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 拼凑 > 第六十三章:熟悉技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三章:熟悉技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哪!这是啥?!不是说我是塞尔杰斯大帝一手安排怎么出生的吗?那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退回通道,往上面的出口爬去。这次出来,我看到一个空旷的大厅,这个大厅里可以容纳两个足球场那么宽,而我呢就坐在一个高处,左边摆放着一个环绕着许多宝石的树,树着白光,像极了我见到的生命之树,那些宝石浮空围绕着它,那些宝石里还出悦耳的响声。

    我站着的地方右边是六本飘在空中拍成扇形的厚厚的书,书打开着,每一页都自己会翻动,翻页的平率很慢,我凑近了看,却看不懂上面的字。

    我从高处走下来,现脚似乎没有踩到地面,一直都是腾空而行。

    这是哪里?张一默真正的家吗?纵横居是他建造的,而他是其他世界的人,我也没听他提过在纵横居之前他们家住在哪儿。

    我一路走出了大厅,外面是宽阔的廊道,廊道左边可以看到外面,我探出头往下看,现下面是一望不见底的深渊,就好像这个建筑是飘在空中一般。廊道边上有精美的雕花栏杆,栏杆顶上漂浮着一颗颗圆形的珠子,金色的阳光从天上照下来,我有抬头往上看,天上没有云层,漆黑的天空中飘着三个圆滚滚的火球,火球在燃烧,火光如同阳光一般,照亮着我眼前的一切。真是奇观!

    这到底是哪里?

    我正要转身,一个人在身后对我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收了那三颗火球呢?”

    我转身一看,身后说话的人是一个头戴棕色高帽的男人,这个人穿着讲究,不张扬却让人感觉他的身份非常高贵。他的长相被帽檐遮住,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他的帽子着实有意思,和巫师帽子不一样,他的帽子就是那种睡觉时戴的尖尖帽,帽尾垂到地面托在身后,尾尖有一块四四方方的泛着紫色光晕的宝石漂浮跟随着。

    虽然好奇,但是我不知道说什么,本来想转身走,可是身体动不了,可能是因为在这段记忆中张一默和这个人谈了很久。我看这可能和我没多大关系,赶紧退出来继续看别的出口。

    又回到了这片记忆墙面前,我想看看更高处的那些出口,就往上爬,爬了好几层,现越往上面的出口间隔越大,实在是爬不动了,将就进了眼前这个离底层有六七层距离的出口。

    这次进去后,我看到了次仁,次仁坐在我的对面,手里拿着一本很厚实的书和一片叶子,那片叶子和我曾经在梦境里捡到的那片叶子很像,我想了解看看,可是他们交谈的语言我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叽里咕噜一大堆话,说了好久好久。

    我看着次仁一边比划一边用手指弹叶子,先是三下,然后是五下,接着是弹一下停一下再弹一下,这样做了之后,那叶子出了白色的光,这时候次仁将椰子放在书的底部,整本书就开始自己翻页,前后不到一分钟,那本书就自己翻完了。我正感到惊讶的时候,次仁笑了笑,将叶子和书递过来,张一默的身体伸手接过来,但是也就到这里为止了,在之后就是眼前一抹黑。这次我是莫名其妙的被退出来,脚滑落到了底层,屁股摔得好痛,还好这不是现世,不然我的孩子啊...

    “算了算了,看得累,回去了。”我有些怄气,拍拍屁股准备离开,可是却听到了正对我背后的出口里有人吵架。

    “你要记清楚你的身份。”这是张一摸的声音!

    “我很清楚,不过我想你可能快忘记了。”回话的人声音有些小,我赶紧靠近些听,其实我本来是想进去,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出口竟然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将我挡住,没办法,我只能趴在出口边。

    “你既然清楚,就不要来找我,我们各凭本事。”

    “就为了一个女人?”

    我趴在出口听,那个回话的人应该是刘久久没错。,张一默不要刘久久去找他?什么情况?

