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最强废材:大神相公来盘我! > 第五十五章:一片痴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五章:一片痴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刀雨隽的手紧紧握着扇骨,仔细听,会听到扇骨与扇骨之间摩擦的声音。

    “妥妥,你可知道徽元君并未从神迹里出来?”

    他故装不在乎地说着,可握着扇子的手背青筋凸起,说完话之后嘴角稍微往下撇,似乎在努力平息内心的波澜。

    容妥挂着一抹轻笑,始终是副目空一切的神态,仿佛如天空翱翔的凤凰,欲飞九天,浑身透着一股让人无端膜拜的气势。

    这样的她,让人不可宵想。

    “是吗?”她莫名反问一句,这一句轻言却刹那让刀雨隽心里猛的一沉,仿佛有什么敲击着内心,有些不安。

    她直直盯着刀雨隽,声音平缓而坚定“除了他,无人能入我眼。”

    ‘轰’,仿佛每人的心墙这一刻倾倒,崩塌。

    听着她那轻微而薄细的声线,却无故有种永恒不变的沧海与桑田的感觉,无人会怀疑她的决心。

    无论被酸雨的洗礼或者风霜的蹂躏,她的话,很有力度。

    然,在她身后的一道高长身影,却像突然萎靡矮小了。

    梵瞬此刻怔怔的站着,耳边不断回响着容妥那句:除了他,无人能入我眼。

    他低眸扫过自己左胸前,似乎能透视里面看到那颗被受折磨的,千疮百孔的心脏。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酸胀,苦涩,钝痛......

    徽元君,那个城墙上微微一督的绝世男子。梵瞬思及至此,内心生出自卑,那样的男子真叫人连恨都没资格。

    而现在的刀雨隽脸色终于有些变化,原本温文尔雅的面具因她的话而撕裂了,他是尊贵的一国太子,所有女子从来看向他的目光只会有仰望,爱慕与崇拜。

    这一次,他真心所求的一个女子,却如风抓不住。

    不甘。

    “徽元君出不来神迹,难道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刀雨隽逼近一步,眼神带着些许危险看着容妥。

    她有些好笑刀雨隽的锲而不舍,如果是原主,大概高兴疯了吧。

    “太子若执意要娶,那就得按我规矩来,打得过我容妥的便能娶,若想用太子的身份来强迫,大可试试。”

    她双手抱臂,模样无赖,油盐不进,也不怕你跟她来硬的。

    刀雨隽却突然笑了笑,扇子一打开,风度翩翩,却无奈的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难以驯服。”

    “谢夸奖。”她扯扯嘴皮,背过身就想离开,一句废话也不想再继续。

    身后的刀雨隽用扇子掩嘴低笑,说“过几日我便来带妥妥你去天功学院,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派人到宫中通知我。”

    她边走边扬扬手,看着如此我行我素连象征性的客套都没有的容妥,刀雨隽却止不住的失笑,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而他却觉得她真实自然,很是心动,怎么从前却没发现她如此独特呢?

    刀雨隽有些可惜的用扇子敲敲自己的额头,摇摇头叹息着。

    转念想到神迹里没出来的徽元君,顿时又有信心了,即便徽元君不死,但要从神迹里出来就跟进去是一样的,可遇不可求。

    也许两年,也许十年,也许无数年...

    他刚转过身要走出容府,便看见容灵带着些哀怨的注视他,欲言又止。

    他只是礼貌性的朝她颔首,后毫不犹豫的迈步踏出门槛。

    容灵把边上的花枝都折断,一地的残花碎叶,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步步为营都白费心机了,更何况她是真心喜欢刀雨隽。

    走在青砖铺置而成的过道间,两边柳絮垂坠,抚在清澈的湖面上,涟漪一圈又一圈荡开,就像此刻梵瞬的思绪。

    复杂。

    容妥蓦地停滞不前,负手而立,看着眼前风光,说了一句“你当初就是在这儿找上我的。”

    梵瞬才后知后觉从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眼前景象马上让他回想到一个多月前的情形,那时候的他目空一切,心如止水,不受凡尘侵扰。

    可如今,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除了修炼,会执迷上别的什么。

    例如——眼前之人。

    纤细的身影就刻烙在他的瞳孔之中,那姣好的侧颜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伸出手,就能摸到。

    她转身,对着梵瞬露出纯洁的笑容,小酒窝衬托下,居然有种俏皮可爱,与她以往那不羁张扬的气质不一样。

    “除了碧冗那丫头,你就是我最信任的人,那么接下来有一些事情你必须得知道,并且助我完成!”她走向他,伸手拍在他右肩。

    他余光扫过她那双洁白柔荑,再回到她精致的轮廓上,点头应道“少主请吩咐。”

    “过几天我便入读天功学院,这段时间我会与大长老炼制更多丹药提升子弟们的修为,而你与碧冗留守容府,好好替我打理一切。”

    梵瞬神色一愣,很快便道“少主独自一人前往天功学院实在太危险了,梵瞬愿伴随左右!”

    他担心她安危不假,只是更多是私心。

    想每天都见到她,即便只是远远一眼也好。

    她摇摇头,叹了一句“你的确够忠心也有资质,就是太忧犹寡断,不够野心,你必须得独当一面!”

    而她是不可能被束缚于这容府,这内陆的方寸之地。

    她有自己的血仇要清算,有自己的理想需要实现。

    不可能每时每刻留意到身边每一个人,能做的就是在她离开之时,培养好他们,能应付一切困难。

    梵瞬知道容妥非常有主见,当然明白如果自己不能够跟上她的脚步,便会被撇下。

    沉默许久,在容妥耐心等待下,他才松开紧握的双拳,道“少主,梵瞬必不会让你失望!若我足够强大,少主将来无论去哪可愿带上我?”

    他知道以她的强大,内陆必定不可能困得住,如果真的闯出外境,那时候他一定不会拖她后腿,唯独怕她像现在这样,留他镇守后方。

    他只想站于她身侧,并不想被她留下来做那个追随她背影的人。

    容妥见梵瞬如此小心翼翼,像极了被抛弃的小狗,刹是可爱。

    手掐上他那细腻的脸颊,豪爽笑道“呆子真是呆子,跟着我会很辛苦的,你不怕?”

    这一刻,他贪恋她手指间的温暖,情不自禁伸手握着这只手腕,沉声道“不怕。”

    “很好,那你得好好修炼,之前神迹收获的宝贝,特别是五鼎绝剑还有黑袍人身上的宝贝你得好好利用,等我天功学院回来之后,你必须比现在强大不止一倍,懂么?”

    “梵瞬懂。”他收敛自己刚刚过分的举动,马上松开握她手腕的手。

    “好小子。”

    她的确很满意梵瞬,也觉得自己捡到一宝贝,同时也佩服二长老容茂眼光,居然把这么好的一颗苗子抱养回来。

    她笑着转身,大步朝臧灵苑方向离开。

    而他还伫立在原地,刚刚触碰她的手放到鼻尖处,深深嗅了一下,很清淡的味道。

    跟她的人一样,人们只知道她霸气外露的外在,其实内在是一株睡莲,纯洁、温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