳妇亲了?真难看。”

    知道游昕昊自恋,那就说他丑。

    “秋玥儿,你看清楚了,这是被蚊子咬的,不是亲的,本少主还没有媳妇!”

    “没有媳妇就赶紧去相亲找一个。”

    提到这事,游昕昊心中别提多郁闷了。

    他娘给安排的相亲,有一个姑娘是不错,可惜他自己作死,将那日晚上蚊子咬的包涂上了紫色的药水,然后就直接被人家姑娘嫌弃了。

    游昕昊也在为这事懊悔,感觉他真的像自家亲娘说的那样,找不到媳妇了。

    心情郁闷,不想好好说话,“哼,相个鬼!”

    秋玥儿转头看他,一脸好奇的问:“那鬼漂亮吗?”

    “噗~咳咳咳......秋玥儿,你谋杀啊!”好好的吃个饭,能不说让人喷饭的话吗?

    游昕昊缓过劲,看秋玥儿眼角带着笑意,吃的欢快,嘴角抽了抽,他怎么觉得这个女人是在拿自己当乐子。

    洛翊见秋玥儿开心,也不由展颜。

    看来,玥儿的心情好了一些。这样的话,到洛熙国的时候,玥儿差不多会好起来。

    洛翊打算这一路带着秋玥儿游山玩水,散散心。

    “是你自己说的,相了个鬼,所以你能看到她?这技能还不错。”

    “切~本少主要是能有那本事,肯定先去坟地转一圈。”

    “咦?你还真的喜欢女鬼啊?”要不干嘛那么想去坟地转悠。

    “屁!”

    “你喜欢女鬼的屁?”秋玥儿微微摇头,“这个可不好找。”

    而且女鬼真放屁的话,不会连自己的鬼魂一起崩散吗?

    呸呸呸!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秋玥儿!”游昕昊磨牙。真是比自己亲娘还恐怖的女人,这都什么跟什么?

    “哦哦,不说了,不说了。你喜欢女鬼这事本姑娘和表哥会替你保密的,放心哈。”说完还转头看着洛翊,煞有其事的问:“是吧表哥。”

    洛翊笑着,配合点头,“嗯。”

    游昕昊简直想吐血,他花这么多银子请这个女人吃饭,她却联合自己表哥一起挤兑他,这心呦!

    看游昕昊那刹红刹青的脸色,秋玥儿直接笑开,声音清脆,很是欢快。

    原来惹别人生气,还能令自己高兴。

    游昕昊嘴角抽抽,行吧,他今日做好人,看在这个女人不开心的份上,就当哄她一次。

    用完善,天色不早不晚,洛翊不打算继续赶路。这个时候出发估计赶不到下一个城镇了。

    游昕昊有心邀请两人去他们庄子上住下,秋玥儿拒绝,就一晚上,还是住在酒楼比较方便。

    游昕昊也不坚持,不过,“既然你们不着急赶路,那爷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吧。”

    现在不赶路,去郊外转悠一圈刚好。

    洛翊无所谓,看秋玥儿。

    “好啊,那咱们一起骑马去吧,虽然有些热,但是骑在马背上应该很舒服。”

    “啧啧,真会享受,那就走吧。”游昕昊说完,随着吩咐,“林子,准备几匹好马。”

    “是,少主。”

    林子转身出门,心里觉得自家少主今日真的是个好人。吃饭被挤兑了,还好心带人家出去消食。

    大约是第一次碰到秋玥儿这个能把他怼到无话可说的人吧。

    如是想着,林子准备了几匹马,还不忘准备些点心和水什么的带上。

    秋玥儿骑马技术一般,只能慢慢走。

    游昕昊没有特别了解过秋玥儿,所以对于她会骑马毫无所觉。

    洛翊只在心底思索了一下也随之抛开。玥儿就是玥儿,不需那么多束缚的想法。

    兴隆庄是一个镇子,很是繁华。

    几人骑马出城,一路往郊外走。

    最后到达的地方是一个布满鲜花的小山坡。上面各种花卉齐开,五颜六色,远远就能闻到花香。

    秋玥儿瞪大眼看着,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野生的鲜花呢,很漂亮!

    几人骑马停在一处亭子前,洛翊率先下马,走到秋玥儿马前,将她半扶半抱的放到地上。

    “谢谢表哥。”

    洛翊只是一笑。

    游昕昊摸着自己下巴反思,他也要学洛翊这样才行,要对女人贴心,不然以后真的是娶不到媳妇了。

    “怎么样?喜欢吗?这里可是本少主特意让人买下来的,那边有个小溪,那边有个山谷,再往后还有山......”游昕昊得瑟的给两人介绍。

    洛翊只是淡笑,身为太子,他的见识并不少,亦走过许多地方,所以眼前这点景色还不足以让他震撼。

    秋玥儿倒是很喜欢,可能在现代大部分这样的地方都是人工打造出来的,到处带着人工和机器的痕迹,这里就是纯天然的了。

    “表哥,我要去走走,然后摘花。”看到这么多的花,还有不少蝴蝶在上面飞,秋玥儿心情不由明媚。

    “好,玥儿去吧,注意安全。”