    “为了什么都不管你的事。”张一默冷冷回答。

    “那你何必来这个世界,你只要她你就带她走。”刘久久质问。

    “这有什么冲突?是你自己抱着愤怒不放。”张一默反驳。

    “我要修复我的愤怒,但你却一再阻止。”刘久久指责。

    “你这样做和多恩有什么区别?”张一默反问。

    “我只想修复,我的目的很单纯。”刘久久理直气壮。

    “你的目的是加尔,但尼尼也会受牵连。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她。”张一默说。

    “你的办法不可能实现,我算过了,根本不对等。”刘久久否定。

    “多恩是有备而来,即便是我将她们分开,多恩的计划仍然在进行中,这证明加尔肯定潜在中和尼尼有共通的地方,我早就说过不能用你的世界逻辑来修复你自己的问题。”张一默有些愤怒了。

    “目前为止,他被封印着,但仅此而已。你说得没错,多恩的实力日渐强大,我不可能等下去,所以我才不在乎谁会受牵连。”刘久久说完摔门而出,张一默追了出去。

    “该死,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张一默怒骂,我听到了两个人扭打的声音。

    “我不能让这一切就这么毁了,这不是你的世界,你根本不担心。”刘久久吼到。

    “每一个世界都是有存在的价值,我在努力,而你的行为才是毁了这个世界你懂吗!尼尼本身的强大是你的世界承载不起的。”张一默的拳头一下下的挥舞。

    “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的感受,你根本就不知道现在这些愚蠢的人类毁了我多少心血,我要清理这个世界!”刘久久奋力反抗。

    “奥兰特固然珍贵,但现在这个世界仍然是你的!他们愚蠢但不代表没用。”张一默劝说。

    “不!我的世界不允许愚蠢的东西出现,你知道吗,现在这群蝼蚁居然还在为了私利争斗,他们不配出现在我的世界。利益是什么?他们懂个屁!不为这个世界做出任何贡献,却每天乞求着我能够给与他们。”刘久久气得都哭了。

    张一默最后一拳头下去砸在了地板上,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你要清理,就清理吧。我的孩子出生后,会给你一个纯净的世界。”张一默在沉默许久后对刘久久说。

    刘久久不再说话,剩下的只有叹息。

    这段对话让我心情沉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刘久久和狼都希望要我肚子里的孩子了。

    我不想再在这面呆下去,起身闭目,心里想着我要出去。再睁眼,已经是外面了。

    “张一默...”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竟然舍得自己的孩子,那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交出去?还是说,他为了我可以什么都不顾?我应该怎么理解?

    “怎么了?试试吧。”张一默瞪圆了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

    “我...已经出来了啊。”看到他这张脸,我马上就做出了选择。我相信他。

    “啊?!才一秒不到!你在开玩笑吗?”张一默非常吃惊。

    “不是吧!我在里面都带了好长时间了!”我认真的说。

    张一默瞠目结舌,认真盯着我看了一会后问我:“你确定你都看到我的记忆了?”

    “嗯,看到了呀,我还看到小时候你要我爸爸把我嫁给你的场景,还有你和刘久久吵架的场景...对了,我还看到有个带着奇怪帽子的男人。那人是谁啊?”我回忆着刚才看到的,想到那个奇装异服的人,问张一默。

    “你...你看到了这些?!”张一默的反应更加惊讶,同时眼神开始闪躲。

    “我看到了。”我直视他的眼睛。“有什么不对吗?”

    “这些...你不可能看得到...”张一默的眉毛开始皱起来,“这些都是被封锁起来的记忆,你怎么可能看得到?”

