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美食诱获 > 第1476章 为归家不得不地狱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76章 为归家不得不地狱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我如此这般一番说辞,众人立即行动,唯有洛科斯试图拖阻我的伙伴,依然心中疑虑重重,这里只有他亲眼目睹和他一起的那些伙伴从人变成了猪的惨剧,心中对那个女人的惧怕根深蒂固。

    “他开口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试图阻挡每一个人:‘嘿,倒霉的人们,我们要去哪儿?为何期盼灾难,前往耳凯的宫居?

    “‘她会把我们全都变成猪、狼、或者狮子,强行逼迫,让我们替她看守高大的房居,同上次对待库克的情况一样,伙伴们走入他的院子,和胆大包天的挪己一起,正是此人的鲁莽断送了他们的性命!’

    “他这番话语出口,我心中思考权衡,是否要抽出长锋的利剑,从壮实的股腿边挺剑猛进,砍下他的脑袋,掉滚在地,尽管他是我婚连的近亲。

    “但伙伴们劝阻我的冲动,一个接着一个,用舒甜的话语对我说:“倘若愿意,大能者养育的王者,你可下达命令,我们将把此人留在这里,让他看守海船,由你领头,带着我们,前往耳凯神圣的房殿。’

    “在众军伴的劝说下,我放弃了杀死洛科斯的想法,也不再理睬他,他虽然出于无知而反对我,我也知道他是给吓破了胆;除此以外,也没有什么大的错误,随他去吧。

    “我的那些军伴七嘴八舌说了一通,还是想劝说洛科斯,不过没有任何效果;他们说罢,我们从船边出发,走离海滩;即使那个洛科斯亦不曾留守深旷的海船,而是跟随前往,惧怕我凶暴的责言。

    “与此同时,在那座宏伟的房居里,女主人耳凯,带着美好的意愿,浴洗了我的伙伴,替他们抹上舒滑的橄榄油,穿好衫衣,覆之以厚实的羊毛披篷。

    “时间不长,我等找见他们,他们正坐在一起,尽情吃喝,在主人的厅堂里聚集;当两拨兵朋注目相望,认出了自己的伙伴,眼里涌出如泉的泪水,动情的哭声在房居里回旋。

    “就在此时,丰美的女主人走近我身边,说道:‘拉麦之子,大能者保守的后裔,足智多谋的挪己,停止嚎哭吧,我也知道你们经历了千辛万苦。

    “‘在鱼群游聚的大海,承受了各种磨难,面对敌视的人们,在干实的陆野,每一处都和你们作对;现在,我要你们吃用食物,饮喝醉酒,以便激起胸中的豪情,找回那种精神,带着它,伴随你们。

    “你们离开近东,离开岩石嶙峋的故乡,眼下,你们萎靡不振,心绪颓败,难以忘却旅途的艰难,整日里郁郁寡欢,因为你们备受折磨,受尽了苦难,需要尽情吃喝,安息心灵。’

    “女主人如此一番言告,说动了我们高豪的心灵;我们放下心事,放开心情,进入欢宴;从那一刻以后,日复一日,一晃便是一年,我们坐享其成,嚼着吃不尽的烤肉,喝着香甜的美酒。

    “然而,当陈年临终,季节变换,月数转移,到了白昼变长的时候,我的可以信赖的伙伴们把我叫到一边,将他们的想法告诉我。

    “他们对我说道:‘该醒醒了,挪己,别忘了你的故土,倘若你命定可以得救,回抵营造坚固房居,回返家乡,你现在不该沉迷在这个女人给你的温柔乡。’

    “他们如此一番言告,说动了我高豪的心灵;我们坐着吃喝,直到太阳西沉,整整痛快了一天,嚼着吃不尽的烤肉,喝着香甜的美酒,把这当作我们再次安居乐业的最后是光。

    “当太阳下落,神圣的黑夜天使把大地蒙罩,他们平身睡躺,在昏黑的房居里鼾声如雷,就在那个时候,我前往耳凯精美的卧室,抱住她的膝盖,出言恳求,女主人听见了我的声音。

    “我开口说话,吐出长了翅膀的言语,对女主人说道:‘实现你的允诺吧,我的女主人耳凯;你曾答应送我回返;眼下,我急切地企盼回家,我的朋友们亦然;他们耗糜我的心魂,痛哭在我面前,其时你不在我们身边,但是我现在要统统告诉你,留下我们这些人,不是长久之计。’