    “嗯。”

    洛翊背着手站在亭子里,看着秋玥儿淹没在花海中的身影,嘴角一直带着笑,眼底情绪朦朦胧胧。

    游昕昊坐在石桌边,倒了两杯茶,“洛太子,来喝杯茶水啊,咱们顺便聊聊关于洛熙国生意上的事。”

    “好。”

    一个太子,一个少主,能聊的大约也就是利益了。

    秋玥儿一个人穿梭在花海里,游昕昊说这方圆十里左右全都是他的地盘,让秋玥儿随意玩,不用客气。

    说的很是大气,但是除了买下地契,他什么都没做好吧。

    秋玥儿漫不经心的一路闲晃,看到好看的花就摘一朵拿在手里。不知不觉间,怀中已经满是鲜花,但也远离了亭子。

    秋玥儿未曾注意到不远处一个少年一直注意着她。

    少年看了看亭子的方向,察觉已经很远,飞身朝秋玥儿过去,然后直接将人拦腰抱起。

    秋玥儿感觉到有人朝自己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低呼一声,身子腾空,然后怀中花朵散落一地,人已消失。

    京城,贤王府。

    天色将黑,阎六满脸厚重踏进书房,“主子,秋姑娘失踪了。”

    刚收到这消息,阎六不敢耽搁,即刻来报。

    宫瑞渊听言,握着毛笔的手一紧,咔嚓!手中笔杆断开。

    贤王直接扔掉,眸色一沉,抬头,“怎么回事?”

    面对贤王这眼神,阎六头皮一麻,倍感压力,却也不敢耽搁,赶紧禀报。

    “今日洛太子与秋姑娘一起离京,经过兴隆庄的时候停下休息,刚好遇到游少主,游少主做东,用完午膳后,洛太子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随着游少主去了他在郊外的一个山坡。”

    “当时洛太子和游少主两人在亭中谈事情,秋姑娘便自己跑去摘花。由于那边方圆十里都是游少主的地方,平日也没人会靠近,所以便没有派人跟着秋姑娘。”

    “洛太子是看秋姑娘迟迟未归,察觉不对劲,再派人去找,只在一处发现了散落一地的花朵,却不见秋姑娘的人影。事出之后,游少主即刻派人去找了,只是到现在还是不见秋姑娘的踪迹。”

    这些消息都是在兴隆庄的属下传过来的。

    主子和秋姑娘闹矛盾,做属下的不敢规劝,所以私下里,阎六便让人一路关注一些秋玥儿的行程。

    万一哪日主子问起或突然想去找秋姑娘,他们也好及时禀报。

    只是,如今刚出京城不远,秋姑娘就在眼皮子底下失踪了,这究竟是何人所为呢?

    阎六将事情经过和现在情况交代清楚,等待宫瑞渊接下来的吩咐。

    良久,贤王低低缓缓的声音响起,“你带人去......”

    阎六抿唇,想问主子不自己去吗?

    最后还是作罢,主子现在估计拉不下脸面。还有就是秋姑娘还有心情与游昕昊用膳,去游玩。主子心底大概也不高兴。

    宫瑞渊很想亲自过去将那个女人带回来收拾,不过......

    既然想离开,那便走吧。

    山谷下,一片漆黑,两道声音。

    “小混蛋,你说现在怎么办?”火气加清晰的磨牙声。

    “我......我是你表哥,你要有礼貌。”少年弱弱的声音道。

    “屁!你说要给本姑娘惊喜,这是惊喜吗?这是惊吓好不好?”真的是让人暴跳如雷的惊喜!

    少年可怜巴巴的声音再起,“人家也没想到会这个样子,都怪那匹笨马,没有及时刹住。还有你,你竟然咬我胳膊,让我没法好好控制那匹马。”

    “怎么,还怪我不成?”秋玥儿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这个家伙,搞惊喜搞成这般,确定跟她没仇吗?

    掉下来之后,幸好直接掉进水里,不然她此时就是一滩烂泥了,还有眼前这个一脸装相的臭小子,也不可能只断了一条腿!

    好在现在是夏天,虽然掉进水中,但是衣服干的也很快,要不洛瑄这身伤就等着流血流死吧。

    说什么表哥,从洛熙国来接她?接她就把她整到山崖下面来了?

    洛瑄看看自己被缠的乱七八糟的胳膊还有腿,以及光着的上半身,微微呲牙。

    他才惨好不好?落下的一瞬,他可是直接护住秋玥儿,自己先掉落的,虽然身下还有那匹笨马,但是现在受伤的是他,而秋玥儿除了受到惊吓,几乎毫发无损。

    还有,秋玥儿这包扎技术等于零,瞧瞧这乱七八糟的,简直没眼看,再看看地上那隐约能看到的一堆碎布料......