    “那个戴帽子的男人是谁?是喜欢你的人吗?”我直觉这个戴帽子的男人肯定有问题,但是不想把气氛搞得很僵,只好随便扯个理由问。

    “我说这位太太,你的智慧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全面开启?不要只是面对敌人的时候才变得很聪明好不好?”张一默没好气的对我说:“那个就是多恩,多恩啊!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那你的意思就是别的男人是有可能的咯?那刘久久你是不是喜欢他?”我追问。

    “哎呀我的天啊,你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看这些的啊?”张一默无语加无奈。

    “我怀着监视你的心情啊,我又不知道你从前是不是有别的女人或者男人,现在我怀了孩子,万一你从前有人,我怎么办?”我很严肃的说。原来那个怪帽子男人就是多恩,早知道多问两句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我给你说,你刚才不到一秒的时间竟然可以进到我的记忆封锁层,这是很不符合逻辑的能力,虽然我暂时还想不出来原理,但是目前看来你应该可以直接找到加勒斯的核心记忆了。”张一默对我说:“只是我们都没有见过加勒斯核心记忆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所以你找起来或许会很困难。”

    “说到这个我倒是有几个疑问,我去过先生的记忆,但是我只看到沈爷的记忆,看到他和你的父亲还有我的父亲的场景,也看到他去了一个可能是根达亚的地方,然后我就转到了加尔的记忆。先你说这是那小伙子给我的礼物,那么就是说我这能力可能和刘久久曾经给我吃的那个东西有关,对吗?第二,为什么你有父亲?你们不是都是从奥世界过来的吗?难道你真的带上你爸爸来了?你和大圣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你总说是你讲我分开的?第三,你和刘久久吵架那段,你说我的力量强大到这个世界无法承载,刘久久就是加勒斯,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就是核心记忆。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寻找?为什么你还要寻找?你肯定知道!而出前你们也说过,核心记忆是保存身份的,虽然我对这个身份不太了解,但是它似乎是可以让一个人存在的根本,如果加勒斯把核心记忆分离出来,那么他剩下的就根本是依靠核心记忆而存在的...”我一本正经的提问,忽然外面有人进来,我心说糟了,结果哪晓得我和张一默瞬间开始下落...我去...最近要不要这么刺激!

    两三秒后,咚的一声,我们落到了地面,我抬头一看,啊...我的世界...

    我在原地坐着傻笑,真是早不开晚不开,现在居然开了。

    “这是...这是你的世界!?”张一默跟着我掉下来,眼前的一切让他没有反应过来。

    “额...对啊...我的世界...”我有些尴尬,说起来,张一默是第一次来我的世界。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张一默侧头看着我。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了?”嘿,这个人还好笑嘛,我的世界我不在这里,那我该在哪里?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不符合逻辑啊。”张一默说:“你的主体是这个世界,那你就不应该在这里啊。”

    “对...原来狼也说过这个问题...反正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加勒斯不也是这样的吗?”我自己都闹不明白,你问我?

    “唉,这个以后再说,你这个世界连时间条都没铺,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世界。”张一默环看四周,抬头看到了我写满公示的黑板:“你在研究加勒斯的公式?”

    “也不是研究,就是把它们记下来,我在神庙看到的那些公示,都是7进制和9进制的,而且都是用颜色代替数字,所以我想解开根本就办不到。”我有些沮丧,我从这么久以来和这些神打交道,我大概知道这些世界的统治者都是学霸,而我和他们比起来就是一个渣渣,要想像他们那么厉害久就得加倍努力。

    “那你怎么不问我呢?”张一默看我憋着嘴低着头,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

    “进神庙之后你就不见了,我都看不到你了,还管这些公式干什么。”我说起那时候就觉得难过。

    “好了好了,小笨蛋,我不就在这里吗。”张一默吻在我的脸颊,我脸上泛起红晕。

    “不过说起来,你怎么能进到我的世界呢?”我问。

    “目前还没有我去不了的创世界。”张一默得意的挂我的鼻子,然后起身看了看身后的树,又看了看我,摇头说:“你这个世界真怪,生命之树明明在这里,可为什么你自己也有类似的能力...你这树也和生命之树不一样。”

    “这就是我的生命之树?!”我的天!不是说生命之树是一个世界的根本吗!狼原来还吃着树的叶子!我还曾经想用小刀雕刻它的树根!作的什么死?!

