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当我成为一只鹦鹉 > 第七章 论看书的姿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章 论看书的姿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段明湛伸手要给柠檬挠挠,事实上鹦鹉和其他宠物猫狗一样都喜欢被主人挠挠痒顺顺毛。

    韩云很给面子,低下头示意段明湛可以为自已服务了,闭着眼睛沐浴在午后的阳光里,感受着羽毛间轻柔的触动,那滋味别提多享受。

    自实验室回来的四男一女进了教室,一眼看到绿鹦鹉被摸毛的舒服样大为心动,从没有碰过鹦鹉这类比较大型的鸟类,心里面看着痒痒的也想上手试一试手感如何,是否像看上去那样蓬松滑手。

    一个班里就他们六个人,已经不属于正规的班级配制,归属于导师名下的学生,偶尔也在教室里上课,次数屈指可数,一个星期就一回大部分上课需要讲的课程会在实验室边动手边讲解,便于学生更容易理解乏味的专业术语。

    “我也来,给摸吗?”身为班里唯一的女生,比段明湛大四岁的师姐级人物,赵佳最喜欢可爱的毛绒绒的宠物。

    听到动静没有真正睡着的韩云睁开眼睛,看到美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已,感觉颇不好意思,毕竟自已先前是个人来着,还是枚男生,现如今即使变成了鸟同样是只漂亮的雄性,对于异性的青睐天生有种害羞感。

    此类情况有可能源于自已从未谈过恋爱找过对象的因素。自已以前可是个技术宅,成天不是电脑就是电脑围着一堆代码打转,没有女生会喜欢这类型的呆瓜男,自已很不幸属于其中之一。

    “柠檬比较怕生人。”到现有为止没见柠檬允许除自已以外的人接触过,段明湛有点小担心,万一师姐上手被咬了可怎么办?

    “试试,一回生二回熟。”赵佳不死心,笑眯眯的伸出手去,心里其实同样怕被突然袭击,听说鹦鹉的喙向来属于鸟中利器,金刚鹦鹉的喙能把人手指头咬骨折。

    眼前这只看上去比金刚鹦鹉差多了,属于中型鹦鹉,看它那嫩|黄|的嘴想来也不会是看着美观的摆设。

    正当赵佳快要碰到韩云的毛时,往后退了一下躲开伸来的手,这不是害羞不害羞的问题,主要是自已不想被多人摸毛,眼睛只要没瞎不难看出站在这里的四男一女都有摸毛的意向。

    这个摸了那个摸,哪怕自已披一身厚羽都觉得浑身恶寒,万一摸秃了了毛怎么办,这几位又是刚从停尸房出来的,想想看那双手即使洗过了,曾经碰过尸体这点无可否认,浑身上下的羽毛一紧鸡皮疙瘩落一地,满脑子窜出不忍直视的画面,为了更好的珍爱生命,还是尽可能的远离陌生人为妙。

    “居然躲开了。”赵佳心里有点小郁闷,打算再试一次,不信自已摸不到。

    然而事实的真相往往格外的打击人,试了两回都没能成功,赵佳对上几人含笑的目光,撇了敝嘴道:“小师弟该不会特意训练过了吧,专门坐这里看师姐我的笑话。”上手去捏段明湛的俊脸,心道摸不到鸟毛,难道还制不了你,总得补偿一下刚刚被鹦鹉无视的受伤心灵。

    被无故捏脸的段明湛简直是欲哭无泪,辩解道:“真不是我教的,我哪有那个时间。”整天学校家里两头跑,导师交待下来的课业又多,做完就已经不错了。

    “这鸟看着挺机灵。”既然不让碰看看过过眼瘾总行吧。之后韩云没有鸟权的被几人一双双视线从头到尾扫了个遍,都有种如芒在背的冷寒感,不禁生出几许深深的感慨,果然是学医的,看东西的目光总那么另类。

    下午没课,段明湛原本的计划是去图书馆寻找资料,准备下一篇论文,柠檬来了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师兄师姐们观览完某鸟,稀罕够了自主离开,大家都有自已的事要做,一时间教室里就剩下段明湛一人。

    “你去吗,图书馆不清楚让不让带宠物进去?”段明湛没干过偷偷摸摸的事,心里直打鼓一点底都没有。

    图书馆!韩云偏头思量,是个好去处还能免费看不少书,只有一个难题摆在眼前,自已要怎么看?害怕别人看出来自已一点不像只鹦鹉,表现太另类套句老话,事出反常必有妖,自已害怕|暴|露|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对,自已该考虑的是怎么骗过段明湛把自已要看的书从书架上拿下来,放到桌子上顺便时不时帮自已翻个页?