    别人撕布条直接一扯就好了,而他这个表妹肯定手残,歪歪扭扭扯了一堆,好好的两件衣服,勉强能帮他将伤口缠住。

    现在受着伤还光着身子的他已经够自责了,还要被表妹骂,老天爷对他太残忍了。

    “表妹?你别生气哈,这次都是表哥不好,你看表哥现在也受伤了,还不知道我这张俊脸上的口子能不能愈合呢。哎,我的天人之姿啊,千万别被老天嫉妒。”

    前面几句说的还可怜巴巴,后面的,没法听!

    得,又一自恋的,也不知道身为男人干嘛这么在乎那张脸?男人不都是靠本事吃饭的吗?

    而且游昕昊一个少主,还有眼前这个自称皇子的洛瑄,生在富贵堆里,还愁吃不上饭吗?

    大概就是因为太闲了,所以才操心这些没用的东西。

    “哼!别贫了,赶紧把火折子给我,现在天都黑了,捡柴都看不到路。”

    “哎呀,表妹,不行的,万一点火引来了豺狼虎豹什么的怎么办?”

    “那我就把你丢给他们,本姑娘趁机逃命。”

    “真残忍。”

    “对你不需要温柔吧。”

    “怎么不需要,人家也是需要温暖关爱的。而且你身上的肉也不少,说不定它们比较喜欢吃你,我刚刚抱你下来的时候可是摸到了,你腰上......”

    “洛瑄,闭嘴!”

    “你不能直呼哥哥的名字。”

    “我让你闭嘴!然后把火折子给我!”

    洛瑄驽了驽唇,嘀咕着还是把火折子给了秋玥儿,“人家说的本来就是事实,身材不好也不用气馁,以后减肥就是。”

    黑暗中,秋玥儿很想揍人,可惜,她那满含怒火的眼神,洛瑄完全无感。

    秋玥儿对着天空呼出一口浊气,认命的摸索着,将那些碎布拢起,然后点燃。

    有了光亮,洛瑄那狼狈却依然笑嘻嘻的娃娃脸露出来,让秋玥儿也不忍心再对他冷眼,反而有些想笑。

    受这么重的伤还能笑的出来,还能跟她打嘴仗,也是坚强。

    刚刚洛瑄大概也是怕她害怕,所以才那样分散她的注意力吧。还有刚刚落下山谷的时候,洛瑄下意识护住她的动作。

    这时候即便知道光亮可能会引来野兽,他还是顺从了秋玥儿。

    能对她这个刚见面的表妹如此,还不错。

    就是这惊喜搞成了惊吓,太过焦心,哎......

    秋玥儿借着这点光在附近捡了些柴,然后点起来,看看周围有没有落脚的地方。

    秋玥儿不说话,默默在附近转悠。她也很担心洛瑄说的问题,万一真的有豺狼虎豹什么的,他们找到一个避着的山洞也比呆在这里强。

    附近没找到,秋玥儿又举着火把往远处走......

    “乖乖等着。”

    “表妹啊,你不会自己趁机逃走,不管我了吧。”

    “放心,我会带干粮回来解救你的。”

    “那你可要快点,不然我现在的样子连一只豺狼都打不过......”

    “找到了!”

    “表妹,你找到山洞了?”洛宣扬声问。

    “嗯~”

    “那你别进去,过来搀着我,万一里面有什么野兽怎么办?先回来。”洛瑄有些着急。

    他连累了秋玥儿,现在若是再出什么事,父皇会把他脑袋揪下来当球踢的。

    洛瑄话音落,秋玥儿举着火把出现在眼前。

    “算你聪明,知道回来找我,否则被狼叼走了还要我出力救你。”

    “哼,也不知被谁连累的。”

    秋玥儿走到洛瑄跟前,将火把塞进他手中,“拿着,我扶你过去。”

    洛瑄却转头,“等一下,我将那匹马也拉上,刚好我带了调味料,它那么蠢,咱们吃了它。”

    秋玥儿眼神一晃,看了洛瑄一眼,他眼底闪过瞬间的不舍。

    这匹马一看就是非常名贵的宝马,而刚刚从水中上岸的时候,洛瑄即使手受伤了也拼命拉着,难道不是因为想要将它下葬,而是怕自己饿着?

    若是如此,秋玥儿承认,她被感动了......

    不辜负洛瑄的这份心,秋玥儿点头,“好,我先扶表哥去山洞,一会我再回来弄这匹马。”

    洛瑄受伤了,若是由他弄,估计身上伤口又要崩开。

    “也行,咱们走吧。”

    洛瑄胳膊搭在秋玥儿肩上,两人相携,一瘸一拐的往山洞去。

    “表妹,你身上那么多肉,怎么没力?”

    这话出,秋玥儿刚刚生起的一丢丢感动瞬间喂了狗。

    “洛瑄,你给我好好说清楚,本姑娘身材完美的刚刚好,到底哪里胖了?你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还有,你自己好歹使点力,别把整个身体重量压在我身上。”

    “我是为了救表妹才受伤的,你只是累点,没事的,坚持一下。”

    “我去!这个时候谁要你的鼓励!我现在在这个山谷,是被谁害的?”