    “听了我的请求,丰美的女主人开口答道:“拉麦之子,大能者护佑的后裔,足智多谋的挪己,我无意留你们在此,强违你的心愿;但你们必须先完成另一次远足。

    “就是前往那位地狱天使的府居,就是那位可怕的丰奈的家院,咨询那个著名的塞贝人阿斯的灵魂,一位双目失明的先知。

    “那位先知心智仍然健全,是地狱天使丰奈使他保有智辩的能力,那是众多死者中惟一的例外,而其余的灵魂只是些一些阴影,虚拂飘闪。’

    “听罢女主人这番话,我心肺俱裂,坐倒床上,放声嚎哭,心中想死不活,不想再见太阳的光明,因为我知道我一个大活人去地狱走一遭,最好的结局也是九死一生,大概率是十死无生。

    “但是,当我翻滚折腾,痛哭哀嚎,满足了发泄的需要以后,我就开口答话,对她说道:‘这次远行,女主人耳凯,谁将做我的引导?我们之中,谁也不曾驾着黑船,去过地狱天使的房院。’

    “听到我的问话,丰满的女主人答道:‘拉麦之子,大能者保佑的后裔,足智多谋的挪己,行船无有向导,你却不必为此担忧,只要树起桅杆,升起白帆,静坐船中,让顺疾的北风推你向前。

    “‘当你坐船前行,穿越阿诺斯的水流,你会见着一片林木森郁的滩头,来到丰奈的树丛,那里长着高大的杨树,落果不熟的垂柳。

    “‘见到那些异种的树木以后,你要停船滩头,傍着水涡深卷的阿诺斯的激流,然后下船,转为徒步向前,就可以进入地狱天使阴霉的家府。

    “‘在那里,勒格松,还有库托斯,这些图克斯的支流,卷入阿开荣,绕着一块岩壁,两条轰响的河流,汇成一股水头;到了那儿,我的英雄,你要按我说的去做。

    “一丝一毫都不能差!你要挖出一个陷坑,一个肘掌见方空洞,在那里泼下奠祭,给所有的死人,奠祭的物事不能出错,前后秩序不能混乱,你要先倒入拌和蜂蜜的羊奶,再注香甜的醇酒,最后添加饮水,撒上雪白的大麦。

    “‘你不但要当场奠祭,还要许下诚挚的允愿,对疲软无力的死人的脑袋献上你的祭物以外,当你们回返你家乡地面以后,你将杀祭一头不孕的母牛,那是最好的的一头,精心挑选出来专用于此。

    “‘在你的房宫,垒起柴垛,堆上你献祭的财产;此外,你将给西阿斯奉祭一头全黑的公羊,畜群中最瞩目的佳选。

    “‘随后,你要开口祈祷,恳求死人光荣的部族,祭出一头公羊和一头黑色的母羊,将羊头转向瑞波斯,同时撇过你的头脸,朝对阿诺斯的水流;其时,众多死者的魂灵会跑上前来,围聚在你身边。

    “‘接着,你要催励伙伴,告嘱他们捡起倒地的祭羊,被宰于无情的铜剑那些献祭牺牲,剥去羊皮,烧焚肉身,祈告各位天使,祷言强健的地狱天使和可怕的丰奈。

    “与此同时,你要抽出胯边锋快的铜剑,蹲坐下来,不要让虚软无力的死人的头脸贴近血边,在你发问西阿斯之前,一定要将他们统统赶走。

    “‘你做完这些的时候,民众的首领,那位先知会很快来到你身边,告诉你一路的去程,途经的地点,告诉你如何还乡,穿过鱼群游聚的大海,登上你家乡的土地。’