    “对啊,所以你要保护好它哦!”张一默拍了拍树干,结果这可大树竟然哗啦啦掉了许多叶子下来,引得张一默又是一阵大笑。

    “唉,要不我们别出去了,就在这个世界里生活吧。”张一默蹲下敲了敲地面,树的周围亮起了一圈我看不懂的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它们亮着金光,漂浮在空中,让我想起了刚才在张一默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被宝石围绕着的树。

    “好啊好啊,你真的愿意吗?”我一听,他竟然会先说出我想说的话,有些意外,也有些高兴。

    “我当然愿意,但不是现在。”张一默笑着侧头看我,树荫下,他个子比我高,我抬头看着他,正好有风吹过,撩动了我的头,他埋头深深吻上我的唇。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这美好的一刻。

    “你这里还有门?”张一默觉得新奇,到处看,却没看到哪里有可以开门的地方。

    我叹口气,该死的仁登。“对,我这里除了我,还有另外的人。”说罢,我双手一拍,半空中打开了一道门,从里面迈出了一只脚,因为没踩到地面,结果重心不稳,“啊”的一声一个人就从半空中掉下来,紧随其后,另外两个人也“啊”的一声落下来。

    “你们三个...”我原本以为只有仁登,可没想到,眼前这一摊里面有头里伸出藤条的植物人,有尾巴上燃着火的妖怪,以及一个红男子...“你们三个死哪儿去了?混蛋!”我看是他们,高兴得破口大骂。

    “哎呀老大,我的天哪,我们总算是找到你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敲门,我们好担心你!”仁登的样貌和原来初识的大叔形象截然不同,虽然他自从归顺我之后就一直老大老大的叫我,可现在越来越变得像个孩子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我特么一个人留在山庙里你们说走就走,有一个人返回来找过我吗?”我说起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

    “garry我们找过你的,我们刚一从那个山庙出去就遇到了一大堆机枪瞄准,后来也是拖张一默的帮助才脱身的。”阿成一个怪兽的样子,嘴巴一张一合的呜哩哇啦,但我却能听懂他们的话了。

    “那你们有没有遇到我的7号呢?”我没好气的问,同时斜眼看着张一默,他那时候怎么帮助他们的...

    “客气,我就是开了个幻境把他们困在里面而已。”张一默礼貌的笑了笑。

    “你那时候还能开幻境?你那么能耐我还一心牵挂你干什么?”我生气极了,我那时候真的以为他再也回不来了。张一默尴尬的笑了笑,将目光投向那三个人求解围。

    “那姑娘说要帮你找到加勒斯的核心记忆,一个人不知道去哪儿了。”红男子立马心领神会,大声的把话题拉回去。

    我打量着这个红男子,他也看着我,风度翩翩,英俊潇洒。

    “你个狗日的混蛋!玛德害得老子在那山庙里兜圈,你特么要走你也把话说清楚啊!”我上去就是一脚,踹在红男子的屁股上,他不躲,咬着牙满脸认错的表情看着地。“你不是了不得咯?你有那石头就够了,管我们干什么?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我越说越是气,伸手一把揪着他的耳朵拧阿拧。他痛得赶忙捂着耳朵求饶,再加上另外两位妖怪的劝阻,我这才松手。

    “你叫吉野对吧。”我深深呼出一口气,压着脾气看着他。

    “对啊,你怎么知道?”他捂着耳朵委屈的看着我。

    “我当然知道啦,加勒斯给我说的啊。”我白他一眼。

    “什么?!你见到加勒斯了?!”三人一起惊讶的问我,表情之统一。

    “当然见到了,你们以为啊?就是送你们两个怪物出城的那个人,这下知道了吧?”我指着阿成和仁登说,然后转身问张一默:“你当时是不是也在场?加勒斯是不是在和你说话?”我记得当时刘久久的行为就像是在和谁说话一样。