    真是气死人不偿命,秋玥儿感,这个妖孽是来克她的吗?

    “哎呀,我头晕,表妹,你小点声,震的我伤口都开始疼了,一会估计血管都要爆裂了。”

    “那还真好,我为人间铲除了一个祸害。”

    “表妹在夸我?”

    “......对!”

    扶着洛瑄进山洞,秋玥儿将他安顿好,又把火堆升起,然后拿着洛瑄给她的匕首出门。

    那匹马的半截身子还在水中,秋玥儿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拿着匕首站了片刻,又摸摸自己的肚子,再想想洞里惨兮兮的洛瑄,一咬牙,上前......

    “马儿呀!真的对不起你了,我表哥不靠谱才把你害死了,你放心,我会轻轻的,不会很疼的。”

    秋玥儿费力的割下一块肉,大约够他和洛瑄吃两日的,然后返回山洞。

    “洛瑄,你来烤肉。”

    “我受伤了。”

    “烤!”

    ......凶悍的婆娘!

    被欺压的洛翊认命的烤肉,秋玥儿拿着洛瑄的剑出去。

    “你去做什么?”洛瑄抬头。

    秋玥儿头也不回,“杀老虎。”

    知道不可能,洛瑄抬头,“长本事了。”

    “赶紧干活!”

    “哦。”

    秋玥儿出了山洞,在马儿身边开始挖土,她想将这匹马埋起来。

    洛瑄这个表哥既然有心,她也不是没心没肺的。

    这匹马虽然带他们落到了这里,但是也为他们牺牲了,更是让他们吃了肉。

    秋玥儿不想它在这里被那些豺狼虎豹什么的撕咬,还有就是,马儿身上被她切了一块肉,血腥味也容易引来不少的动物。

    秋玥儿自己感慨着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傻,明明直接把它推到河里就很省事,可是她竟然为了那个臭小子费力的在这挖土。

    也不知挖了多久,久到洛瑄的声音从洞里传来。

    “表妹,快进来,我把肉烤好了。”

    “等一下,马上就来,还差一点点。”

    洞里的声音停了一会才传来,“好。”

    以洛瑄的武功怎么可能听不出秋玥儿在做什么。但是,那匹马确实是陪了他十几年,估计是老眼昏花了才害的他和玥儿掉下来。

    秋玥儿吭哧吭哧的又挖了半天,然后起身,拉住缰绳,稍微使力,马儿顺着秋玥儿挖出来的斜坡,加上秋玥儿拉紧缰绳,刚好够它躺进去。

    秋玥儿也不管是不是太靠近河边,开始埋土。

    不久后,一个小山包鼓起。

    秋玥儿在河边洗了手和脸,再看看手里磨出的红肿水泡,心疼自己。

    进入山洞,洛瑄直接将一块烤好的肉递过来,“快吃。”

    秋玥儿就地坐下,接过,“表哥也吃吧,赶紧把伤养好,还不知道找咱们的人会不会找到这里?”

    洛瑄点头,“应该会的吧,皇兄大概能想到我们掉进了山谷。”

    秋玥儿瞥她一眼,“不一定吧,万一他们觉得我是被什么坏人掳走了呢?那样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来山谷下找咱们了。”

    “不会的,皇兄肯定会找到的。”

    “但愿如此。”

    “嘿嘿,肯定可以的,对了,表妹啊,你跟我想象中的可不一样,真的没想到,啧啧......”

    “你想象中的我什么样?”秋玥儿不咸不淡的问,心里也没期盼他能说出什么好话。

    “就是以为,你肯定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啊,所以我出现的时候就想着你肯定会惊慌失措,然后花容失色的乱喊乱叫。”

    秋玥儿咽下口中的肉瞥他,“你不会就是想看我花容失色的样子,所以才这么做的吧。”

    “嘿嘿,就是想吓吓你,想着把你掳上马,然后看你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没想到,你竟然咬我,还试图跳马。”

    洛瑄眼底又带上稀奇的看着秋玥儿。

    “哼,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竟然还直接抱住我。”

    “呃~你不还是小孩子吗?都没及笄,开个玩笑而已。”

    “哼!你自己也没多大吧?”看上去十四五岁,眼睛晶晶亮,一笑露出小虎牙,皮肤也是奶白奶白的,果然是保养的极好的皇子。

    “我马上十六了。”洛瑄脑袋靠近秋玥儿,伸出两根手指,神秘兮兮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们俩的生辰是同一天,所以,比你大整整两岁。”

    秋玥儿冷眼看着他,淡淡开口:“然后呢?”

    “然后?”

    “你身边就没带个护卫或小厮?”