    “耳凯嘱咐完毕,黎明天使已经登上金铸的宝座;女主人耳凯替我穿上衣服,一件衫衣,一领披篷,而她自己,似乎是海边的天使一样,穿起一件闪光的白袍,织工细巧,漂亮美观。

    “她还围起一根绚美的金带,扎在腰间,披上一条头巾,如同以为新婚的小娘子,要送走他即将远征的新婚丈夫,不知道何时是归期,也难以预测凶险的战场能让几人归还。

    “那个时候,我穿走厅房,叫起我的伙伴,站在每个人身边,对他说话,用和善的语言:‘别再卧躺床上,沉湎于睡眠的香甜。让我们就此上路,女王般的耳凯已告诉我要去的地点。’

    “我如此一番要求,说动了他们高豪的心灵;然而,我却并非一无失误,能够全部带走我的伙伴,我们失去了裴诺耳,伙伴中最年轻的一位,战斗中并非十分骁勇,头脑亦不够灵捷。

    “此人喝得酩酊大醉,夜间休息的时候,离开朋伴,在耳凯神圣的宫居,寻觅清凉的空气,躺倒昏睡;睡梦之中,他耳闻伙伴们行前发出的声响,还有喧杂的话音,蓦地站立起来。

    “昏昏沉沉当中,压根儿不曾想到顺着长长的楼梯走下地面,而是一脚踏出房沿,冲栽着跌下顶面,当场碎断了颈骨,裂离脊椎的根端,灵魂坠入地狱天使的房院。

    “出发后,我对同行的伙伴们说道:‘你等或许以为,你们正启程回返心爱的故园,但曾经招待过我们的女主人耳凯已给我们指派了另一条航线,前往地狱天使的府居,令人敬怕的丰奈的家院,咨询塞贝人西阿斯的魂灵。’

    “众人听了我告诉他们的消息,个个心肺俱裂,坐倒在地,嚎啕大哭,绞拔出自己的头发,但此般悲戚,不会给他们带来收益,他们也无法自己回去,除非他们有胆量跳入那诡秘的大海。

    “我们来到快船边沿,回到海滩,哭哭啼啼,淌着大滴的眼泪,与此同时,耳凯已来过此地,将一头公羊和一头玄色的母羊系上乌黑的海船,轻而易举地避过我们的视线,谁的眼睛可以得见天使的往返,除非出于他们自己的意愿?

    “当众人来到海边,停船的地点,我们先把木船拖入闪亮的大海,在乌黑的船上竖起桅杆,挂上风帆,抱起祭羊,放入海船,我们自己亦登上船板,哭哭啼啼,淌着大滴的眼泪。

    “发辫秀美的耳凯,可怕的、通讲人话的天使,也许是天使装扮的女人,也许是女人模仿天使的样子,反正现在挪己已经完全搞不清楚。

    “那个原来的女主人送来一位特好的旅伴,就是顺吹的海风天使,兜起布帆,从乌头海船的后面袭来;我们调紧船上所有的索械,弯身下坐,任凭海风和舵手送导向前。

    “整整一天,木船行驶在海面,劲风吹鼓着长帆,伴随着下沉的太阳天使,所有的海道全都漆黑一片,只有我们身不由己,被海风送往地狱。

    “海船驶向地表的极限,就是水流森森的阿诺斯的边缘,那里有里亚人的居点,他们的城市,被雾气和云团罩掩;闪光的太阳天使,从来不曾穿透它的黑暗。

    “那是黑暗天使掌管的领域,因此太阳天使不能照亮他们的地域,黑暗天使凭着自己的喜好意愿,可以让自己的整个辖区漆黑如墨,也可以发发善心,放进一点微不足道的亮光。

    “在黑暗天使的统治下,无论是在升上多星天使们的天空的早晨天使掌管,还是在从天穹滑降大地的黄昏天使掌管,地狱那个地方,一如既往,始终是乌虐的黑夜天使当家作主,压罩着不幸的凡人。

