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59.阮阮娇羞:别这样,我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59.阮阮娇羞:别这样,我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脖间的瘙痒将唐阮阮刺激醒了。

    “别闹。”

    她嘟喃着,小嘴里吐出透明的泡泡。

    转头换个姿势趴着,继续睡。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唐阮阮耳朵动了动,听到男人故意唬她。

    “再睡,我就把你衣服扒了。”

    强势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席卷她的全身,唐阮阮猛地睁开眼。

    男人冷峻的面孔在眼前一寸寸放大。

    “......”

    秦霄被她呆滞的小模样儿逗乐,他右手捞住从唐阮阮肩上滑落的衣服放在桌上,左手牢牢的禁锢着她的腰,逼近了板着脸问:“趁我不在的时候,又偷懒睡觉。”

    “说说,这回怎么罚?”

    温柔的水色在男人眼底荡漾开,将他凌厉的眉角柔和几分。

    唐阮阮瞪大眼。

    “说话。”他捉起她一撮发尖儿在她小巧的鼻子上挠了下,见她没反应,又在她唇上啄了口。

    “睡傻了?”

    她猛地忆起秦昇给她说过的话,神情一恍险些栽下去,当被秦霄稳稳捞住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正坐在男人腿上。

    难怪这一觉睡地这么沉。

    “我、我什么时候坐在你怀里了?”

    她惊慌的站起来想走,秦霄不耐烦的啧一声,手一伸将人拉回来。

    “把老子的腿坐麻了就想溜?老实呆着!”

    沉冽的苛责声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可揣着心事的唐阮阮却有些心虚。

    秦霄没回来之前,她已经想好了,她并不清楚那个人和秦霄的关系,所以对那个人的话只能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秦霄到底是不是真有神经病,她没有证据,更不能妄下断定。

    被人误解的滋味儿,她从小就在奶奶那里尝过无数次。

    冒着胡渣的青色下巴搁在她细嫩的香肩上,唐阮阮任由他把玩自己的双手,忍受着脖子上的瘙痒,温声细语把刚才的事禀报给秦霄。

    “总裁,刚才你开会的时候,有人来找过你。不过你迟迟不回来,我让他留了一会就走了。”

    “我媳妇儿还知道待客了?”他饶有兴致亲吻她泛红的耳尖。

    “说说,是谁来了,总裁秘书受好评......奖金可是要翻倍的。”

    她被他撩拨的不自在,用力揉了揉耳朵上的口水,潋滟瞳孔直视他。“你不知道吗?就是上午来过办公室的那个男人,管你叫错称呼的。”

    秦霄脸色巨变,眸色开始沉冷,“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就随随便便把人放进办公室!”

    “......我以为他预约过,和你说好的。”唐阮阮委屈的冒泡,“他一口一个二弟,我怎么清楚你们的关系。我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岂敢怠慢总裁家属。何况上午他不是照样畅通无阻的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跋扈。

    唐阮阮跟个小鸡似的缩着脖子不敢说话,生怕秦霄打她。

    盛怒之中的男人当即被气笑。

    “小蠢蛋——”他仅仅勾了一下唇又拉起脸来,手指在她脑门上重重弹了下,“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你知道他和我什么关系?”

    “在我的地盘就这么让人不放心。”

    “你是祸水,自己不知道?”

    “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准随便放男人进来。”稍顿,他加了句:“女人也不行。”

    唐阮阮点点头,委屈的承认自己这个秘书不合格。

    “可是后来我又把他赶跑了。”

    唐阮阮用了“赶”这个字,秦霄翘起的唇角猛然僵涩,眸子里涌起一片黑压压的乌云。

    冷冽的薄唇紧抿下,他一字一顿问:“他都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唐阮阮被他用力掐着腰,粉唇一咬,娇滴滴的唤了声:

    “哎吆,疼——”

    “说,他到底怎么你了!”

    秦霄只要一想象到当年陶盈在房间里歇斯底里捶打那个败类,却无济于事,险些被人脱了裙子的场景,就无法在唐阮阮面前假装温柔。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要不是他及时赶到......