    最好带了,然后找到洛翊,早点找到他们。

    秋玥儿说完,就见洛瑄眼睛飘啊飘,一副心虚的模样,磕磕巴巴道,“那什么,我把脱脱给甩下了,然后又把净净给迷晕了,所以他们都没跟上。”

    脱脱?净净?这是什么奇葩的下人名字?洛瑄这脑袋是不是有包?

    嫌弃的看了某个娃娃脸,秋玥儿内伤,默默吃马肉......

    山谷的上面。

    洛翊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吩咐苍元带着几个暗卫去找。

    可是天都黑了也未发现秋玥儿的踪迹,洛翊眸色越来越黑。

    游昕昊也是顿感自己闯了祸,估计他家娘亲知道是自己带秋玥儿来的,又要骂他了。

    最近一直挨骂,都是因为秋玥儿,他以后肯定离这个女人远远的。

    虽然如此想,但是游昕昊还是赶紧派人去找秋玥儿。

    “洛太子,你想想有可能会把秋玥儿掳走的人。咱们不能这么没有方向的寻找。”游昕昊也是满脸的忧愁。

    秋玥儿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洛翊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会是谁?

    丞相府是不可能这般做的,他们一只想要拉拢自己,若是他们以这种方法将玥儿控制起来。

    他们肯定知道不仅不会得到任何好处,甚至还可能被针对。所以不会做这种蠢事。

    贤王的话......

    虽然有可能,但是洛翊以为他不会这么做。

    他一个那么骄傲的男人,是不可能做出主动求和的事情的。

    至于洛熙国的人,大约没人会这么做。

    秋玥儿对洛熙国那些人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陌生的女子,而且秋玥儿也不足以影响到他们的利益,所以这一点也可以绝对排除。

    洛翊揉了揉额头,焦心!本想带玥儿多散散心,如今却直接将人丢了。

    其实刚开始玥儿和贤王闹矛盾的时候,洛翊能看出来秋玥儿不想走。

    但是,那个男人真的不适合玥儿。所以,他要带玥儿远离那个男人。

    天色渐黑,有人在秋玥儿他们掉下山谷的地方发现了滑噌的痕迹,所有人都能想到,秋玥儿大约是掉进了山谷。

    可是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会有马蹄印。

    “也许是有人想掳走秋玥儿,但是不了解这附近的地形,然后不小心跌落。”游昕昊脸色沉沉。

    洛翊确定不了什么,没有多说,直接问:“这下面有什么?”

    “好像是一处河流。”游昕昊也不确定,没人下去过。

    “河流?这样的话,玥儿应该没事。”但是那个骑马的人是谁?

    “林子带人下去找,一路从这滑下去,再分两路绕到谷底。”

    不管是不是真的,派人下去找找看。

    洛太子没有带太多人来宫印国,是以这些事情都是林子带人去做。

    “是。”

    洛翊正准备下去的时候,苍元带了两个人过来。

    是洛瑄身边的两个下人,脱脱,净净。一个小厮,一个护卫。

    洛翊看到两人,大约明白了怎么回事。

    脱脱苦着脸,“奴才见过太子殿下。”

    行完礼,脱脱直接趴在山谷边,往下看,眼泪鼻涕齐掉,“主子,都怪奴才没跟上您,您等着哈,奴才马上就来陪您。”说完就打算往下跳......

    “啊?”

    林子拉住他,“下面有条河,你家主子应该没事。所以,你不用跳。”

    “啊~主子没事!太好了,太好了。”脱脱赶紧擦眼泪鼻涕。

    林子无语,他说应该!应该!这个奴才理解能力有问题吧?

    洛翊揉揉额,头疼,“说说吧,怎么回事?”

    净净是洛瑄身边的护卫,他昨日被洛瑄下了迷药,所以直到过了午时才醒来。

    “属下被二皇子下了迷药,二皇子今日一早骑马离开的,脱脱看我昏迷,又知道自己追不上主子,于是就留下等着属下醒来。”

    他们本来想直接去宫印国京城找太子殿下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苍元。

    几人一交换信息,大约就能想到怎么回事了。

    二皇子一直是个不靠谱,性子也绝对跳脱的。看他身边那两个下人的名字就知道。

    这真的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游昕昊抚着下巴,听着几人对话,大约明白了,心里有些无语。

    秋玥儿这次算是倒霉了吗?竟然被自己表哥给坑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找人吧。

    山洞里

    吃饱喝足,秋玥儿要睡觉,洛瑄疼的睡不着,拉着秋玥儿也不准她睡。

    “表妹啊,你陪我说说话吧,我伤口疼。”说完还呻吟一声,表示真的很疼。

    秋玥儿靠在一个光滑的大石上,看洛奇身上那包的奇奇怪怪的布条,不由想笑。

    她还真没做过这种事,现代人没有那么多野蛮的打打杀杀,秋玥儿一个女孩也不可能会做这些事,能给他包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洛瑄的伤口并没有多么严重,最严重的就是有一条腿在掉落的过程中碰在了石壁上,导致骨折。上半身也就是蹭了几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不管,本姑娘现在身心俱疲。”先被这货惊吓,然后又出力帮他把那匹马埋起来。

    秋玥儿迷迷糊糊的准备睡觉,洛瑄瞥嘴,纠结着要不要阻止秋玥儿......