    张一默点头,“我都说了我一直都在嘛。”

    另外两个人这时候才注意到站在树下的张一默,双手捂嘴瞪大眼睛惊讶至极。“你怎么也在这儿?!”仁登和阿成两个人异口同声。

    “进来玩玩咯。”张一默耸耸肩,摊手笑了笑。

    “哦...”三个人同时点头。真是...物以类聚啊...

    “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刘师傅?”我问。

    “这个...”三人互相看来看去,“我们没看到...”

    “是真的吗?”我严肃的看着他们三个人闪躲的眼神,有问题。

    “老婆,我已经把刘师傅送出山了,他们自己会回去的,不用担心。”张一默走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我靠!他叫我什么!老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人家好害羞!

    我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低着头不好意思,但嘴是裂开来笑得。

    “张少爷,老大有你真的是太幸福了。”仁登乐呵呵的说。

    “当然幸福咯,大帝嘛。”红男子·狼·吉野酸溜溜的说:“还说你需要别的大帝庇护,原来你早就被大帝收了。”

    “哎呀你在说什么啊,大圣只是暂时的住在张一默身体里的,当时没办法,我遇得到了加尔,大圣为了保护我才这样做的。”我解释到,“当时张一默还要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加尔来势汹汹我抵挡不了。”

    “你是不是傻?”吉野夸张的看着我,“这个人明明就是大帝,你是眼瞎了吗?”

    “我都说了他不是不是,他体内是有大圣,但是大圣也只是上次被释放出来的那一点而已,剩余的都封印着加勒斯的主体。”我觉得给这蠢动物解释起来太累了。

    “那你自己说咯,你是不是。”吉野一副无奈的样子摊摊手,看着张一默。

    “说你妹,一边玩蛋切!”我伸手又要拧吉野耳朵,他赶紧跑远。

    “garry,你说那个带我们出去的人是神,那他为什么要救我们?”阿成一张怪物脸问我,我也不知道他什么表情。

    “我也不知道,他好像是要我的孩子。”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很快的瞟了眼张一默,他果然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转身看着海面。

    “他要你孩子做什么?”阿成又问。

    “我问你啊,你现在在哪儿你知道吗?”我问他。

    “我...不知道。”阿成晃着他那个鳄鱼脑袋左看右看。

    “你现在在我的创世界里面,懂吗?”我说。

    “额...”阿成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就是另一个世界?”

    “对,和外面我们生活的那个世界一样,这是个独立的世界,你可以理解成外星球什么的,反正和你这种等级的也就只能这么解释啦~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之间,目前是没有联系的。”我满满的优越感,乐滋滋的说。

    “所以我们可以把那些好人引到这个世界来生活对吗?”阿成问我。

    “对...你大爷的对!你有病啊?!我为什么要管那些人?他们又不是我创世界的居民,来干什么?神经病啊!加勒斯就是因为觉得那些人恶心才要清理世界的,你还让我把他们带来这里?!”我怒斥阿成,真不知道他脑袋里装了什么屎。

    “你不救他们?”阿成有些诧异。

    “我为什么要救?要生要死的时候就希望别人能够当英雄,不当英雄就道德绑架,他们有哪里值得我去拯救的?我宁愿把那些动物引过来,也不要那些人。”我说。

    “可毕竟是生命啊!”阿成跟我理论。

    “你也知道是生命啦,命该如此咯。”我摊摊手,看着他。

    一边的张一默走过来对我说:“好了,你就不要吓唬他了。”