    “我们上岸以后,就把我们的黑船停驻在沙面之上,然后带出羊鲜,众人向前行走,沿着阿诺斯的水边,来到要去的位置,也就是从前女主人耳凯描述过的地点。

    “当值那时,墨得斯和洛科斯抓稳祭羊,我从胯边拔出锋快的铜剑,挖出一个陷坑,一个肘掌见方,泼下祭奠,给所有的死人。

    “我亲自操作祭奠仪式,先倒入拌和蜂蜜的牛奶,再注入香甜的醇酒,最后添加饮水,撒上雪白的大麦,许下诚挚的允愿,对虚软无力的死人的脑袋进行祭奠。

    “同时我做出许愿,允诺当我回返故乡的地面,我将杀祭一头不孕的母牛,一定是最好的选送,在我的宫居,垒起柴垛,堆上我献祭的财产;此外,我将给阿斯奉祭一头全黑的公羊,畜群中最瞩目的佳选。

    “作过祀祭,诵毕祷言,恳求过死人的部族,我抓起祭羊,割断脖子,就着地坑,将波黑的羊血注入洞口,新鲜的血液散发出冲天的气味,从来没有如此强烈,我估计因为这里是地狱。

    “地狱都是死人的冥居,极少生人前来,想我们这样的活人进地狱,不是没有,就是极为稀少,所以也就没有可能在这里宰杀活物,用作牺牲献祭,因此散发出来的味道,也是极为罕见。

    “这样鲜血味道,极快地先四周散去,接着死人的灵魂冲涌而来,从四面八方而来的鬼魂涌动,有新婚的姑娘,有单身的小伙,有历经磨难的老人,有鲜嫩的少女,有受难的心魂,有初度临落的愁哀,还有许多阵亡疆场的战士,死于铜qiāng的刺捅,仍然披着血迹斑斑的甲衣。

    “死人的魂灵飘涌而来,从四面八方,围聚坑沿,发出惊人心魂的哭叫,吓得我透骨心寒,哪怕我经历过尸山血海,也不足此处的恐怖景象之万一。

    “那个时候,身在那个环境,我再害怕也要坚持住!虽然我自己已经吓得毛骨悚然,不能自己,却依然催励身边的伙伴,告嘱他们捡起祭羊,被宰于无情的铜剑,剥去羊皮,烧焚肉身。

    “我们也没有忘记,坚守心志,祈告神明,祷言强健的地狱天使,受人敬怕的丰奈;与此同时,我抽出胯边锋快的劈剑,蹲坐下来,不让虚软无力的死人的头脸贴近血边,在我发问阿斯之前。

    “然而,那些鬼魂中,首先过来的却是我的伙伴,虽然有些模糊不清,我还能依稀认识,知道那是裴诺耳的灵魂,就是那个不久前掉落楼下折断脖颈当场摔死的年轻人,他还不曾被人收葬,埋人旷渺的地野。

    “因为当时急于出发,我们留下他的尸体,放在耳凯的宫院,不曾埋人,不曾哭念,忙于应付这项使命前来地狱干事,现在在这种情形下相见,眼见裴诺耳此般景状,我不禁潸然泪下,心生怜悯。

    “我开口说话,话语如同长了翅膀,飞入那鬼魂的耳中,询问道:‘裴诺耳,你如何来到此地?这需要穿过昏黑的雾团,你步行前来,却比我快捷,我是一路乘坐我的黑船。’

    “听了我的问话。裴诺耳出声悲叹,开口说道:‘拉麦之子,大能者保佑的后裔,足智多谋的挪己,某种凶邪的灵力和过量的豪饮使我迷醉,让我不知所以,昏沉沉躺倒在耳凯的房顶。

    “‘早晨我就你们惊醒,我匆忙起来的时候,压根儿不曾想到我应该顺着长长的楼梯走下地面,而是一脚踏出屋沿,冲栽着跌下顶面,碎断了我的颈骨,裂离我脊椎的根端,我的灵魂坠入地狱天使的房院。

    “‘现在,我已经是死人,只有灵魂存在,等待你的到来,我要对你恳求,你要以那些留居家中,不在此地的人们的名义,以你的妻子的名义,你的父亲的名义,他把你养大,在你幼小之时,将你养大成人。

    “还有你的儿子己明的名义,他是你的独子,留在你王国的宫中,因我知道,当你离开此地,离开地狱天使的家府以后,你会停驻一段时间,以便制作坚固的航船,做远航的准备。

    “‘你那将要停住的地方,就是阿亚海岛,你们到那以后,在那个时候,我的王爷,我求你把我记住,不要弃我而去,不经埋葬,不受哭悼,启程回返;小心我的诅咒给你招来天使的惩罚!

