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16 无忧,我叫无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 无忧,我叫无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了一眼苏倾城血肉模糊的手掌心,男子皱了皱眉头,他平生不喜欢的事情有许多,其中之一就是闻不得血腥。

    “我姓夜。”他往后退了一步,沉思许久之后说道,说话的同时,他盯紧了苏倾城的眼睛,试图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一些什么,可是很明显,他失望了。

    “哦,叶兄是吧,久仰久仰!”苏倾城眉眼弯弯,“哈哈”笑着再次对着男子拱了拱手,还顺便鞠了个躬,“他日若是有机会,小弟一定会报答你的!”

    男子挑挑眉梢,不置可否:“你的名字?我跟冥王倒还有些交情,回头定会去府上登门拜访。”

    “我的名字?”苏倾城低头想了想,笑得天真烂漫:“无忧,我叫无忧,定会在冥王府恭候叶兄大驾!”

    去他的冥王府吧!鬼才知道冥王府在哪里!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她就不信过了今晚,眼前这个姓叶的还能再找得到她?

    “呵呵,好一个无忧,后会有期!别忘了你的承诺。”黑衣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对着身边的一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黑衣人点点头,对着其余人挥了挥手,然后跟在男子身后转身离开。

    “主子,您方才说的碰了您之后还活着的,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子?”行了大概有百十米,黑衣人无影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男子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脑海中忽然划过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来。

    他停住了脚步,对无影说道:“你去给他送瓶药,再给他一粒血灵丹。”

    无影吃了一惊,犹豫道:“公子,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一个人,您为何会对他如此照拂?竟然连血灵丹也舍得拿出来!”

    “因为……”男子一顿,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眯了眯,邪魅的一笑几乎令天地变色。

    “因为,他说他是冥王的人。”

    无影身子一抖,擦了一把额上不存在的冷汗,“主子,梓州比不得京城,您得小心太子和四皇子他们,万一他是敌人,主子您却救了他……”

    “这个我自然清楚,那小子身材灵活,诡计多端,且没有武艺和内力傍身,伤成那样还能面不改色的跟我讲条件,最主要的,是他似乎无惧我身上的煞气。”男子低头分析了半天,也没分析出所以然来。

    “那个戴面具的人盛怒之下的一挥威力非同小可,先别让那小子死了,让人去调查一下,看看他究竟是谁的人再做打算……另外,再让人查一查那个戴面具的人,看是不是跟那个地方有关。”

    “知道了主子。”无影神色一凝,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一瓶金疮药和一粒赤红的丹药,转身又折返了过去。

    ……

    山脚的一个狭小山洞中,一个白衣男子紧闭着双目端坐在地上调息,有袅袅的热气从他的头顶挥散出来,他的脚边,放着一副银色的面具,身后的山洞口处,站着一个满脸担忧的白发男子。

    “主上!让属下帮您吧!”白发男子小心的劝道:“若是被暗巫的暗灵探查到您受了伤就糟了。”

    “你去给我查一下那人的来头。”面具男缓缓睁开了眼睛,许是戴惯了面具,他的面色有些苍白,再加上上挑的丹凤眼配着有些瘦削的下巴,整个脸庞少了男子应有的阳刚之气,处处透着诡异和阴柔,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因为那双眼睛的颜色,是紫色的,紫色的瞳孔中微波流转,隐隐透着寒光。

    “主上恕罪!属下倒认为查那黑衣人的来头并不着急,主上对苏倾城恩比天高,她却不知感激,竟然还敢出手伤您,既然您舍不得动手,属下便替您杀了她去!”男子身后的白发男子说道。

    “能让我圣妖受伤的人,这十几年来她还是第一个!”男子冷哼了一声,像是气极:“罢了游魂,你要杀便去杀吧,这世上最后一粒九转还魂丹已经被她亲手毁掉了,活该她解不了毒,解不开封印!一枚废弃了的棋子而已,丢了便丢了,只是可惜了我这么些年的谋划!”

    “她伤您不过是碰巧罢了,不足为惧,而且,主上也不必惋惜,她脸上的毒斑不解,根本不够资格去完成主上的大事!您完全可以另选他人!”游魂说道。

    “也好,我要的是一个听话的木偶,而不是一头失去控制的狼!这苏倾城的性子似乎变得跟之前不太一样了,既然控制不了她,那就毁了她吧!”

    圣妖咬牙切齿,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伤口,狭长的眼睛瞬间成了深深的紫红色,那里是他最薄弱的罩门所在,天下间除了师父和游魂,就再无人知晓,可是这该死的苏倾城却误打误撞的伤到了他!

    若不是伤到这里,别说十四个人了,就算是百十个,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主上莫气,属下一定会为您出这一口气。”游魂冷声说道。

    圣妖“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

    ……

    “血灵丹……”

    清心庵后山顶上,苏倾城将无影送来的那粒血灵丹捏在手里研究了半天,直到确定这是一粒上好的疗伤圣品之后才吞了下去,顺便还将这血灵丹里的药材配方默记在了心里。

    方才那人盛怒之下的一挥已经让她受了很重的内伤,外人之前的言笑晏晏不过是她一直在努力强撑着罢了,好在有了这姓叶的送来的丹药,她才能迅速的恢复体力。

    嗯,她苏倾城向来是有仇必报有恩必偿的主,这个恩情,她记下了!

    恢复体力之后的苏倾城将那瓶金疮药敷在手上,又撕了一条里衫将伤口包扎好,这才拖着受伤的手,用镰刀一点一点的挖出了一个坑,将慧心的尸体埋了进去,最后又用镰刀在木板上刻了四个字:慧心之墓。

    至于落款,她没有写名,只刻上了一朵无忧花。

    慧心还活着的时候,还是一尘的她曾经跟慧心说过,来生要做一朵无忧无虑的无忧花,和成千上万的伙伴们开满漫山遍野……至于一尘为何会喜欢无忧花,苏倾城大概也是了解一些的

    无忧花在植物学中又被称作不完整的花,只因无忧花树虽然被尊为佛教的圣树,可是无忧花却没有花冠,只有花苞,外人看来,总是带了些许遗憾的……而这一点,恰恰像极了一尘半人半鬼的样貌,

    但是尽管如此,无忧花也美得令人窒息,至少苏倾城自己也是爱极了这无忧花的。

    “慧心,你安心的去吧,你那么善良,阎王爷一定会记着你的好,到了阴曹地府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人欺负的……”苏倾城伸手摸了摸木板上慧心的名字,郑重的磕了一个头,“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做完这些之后,她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朝山下走去,李嬷嬷,是她要对付的第一个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