    忽而,外面传来异动,洛瑄先听到。

    “玥儿,醒醒,好像有东西靠近。”洛瑄压低声音,伸出一只手晃了晃秋玥儿,眼睛深沉的看着洞口。

    秋玥儿刚要陷入黑暗,听到这话立刻精神,脸色紧绷,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许多。

    山洞里的火在两人把肉全部烤完的时候就灭了。

    一是怕亮光引来野兽。另外也是现在夏日,烤着火简直是一种折磨。

    洛瑄将秋玥儿拉近自己,眼神警惕,“玥儿,一会儿进来的若是狼啊虎啊这些东西,你就躲在我身后,反正我已经受伤了,被咬一下也没事,你别害怕哈,我肯定能把它杀了,然后咱们吃老虎肉。”

    洛瑄一手紧紧拉住秋玥儿,另外一只手握着剑,紧张的伤口都崩开了。

    可能他自己也不能保证,万一来只老虎,他现在站不起来的状态,能不能把老虎给杀了。

    这话是安慰秋玥儿也是安慰他自己。

    秋玥儿听到这话,心口微动,莫名一暖,眼眶有些酸胀,低低的应了一声,拿过洛瑄给她的匕首,身子靠近他。

    虽然被这个表哥连累,她才掉下来的,刚开始也是有些气恼的。但是这半日的相处,以及洛瑄在这期间对她的下意识保护,让此时的秋玥儿选择原谅他。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隐隐的有些亮光,接着是脚步声,是人类!

    “玥儿,是有人过来了,有可能是找我们的......但也有可能不是,不过你别怕,有表哥在呢。”

    洛瑄先是放松一下,之后心又提起。若是遇到什么穷凶极恶的人类,还不如来两只老虎呢。

    秋玥儿觉得来敌人的可能性不大,现在都快午夜时间了,谁会大半夜的跑到这山谷里来?不过也不一定......

    两人挨着,听着脚步声的靠近,那人像是在找什么,脚步声一会远一会进,良久才听到一个声音,“阎护卫,这里有一个洞口。”

    听到这声音,秋玥儿完全放心,来的是熟人,不是阎一就是阎六。

    洛瑄疑惑,察觉到秋玥儿放松下来的情绪,转头,“玥儿认识?”

    “嗯。”

    “太好了,本殿差点紧张的跳起来。”

    秋玥儿嗔了他一眼,可惜什么都看不到,好吧......

    阎六带人慢慢走近山洞,有了光亮,看到两人。

    “秋姑娘。”阎六态度依然恭敬。

    秋玥儿眼底闪过复杂,“嗯,辛苦阎护卫了,不过我想我太子表哥很快就会带人过来,就不麻烦阎护卫了。”

    既然阎六找来了,估计洛翊他们也差不多要到了。

    秋玥儿心底微微惊讶,阎六从京城过来至少要一个时辰,他竟然赶在洛翊前面找到自己。

    这也是间接说明了宫瑞渊的实力吧。

    原来他不光在西北强势,刚回到京城也有了这般势力。

    是自己眼光太好了吗?偏偏看上这么个男人。

    洛瑄看秋玥儿神色不太正常,没有多问,即便伤口隐隐作痛,他还是顺着秋玥儿的话道,“本殿和表妹十几年来第一次见面,这山洞环境优美,空气宜人,本殿觉得和玥儿在这多呆几日肯定有利于培养兄妹感情,嗯。”

    洛瑄说完,自己十分肯定的点头。

    秋玥儿噗呲笑出声,心里觉得对不起这个受伤的表哥,抬头,“阎护卫,你们有没有带受伤的药什么的?”

    洛瑄的伤口就是简单的上了一些消炎止血的药,他那个包袱里净是些没用的银票和银子。被秋玥儿挤兑的时候还说什么那是为了给她买礼物,呼~生气!在这山谷,银子有个屁用!

    阎六也不多话,点点头,将几瓶药粉和绷带拿给秋玥儿。

    他带人来兴隆庄之后就查探了这边人流往来,基本排除了秋玥儿被人掳走的可能。但他还是留下人在兴隆庄继续查探。

    接着又问了熟悉这边地形的人,得知这边有个山谷,猜想着,如若秋玥儿被掳,万一不慎掉到这里,肯定会受伤。

    所以来之前就准备了各种伤药,他自己还会医术。

    如今看秋玥儿完好,就是衣服有些脏污和划痕,人很好,心中舒口气。

    转眸看看那个被秋玥儿伺候着包扎伤口的男子。

    洛瑄,洛熙国的二皇子,他竟然来了?

    秋玥儿一边包扎一边喊着,“洛瑄,不许动,马上就好了。”

    “你轻点,能不能不要这般粗鲁?吸~我不动了。”

    “我先给你上药。”说着,动手......