    “‘你要把我就地火焚,连同我的全部甲械,垒起一座坟荧,在灰蓝色大海的滩沿,纪念一位不幸的凡人,使后世的人们知晓我的踪迹。

    “‘我请求你替我做下这件好事,了结我最后的心愿,此外,你要把我的船桨置放在坟堆上面,那是我喜爱的用具,生前划用的木桨,当作我在地下孤寂时偕同我消磨时光的伙伴。’

    “听裴诺耳说完这个最后的要求,我开口答话道:‘我会妥办所有这些,不幸的朋友,按你说的做来,不会有半点儿差池,我祈愿你的灵魂得以安息永远。’

    不知道六维时空母舰用的什么尖端技术,挪己去地狱干事的影响得以全景回放,从他们出发开始,一路全程跟随,更有地狱中的不同距离拍摄,将那些无人知道的景色全部呈现到全世界的观众面前。

    这给所有人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

    看着那些飘来荡去的鬼魂,这些一生以来从未接触的存在,让他们心脏紧缩,全体噤声,世界一片肃静。

    这个时候,就见到月亮公子每临大事有静气的功底了。

    这个时候,那个酷似马雨的男版马雨,不知都是不是大家猜测的那个男人出现,为的力挺马雨给她兑换那个价值十亿佳苑币的特殊功能,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先见其声,不见其人,这个时候赶了过来。

    不是在镜头里面,而是直接到了直播平台现场。

    众人通过既视感,更加明确,这就是马雨的哥哥,那个商场上叱诧风云的商界大亨创业奇才。

    众人对上了号,心中对刚才地狱一行的心境得到了一丝舒缓。

    就听来人,跑上直播台,拿过太阳公主的话筒,当仁不让占据中心位置,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马雨的哥哥……”

    众人心中点头:“哦,早知道了,你们两个一对照,如假包换的一个模子出品。”

    “从我妹妹的名字,就可以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你猜?”

    众人全员吐槽:“你就别故弄玄虚了!云后又雨,自然现象,这个三岁小孩都知道!”

    “哈哈!估计你们都错了,现在我自己揭开谜底,我的名字是——马雷!”

    什么?你的马雷?不是那个人,只不过是那个人的儿女?挂不得那么像,乃父乃子嘛。

    这个真够雷人的!

    哼!这也说明我们的识别能力很强,你看,你不就是马云的哥哥嘛!

    自己告知大家的名字,其实大家还是满脑袋问号,最大的一个就是:以前从未听闻,那位大亨怎么突然蹦出这么大一对儿女出来?难道奇人处处神奇,生个孩子也有奇迹?

    只听马雷继续说:“得知有这种可以让自己的年龄变大变小的奇异功能,我就不得不浮出水面,为我妹妹购买,不对,兑换!我妹妹她值得!因为她智商三百,比我多了一百!说吧,小妹你要多少年的?”

    这个马雷果然是财大气粗,一年就是十亿佳苑币,一般人恨不得将它零散拆开,可是他却多少年!

    马雨悄然一笑,说道:“雷子哥,先买一年,试试,效果不错的,再买个百八十个,你也用用,逢年过节,给老爸老妈也送上三五个,岂不比那个什么脑黑金拿得出手?雷子哥你说是不是?”

    马雷也嘿嘿一笑道:“这种小事,妹妹你说了算,哥哥只管掏钱。”

    马雨问精灵妹妹:“小姐姐,我问你,我多买几个,没有失效期吧。”

    精灵妹妹非常高兴自己的广告效果,立马就炸出如此一条大鱼,雷雨交加一起来,高兴地回答:“当然没有,我的系统出品,质量上乘,永远有效!不过有一条要求,买了以后,必须马上使用,不能在买家手里留有任何库存;如果你不懂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比喻,比如你哥马雷会一指禅高深功夫……”

    马雷正在那里占据中心位置睥睨四方傲视群雄,猛然一惊:“你怎么知道?”