    我抬头看这张一默,这事情他也有份,说要把我的孩子给刘久久的就是他,这些人到底怎么了?他们为什么没有明白一个道理,那个创世界的人,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救,他们不属于我的世界,我也没有义务去拯救他们,而且现在根本就不是人类的问题,现在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问题啊,还管什么人类啊?他们都是加勒斯的一部分,搞定加勒斯就等于是搞定那个世界啊。

    “我们来烟山,目的是为了什么?我想大家都把话说明白吧。”我叹口气,看着面前这是个男人。

    “当然是为了阻止神毁灭世界啊。”阿成说。

    “我来这里只是因为老大你要来这里而已。”仁登说。

    “我无所谓咯,反正现在你收留了我,我什么都不想再管了。反正我们只珍视文明。”吉野晃着脑袋说。

    我看向唯一不说话的张一默。“那么你呢?”

    “我只是来完成我的任务的。”张一默说。

    “你的任务就是把我们的孩子给加勒斯吗?”我问。

    “哎哟,怎么可能,我原来也以为是你的孩子才是创世者,结果你是创世者,那么给孩子就没有意义啦。”吉野跑过来插嘴,我不理他,只是看着张一默。我要听他怎么说。

    “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有危险。”张一默看着我。

    “但是孩子呢?孩子会有危险的啊!”我说。

    张一默叹口气对我说:“尼尼,加勒斯要孩子并不是拿来吃了...”

    “加勒斯肯定会把你的孩子当作世界的一部分和自己拼合的。”吉野补充说明。

    “你放心,孩子不会有危险的,我不会让你们去承受危险的。”张一默说。我虽然觉得很生气,但是仔细想想,目前为止,刘久久确实没有伤害过我什么。我相信张一默是为了争取时间才那样说的,即便不是,他也是因为爱我才那样说的,除此以外别的理由我一概不要听。

    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都岔开话题了。我随手造房子,在里面摆满好吃的,大家坐在一起开始吃东西,阿成对忽然出现的这些非常惊讶,而张一默也是。

    “你的世界还没有立下规则吗?”张一默问我。

    “还没,我其实还不是很懂。”我吃着大猪蹄胖,张一默用手指给我擦掉嘴边的肉渣。

    “你这个世界既然没有铺设时间条,那么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在这里做准备。”张一默给我说。

    “怎么,你想和加勒斯怼了?”吉野啃着羊腿问。

    “喝你的酒吧,乌鸦嘴!我家老公是最厉害的,而且还有大圣在,加勒斯根本怼不赢我们。”我心里有些慌,之前在树下,张一默说的那句“不是现在”的时候,我就开始心慌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创世界是很有帮助的,你现在的能力刚好是我们最需要的,所以你必须更精通才行。”张一默对我说完,转向另外三个人说:“另外,如果我不在,尼尼就拜托你们照顾了,无论如何,请千万保护好她。”

    “是~大帝。”吉野虽然满脸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这都没问题,保护老大是肯定的。”仁登还是一样乐呵呵的。

    “你放心,garry我是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阿成大嘴巴张张合合,说个话嘴里的肉都快掉下来了。

    我看着张一默脸上堆满了笑容,“你干嘛没事说这个啊,来先吃饭,先不说这些。”

    他也看着我,眼神里更多的是不舍。他要干什么?不舍什么?我听不到他心里的话,或者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想?

    饭后,大家都各自休息,我跟张一默在一起,躺在树下看着海浪翻滚,兔子跑过来卧在我手边,我顺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很可爱。

    “尼尼,你想以后住在这里还是住在纵横居?”张一默牵起我的手放在他胸口,我看着天,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尼尼?”张一默又叫我,我才回过神。

    “怎么了?”我问。

    “我刚才问你,以后是想住在这里,还是住在纵横居。”张一默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

    “我...”我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只要你在哪里,我就在那里。”我说。

    “尼尼,你是怎么了?”张一默有些担心,侧头看着我,他的双眸有金光。

    “一默,给孩子取个名字吧。”我说。对,要个名字。

    “好,其实我早就想好了。”张一默忽然变得很开心,他侧身过来看着我,一只手搭在我的肚子上,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笑容,“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叫承,继承你我们两个所有的优点。”