    “没有怎么我。他不敢怎么我。他就是想怎么我来着,所以被我赶跑了。”唐阮阮忍着疼说。

    秦霄一听,脑壳都炸了。

    妈的,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他当年给他留了条狗命,竟然死不悔改,还敢对阮阮下手?

    不知好歹的狗东西,他现在就去杀了他——

    秦霄也不管坐在他腿上的女人,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唐阮阮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疼”字还没喊出口,就看到秦霄气势汹汹的走到他的办公桌后面。

    “彭!”

    一把寒光凛凛的三尺钢刀插在办公桌上。

    “......”唐阮阮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儿,这么快病情就发作了?

    “你要去干什么?”

    秦霄拔起刀阔步朝门外走,“新买的西瓜刀还没开刃,我去试试钝不钝。”

    “我不许你去——”

    “老子今儿不宰了他,就他|妈不姓秦!”

    唐阮阮冷汗涔涔、娇躯直颤。

    她也顾不得雅观,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噔噔噔跑到他面前,张开两条小胳膊死死拦着他。

    秦霄三柱青烟直冲头顶,拿刀的整条手臂都在颤抖,他满脸凶煞,阴狠狂辣的眼神吓唬她:“让开!不然老子在办公室把你办了!”

    唐阮阮心肝直颤,她不相信秦霄能对她做出这种事。

    心一横,索性靠在门板上。

    她把两只眼睛闭的死死的,大喘着气说:“秦霄,如果你今天非要出这个门口......那请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

    “咣当”。

    三尺钢刀落地。

    唐阮阮松口气,她还未来得及睁眼,火热的唇瓣蓦然堵住她颤抖的娇唇。

    “唔......”

    她一惊,檀口微张,秦霄顺势长驱直入。

    他用力的压在她身上,五指深深插进她柔顺的发丝里,大掌描绘着她背部的蝴蝶骨,让两个人的身体更为紧密的相连。

    他吻得急了,火热的长舌娴熟的挑逗着她温软湿润的舌尖,一条腿挤在她的双腿之间。

    唐阮阮哪里能承受住他这般热情,用力抬起手在他肩膀上狠狠凿了两下。

    过硬的骨头硌得她小拳头发麻,她痛的挤出眼泪。

    “......非逼老子欺负你。”

    男人含着爱谷欠|的低哑性感嗓音从唇齿间呢喃出来,唐阮阮一怔,泪眼汪汪的用两只小手去揪他的衬衫。

    别这么粗|暴,好吗?

    “我怕......”

    秦霄把这个动作当成默许。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背后硬邦邦的冰凉感提醒唐阮阮她被压在了办公桌上。

    “捏疼了?”他撩起她的衬衫,露出她平坦光滑的小腹,细嫩柔软的皮肉上腰侧有两块青紫映入眼睑。

    唐阮阮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她坐在他腿上被质问的时候,她点点头,轻颤着睫毛不敢看他,“现在不疼了。”

    “那捏我。”

    他猛地摄住她的唇,在上面辗转啃噬着。

    一只大掌拉住她的小手儿,将它放在他紧绷滑腻的腹肌上。

    唇齿微分,他气息不稳的命令道:“捏。”

    “......”

    唐阮阮瞬间就睁开了漆黑柔软的眼睛。

    秦霄呼吸有些重,垂眸时炙热的目光对视上女人惊慌无措又有些害羞的眼睛。

    ...

    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男人的对话声,唐阮阮慌乱的想要把人推开。

    秦霄汗从额头上滴下。

    艹,这可是关键时刻,谁这么不长眼!

    “别停。”他喉结上下滚动着。

    唐阮阮:“......”

    “扣扣扣”,吴宪礼貌的请示声透过门板很清晰的落入唐阮阮耳中,“老总,花旗的老板跑到公司楼下了,您要见吗?”

    一本书砸到门板上。

    “滚!”

    吴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