    “放你一个飞回去,不现实。”想来想去段明湛决定带着柠檬去图书馆,到时候问问看馆的老师可以不可通容一下把柠檬带进去,柠檬向来乖巧听话从不随意便地大小便,也不叫吵不到其他看书的同学。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段明湛自座位上站起来收拾东西,把书包往胸前一背,让柠檬站在书包上,这样一来重量集中在胸前,就不会觉得太重。

    韩云还以为段明湛要把自已塞进那个不大的书包里,好在自已的担忧成为多余,站在书包上的感觉怪怪的,总觉得不太稳当,老是禁不住爪子往下用力抠。

    “晃,晃。”韩云炸着翅膀保持平衡,实在太费劲了,累得不行,如果鸟有腰的话早累断了,还不如被塞进书包里来得干净轻松。

    听到柠檬说晃,段明湛低头对上柠檬的小眼睛无奈道:“你真事多,要不进书包里,我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亏得没多少书,指着用手拿着一样累人。

    韩云一听没奈何的妥协了,实在的随着段明湛的走动,胸前的书包随着步伐起起伏伏的上下左右来回晃动,是真的难以站稳当,哪里是自已瞎挑剔。

    “来吧。”书包足够大,装柠檬绰绰有余,拿出来的书段明湛抱在怀里,这下书包就不能再放到前边来,还是得背后面,叮咛柠檬老实一点,有什么事记着叫一声。

    走到图书馆大约用时十五分钟,带着借书卡段明湛找到了当班的老师进行登记,顺便说了一下柠檬的情况,拉过身后的书包,打开露出里面的某鸟给老师瞧一眼。

    老师看是一只大鸟眉头皱了皱,过了一会才同意段明湛带鸟进去,关键在于段明湛出名的程度,这类神童级别的学生最受老师钟爱,有句话怎么讲的来?好学生总受老师偏爱,不服不行。

    “别让其他的同学看到你带鸟进去,更不可以由着鸟胡来损坏图书馆的东西,搅乱整个图书馆必要的安静。”老师嘱咐两句,“看好自已的宠物,出了事你得负全责。”最后一句实为警告,提醒学生注意分寸。

    “我明白的老师,一定看好自已的宠物。”段明湛这次为了柠檬专门申请了一间独立的阅览室,方便自已的同时又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行了。”老师摆了摆手放人进去,重新坐下来继续看之前未看完的书,时不时做个笔记,有学生进来时负责基本登记。

    “别叫啊,我们先选几本书。”段明湛走到医科类图书区域,选了几本专业书籍,刚想去自已定的阅览室,感觉到书包里的柠檬动了动,低头看去。

    韩云探出个头左顾右盼,感谢鸟类的视力极佳,一眼瞄到有趣的书籍,张嘴咬住段明湛的前襟求注意。

    “怎么了,现在不可以出来,一会等到了阅览室再放你出来透透气。”段明湛以为柠檬在书包里呆着不舒服想要出来,开口好言制止。

    韩云心下着急,又不让叫这要如何表达才能使段明湛了解自已的本意?对了,瞧自已长了个什么脑子,不让叫没说不能开口说话,叫跟说话可是两码事。要明白通用汉语的博大精深,一个词在不同的语境下有着不同的意思,干嘛光考虑表面含义。

    “书,那边。”韩云闲了老长时间,终于遇上看书的大好机会,哪能就此错过,早忘了要装傻充愣做一只正常鸟的事。

    “你也要看书!”能看得懂吗?段明湛眼底浸透出深深的疑惑,猜测柠檬有可能出于模仿的心态,看自已选了书也要选,根本没往其他地方细想,刚巧与获悉真相的机会擦肩而过。

    为了能让柠檬保持相对的安静,段明湛试着走到靠墙一侧的书架旁,那里放着的都是些有关计算机科普杂志类型的书籍,随手抽了一本,示意柠檬这总行了吧?