    这可是马雷的独门绝技,比那个什么没有树林只有秃山的武僧厉害多了,他可以一根手指支撑全身力量,不用绳子吊亚威,在悬崖峭壁上如同小猴子一样调来蹦去。

    他一直苦练功夫,这也是他一直不在人前露面的原因所在。

    精灵妹妹妹妹嫣然一笑,当然没有告诉他她是怎样知道的,其实她知道不知道也没有真的透露,接着说:“他一指禅的用途之一,就只治病,比如马雨你肚子疼。他手指一点,甚至不用触摸到你疼痛的部位,就将你给治好了,比如收费一次一元,当然是只有你肚子痛的时候才有用,不能说你先给他十块钱,一块算这次的,其它九块用于以后的九次肚子痛,这无异于你计划你的肚子再疼九次,你这不是没事诅咒自己吗?明白为什么不能预售了吧?”

    马雨小脸红艳艳的,羞涩地说道:“人家才不老是肚子疼!可是那是说的我自己,我买了‘年轻貌美’功能不都是自己用,是送人的,送给老爹老妈的,这有什么问题?”

    精灵妹妹笑道:“那也不行!和我系统兑换东西,必须有两个先决条件,第一,就是本人同意,这个本人是使用者本人,不能是第三者!比如说你想给你老弟老妈买,你怎么知道他们想要?那个东西花钱很多,老派人一般都是财迷,这个不是贬义,是夸他们,那就是不浪费,不似你们这些小年轻,花钱大手大脚,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老人家追求的老来的平静生活,平安是福,不照你们年轻人那样的花花肠子,年轻啊,美貌啊,他们认为年轻就是不懂事,美貌就是不着调,兴安乐意当老年!还有他们的意志不能由第三者决定,他们更不喜欢第三者打乱他们的生活!平安是福,来个第三者,还福个球?难道老头儿希望自己的老太太在去年轻三士岁招蜂引蝶?或者是老太太希望自己的老头儿年轻四十岁拈花惹草?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嘴巴子没毛——办事不牢!油渣子发白——短练!”

    马雨一听,顿时觉的有道理:“如此听小姐姐一说,我就算了,不买那么多了;哎呀,小姐姐呀,我刚才听你说话,怎么听着像老古董一样,让我毛骨悚然?不看你一眼,坚定我的小姐姐的信心,都觉得换了一个人,这怎么回事?”

    精灵妹妹道:“我告诉过你们,我比你们谁都大,以为我红口白牙瞎说?既然我阅历丰富,当然可以随意转换我的口气以及说话的内容,这都是常规操作,不算啥,你习惯就好。”

    他们这里莺莺燕燕说个不休,马雷在那里矗立不动,这个时候插话:“第二个先决条件是什么?”

    精灵妹妹赞赏地看了那个愣小子一眼:“这个问题好!刚才第一个先决条件,说的是当事人的意愿,意思是,我这里的好东西,不能硬塞给任何人;第二个先决条件,就是给谁东西、给那个人什么东西、给那个人那样东西一共多少数量,都是由造物主决定的,因为这个系统的主人,就是造物主,我这个系统管理员,不过是给造物主端茶递水的小丫头而已!当然,你们不要小看我,我对你们可就权力大了,因为有些事情造物主就让我自己去做,为了是锻炼我独当一面的能力,那个历史上的杨排风,不是还当了大军的先锋官?又比有,这个系统的日常管理,就归我负责,这个系统你们看不到,可是大得很,有机会我在让你们管中窥豹,略见一斑,现在知道了吧,马雷?你们买几年的货,不是你们自己能定的,尤其不是你们觉得有钱就能定的,跟我这个系统比钱多,分分秒秒让你死得无地自容!”

    马雷倒是无动于衷,他也没有想着比钱,别说跟系统比,跟人比,他也有好几个比不过,于是他老老实实答道:“知道了,谢谢你费话。”

    他这不是说她废话连篇,而是感谢她说话给他解答问题,费了很多口舌。

    嗐,那小子练功练得脑袋有点儿笨了。

    就在这个时候,百里良骝大吼一声:“你们别闲聊了,赶紧书归正传!”

    顶点7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美食诱获,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