    “你洒太多了,这么点伤口,用那么多!”

    “我想让你早点好啊。”

    “咦?是吗?嘿嘿,那就多洒点。”

    秋玥儿白了一眼傻笑的洛瑄,眼底溢出点点笑意,拿棉签占掉一些。

    刚刚手抖一下,就出来这么多了......

    “哎呀!玥儿啊,这个绷带都长歪了,质量一点都不好。”

    秋玥儿嘴角抽抽,“我重新包吧。”

    “不用不用,这很好看,还能在上面写字呢,等咱们出去以后,玥儿可以拿笔在上面写字,然后绷带拆下来以后,我就把它们珍藏起来,这可是玥儿第一次为我包扎伤口......”

    哎~这个表哥好能说啊。

    “表哥,我第一次为你包扎伤口用的是你的衣服。”

    洛瑄一拍脑门,“对呀,我都忘了,一会一定要收起来。”说完一脸可惜的道,“玥儿撕下来的衣服都给烧了,真可惜,要不然本殿的藏品又多了一个,哎~”

    他是指外面那堆被秋玥儿用来点火的衣服碎片。

    秋玥儿真是不想理这个表哥了,但心里却是很暖。

    “表哥,你的收藏有很多吗?”

    “以前没有,以后就有了。”

    秋玥儿:......

    阎六就站在不远处,身后两个护卫举着火把站在他旁边。

    阎六眼神深邃,看秋玥儿和洛瑄两人和谐的相处,虽然对话不怎么中听,但是那种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温情,是不同于秋玥儿与主子在一起的状态。

    与主子在一起的时候,秋玥儿是那个耍宝逗主子开心的,而王爷虽然也纵容,但是却绝对没有洛瑄这般的毫无底线。

    若是没算错,秋玥儿和洛瑄两人相处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时辰。

    再看秋玥儿那笨拙却很认真的给洛瑄包扎伤口的动作,阎六瞬间在心中摇头,主子地位堪忧啊。

    在阎六看来,宫瑞渊和秋玥儿只是闹了矛盾,洛翊想趁机带秋玥儿离开而已。

    至于最后结果吗?秋玥儿肯定逃不出主子的手掌心。

    “好了,最后一个我帮你绑上蝴蝶结,又好看又实用。”

    洛瑄绝对赞同的点头,“嗯嗯,玥儿绑的真好看,等伤口好了,本殿洗澡的时候拿下来,等洗完再重新绑上。”

    “表哥,那样很不卫生的。”秋玥儿也不拆台了,顺着聊下去。

    “没事,本殿会洒上消毒药粉,再熏上一些香薰,绝对能带一辈子。”

    “呀!这样的话不都变黑了吗?不若我帮表哥缝件衣服。”

    秋玥儿话落,就见洛瑄眉头纠结的蹙起,“不行不行,我虽然很想穿玥儿做的衣服,但是玥儿根本不会做,所以还是算了吧。”

    “咦,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你连包扎伤口的布条都不会撕,怎么可能会针线活呢。”

    “表哥真了解我。”

    “我那是不舍得我家玥儿太劳累。”

    ......

    阎六看着两人这没完没了的吹捧,实在看不下去了,拿过一个护卫手里的披风递给秋玥儿。

    “秋姑娘。”

    秋玥儿转头,看到递过来的披风,又看了一眼阎六,接过来给洛瑄披上......

    “玥儿披上的披风真暖和~”

    秋玥儿嘴角不受控制的抖动,感觉再跟这个表哥相处下去,她嘴会废掉。

    阎六转身:他需要出去静静。

    半个时辰后,阎六的人听到河边有动静,前去查看,确定是兴隆庄的人。阎六点头,告诉了秋玥儿一声,然后带人离开。

    洛瑄脸色苦恼起来,“完了,要被太子哥哥骂了。”

    秋玥儿轻笑,“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嗯嗯,玥儿真好,表哥肯定会疼你一辈子的。”

    “那你媳妇怎么办?”

    “傻丫头,表哥可以偏心的。”

    “偏心谁?”

    “当然是媳妇,哈哈哈~”

    行吧,幻想总是美好的。

    洛翊走近洞口的时候就听到洛瑄的大笑声,脸色无奈与气恼一闪而过,进山洞......

    “洛瑄,你在高兴什么?”