    只要有书看管他哪一本,反正是消耗时间的消遣读物,韩云干脆的点头,乖乖呆在逼仄的书包里。

    选好了书来到阅览室关上门,坐在椅子上书包放到桌上,示意书包里的柠檬可以出来了。

    这间阅览室比较小仅能供两个人使用,有一台连接着校内网络的电脑,有张长桌和两把椅子。

    把书包放对面的椅子上,桌上摆着书本纸笔,段明湛进入看书模式,韩云也一样,想试着用爪子和嘴翻页,又担心把书弄坏,别看咱长得萌爪子和喙一向锋利,一直有在树上打磨,要不指甲长了没人给剪,只有找块粗糙的地方磨短。

    一张薄薄的纸都能将人的手指划出一道细长的血口子,更何况自已的爪子。

    上嘴就更不可取,万一弄上口水怎么办?段明湛之前可是在老师面前承诺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能这么没信誉。自已真那么做了,拍着胸脯打的包票不就立时打了水漂,平白给段明湛添麻烦,还是不要想当然为妙。

    韩云走到段明湛手边,拿爪子勾对方的手指,成功的引起对方的注意,又走到自已的书那里,伸了伸爪子。

    段明湛狐疑的看向做着莫名其妙动作的柠檬,看不明白这是要表达哪种意思,直到柠檬反复做着一个动作,试探性的伸出手翻了一页书,就见柠檬走回去低头盯着书瞧,有模似样的在看。

    应该是看吧?段明湛不敢确定,柠檬这下老实了,被打断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自已的书上,看看抄抄,摘录一些有用的资料。

    韩云看完左右两面,就去叫段明湛帮自已翻页,心道估计对方以为自已纯属好玩,根本意识不到自已可以看得懂上面写些什么,暗搓搓的偷笑,大爷就是如此聪明又机智。

    段明湛总算弄明白柠檬的意图,管它看得懂看不懂,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帮着翻一页,几次下来都不用柠檬来回跑,形成了顾有行为习惯。

    这下韩云省事多了,事实上书上的内容没多少看头,都是些以前的知识,俗称淘汰品种过去式。还能从书中编写的程序中找到几处错误,看得自已百无聊赖十分无趣,早知道就该要本娱乐杂志看看,那上面讲的都是明星八卦,看着也d带劲。

    注意力集中于一件事上,就能很好的现时间不知不觉过得飞快,眼看太阳快下山了,段明湛才从书本里抬头,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脖子,长时间久坐,坐得都有点浑身僵直。

    “走吧,回家。”段明湛看了下表,下午六点多了,对柠檬说,“晚上吃意面怎么样?”鸟是可以吃面食的,只要盐味不太重。

    相较于韩云而言,意面只能算加餐项,自已最多吃一小截,还是用水涮过调料的那一种,吃起来勉强可以入口,总比老是吃滋养丸那种合成鸟粮好太多。

    “应该安个车筐的,里面垫上垫子,这样你就不用总站在车把上。”把书放回原位的段明湛带着柠檬离开,来到车棚取车,看了眼自觉站在车把上的柠檬兀自言语。

    站在车把上是有点滑溜,韩云挪了挪爪子,大太阳地晒的爪子都出汗了,对上滑不溜丢的车把,在抓握的力度上必要下些力气。

    骑车回家,洗手做晚饭,冰箱里有现成的半成品意面,稍做加工一下就可以吃了。

    分出一根长面条,在温水里过一下,去掉上面的酱料,留下少少的盐味,放到柠檬的专属小碟中。

    “柠檬吃饭了。”段明湛朝正站在窗台上向外张望的某鸟招呼一声。

    韩云本来站在窗台上是为看日落余辉洒向小区林林荫路上的美景,忽然现楼下阳台上有一只纯白的无一丝杂色的猫。光能看到一个弧度优美的后背,看不到正脸判断不出属于哪个品种。

    为什么韩云可以准确的判断出楼下是只猫而非其他动物?这要看下面那位的耳朵,又尖又小狗耳朵可不长这样,平时没看见楼下有只猫?这猫哪来的,不会是刚买的吧?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当我成为一只鹦鹉,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