    “呃~太子皇兄。”洛瑄的笑声戛然而止,望着悠然走近来的洛翊,“呵呵,皇兄,我在逗表妹开心。”

    秋玥儿抿嘴笑,但也跟着点头,“是,瑄表哥在给我讲笑话。”

    洛翊表情依然冷冷的看着洛瑄,“你就是这般逗玥儿开心的?把她带到山谷,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

    “呃~皇兄,我知道错了,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

    秋玥儿走上前两步,挡在洛瑄前面,“表哥,您别生气了,我没事的,反倒是瑄表哥受伤比较严重,我们要关爱病患。”

    洛翊转眸,眼神微动,轻轻颔首,“嗯,这次就饶过他~”

    “嘿嘿,谢谢表哥,那咱们快回去吧,瑄表哥的腿需要好好养养。”

    “好。苍元,净净,带二殿下回去。”

    “是。”

    秋玥儿好奇的看着从后面出来的那个叫净净的护卫,很想知道他名字的由来。

    洛瑄被苍元两人架起放在一个担架上,还不忘吩咐小厮,“脱脱,你把地上的布条收起来,那可是本殿表妹撕下来的,一个都不要少,知道吗?”

    “是,殿下。”一直站在后面,早就想冲上来的小厮应声上前,表情完全不变的去收地上的布条。

    秋玥儿表情是无法形容的无语,看来这个叫脱脱的小厮经常被吩咐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做的很顺手。

    “表妹~等一下,你们两个等一下,本殿的表妹还在后面呢。”

    听到洞外的声音,秋玥儿勾唇,“表哥,我们走吧。”

    “好。”洛翊转身与秋玥儿一起出门,眼底幽深划过。玥儿与洛瑄只相处半日便关系这么好了吗?

    秋玥儿出洞后与洛瑄并排走,“表哥,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他身上伤的虽然不重,但是伤口比较多,秋玥儿有些担心他发烧,那样就麻烦了。

    “我没事,表妹不要担心哦。”

    “嗯,对了表哥,你那个小厮还有你的护卫,他们名字都是你取的吗?”

    秋玥儿话落,净净抬着担架的手很想松开......

    洛瑄点头,“是我是我。脱脱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本店记得八岁的时候,脱脱犯错,本殿就罚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了跳进湖里。”

    洛瑄说着的时候,跟在担架一旁的脱脱脸色有点窘,不好意思的低头。

    “本殿就是想让他脱掉上衣下去的,没想到脱脱这么傻,他直接就脱光了,然后好几个宫女被他吓的大叫,所以本殿就给他取了这个名字。”

    洛瑄说完,秋玥儿也是一脸忍俊不禁,接着问,“那净净呢?”

    秋玥儿话音刚落,净净的声音先响起,“殿下,您不能让郡主吃不下饭。”

    呃~这是什么意思?搞得秋玥儿更加好奇的想知道了。

    洛瑄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对,玥儿还是别听了,反正他现在很干净。”

    “那......好吧。”

    “玥儿,你看表哥脸上这道疤有没有和你脖子上的疤很像。”

    秋玥儿凑近,点头,“确实有点像,以后瑄表哥可以跟我一起抹药膏了。”

    “嗯嗯。”

    走出一段路之后有一条小路,那里停着马车和马匹,还有好多分散开找他们回来的护卫,全都是兴隆庄的人。

    游昕昊站在马车前打量了一下没事的秋玥儿,微微松了口气。再看看被放在担架上的二皇子,这颗心呦,烦闷!

    因为一个玩笑而搞出这般大的阵仗,终于即将落幕!

    可是,回家后还有一关等着他呢。

    游昕昊不满却也隐晦的瞪了一眼那个坐在担架上与秋玥儿聊的正欢的洛熙国二皇子。

    简单寒暄,一行人上马车,离开。直接去了兴隆庄,先住到游昕昊的一个小庄子。

    坐马车晃晃悠悠到兴隆庄的时候,秋玥儿已经躺在车里睡着。

    洛翊伸手正要叫醒秋玥儿,被洛瑄抬手拦住,声音压得极低,“太子皇兄,玥儿今日累坏了,不要吵醒她。”

    “你觉得玥儿在这里能睡的舒服吗?还有玥儿身上这些衣服也需要换掉。”洛翊面无表情,声音清润。

    “皇兄你放心,我可以抱玥儿下去。”

    洛翊淡淡扫了一眼他的腿,“先顾好你自己吧。”然后伸手准备叫醒秋玥儿,又被拦住,转眸......

    “嘿嘿,那个,皇兄,我腿受伤了,可是我胳膊还好啊,我能抱动玥儿。”

    “你是想让护卫同时抬着你们两个人进去吗?”洛翊阴沉着脸,就差动手了。

    洛瑄看他脸色,想点头,最后咽了口口水,算了吧,这样好像对玥儿的名声不太好。而且玥儿今日掉进了水里,需要泡个热水澡才行......

    这样想着,洛瑄低头,轻轻摇晃着秋玥儿,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玥儿,玥儿,醒醒,我们下马车了......”

    秋玥儿睁开眼,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软软萌萌,煞是可爱!

    洛瑄看得两眼冒星星,自家表妹真是好看!

    秋玥儿揉着眼睛,“到了吗?”

    “是的,咱们下车。”

    “好。”

    庄子大门口,游昕昊站着等了半天才看到那兄妹三人下来。

    迎进府,吩咐丫鬟们伺候等等......

    一切安排好,游昕昊苦着脸往游府主宅而去,他老娘还等着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