    “张承...那如果是双胞胎呢?”我问,但我知道并不是,毕竟我和张一默都都很清楚的听到的肚子里,只有一个宝宝的心跳声。

    “尼尼,你知道不会的...”张一默看着我像个倔强的孩子,脸上有喜欢有爱。

    “我就说假如假如,你跟我上纲上线的,你不爱我了。”我撅起嘴背转过去,“你原来小时候就没依过我,现在还是不依我,我说是两个就是两个,你就得听。”

    “好好好,你说几个就几个。”张一默笑起来,伸手抱住我,头靠过来在耳后小声说:“那可就辛苦你咯。”

    “哎呀!你胡说什么!讨厌!”我脸红起来,这人真坏!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若真是两个,那第二个就你来取吧。”张一默说。

    “你偏心,都是你的孩子,你却只给一个名字。”我转过来怒瞪他。

    “哎,我没有偏心,这孩子是我们两个的,那肯定是我取一个,你取一个咯,你辛苦怀孩子,我还要强行冠名,那岂不是对你太不尊重了。”张一默笑嘻嘻的说,不过这倒符合我的想法,凭什么我生了孩子还不能有个取名字的权利了。

    “嗯,还是我老公好。”我脸上带着笑,闭上眼睛,双眼漆黑。我要知道他的计划。

    再一次,我进入了张一默的脑海中,或者说,我进入了他的记忆里。眼前还留有我之前走过的白色图案,我觉得是在一条岔路上落下去的,但是我走到岔路却没有找到那个落下去的地方。

    “怎么回事?”我自言自语,结果刚说完,我就掉下去了。这一次我掉得更深了,下落的时候我看到了之前那片满是记忆出口的墙板,不过我没有停在那一层,我落到了更下面。

    终于落到地面,周围已经不再是漆黑一片,眼前是金光璀璨,像个宫殿,宫殿中间有一块蓝色水晶,巴掌大,我走过去伸手摸,耳边居然听到了张一默的声音!

    这一下把我吓得不轻,以为他现我进入他的记忆里了,赶紧撒手,张一默的声音也消失了。

    “我听错了?”我纳闷,又伸手去摸,刚刚一碰到水晶,又听到了张一默的声音!

    “难道这水晶...我摸到这水晶就可以听道张一默的声音?”我猜测着,双手捧着水晶,认真听着张一默说话。

    他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现在对我说话...

    “虽然封印着加勒斯,但是以我现在剩余的元神,也是不够同时对抗加勒斯和多恩,要保护你,就只能让你呆在这里,决不能让你出去。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这一次我从大世界带你进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被多恩换掉了,所以你才有如此强大的能力,可无论如何我现在还掌握不了多恩究竟要你做什么。这么强大的能力肯定不是吞并加勒斯所用的,加勒斯到底隐藏了什么?该死,我一点头绪都没有。我这样怎么能让你到处走?等暂时拖延住他们我就带你走!”张一默的话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加尔为什么会被次仁改写?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帮助多恩或者加勒斯,这个人神秘的很,探不到他的想法。之前我本来可以杀了加尔,次仁及时出现,而加尔和那个肖雨遇到一起,他封锁的记忆可能会被打开,基地把他做的那里厉害,次仁是要利用这两个人把我们全部消除吗?”

    他提到了次仁!次仁可能会变成敌人?

    “从这个世界出去,还在那个地洞里面,次仁进到洞里的目的是什么?他肯定知道这一次的核心记忆是个圈套。尼尼都已经才到刘久久就是核心记忆,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是为了基地来的吗?需要更多的拼凑者而来?”

    次仁是想将计就计?如此只能毁了加勒斯,为什么他一定要毁了加勒斯呢?他们都认为加勒斯对多恩的野心计划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次仁就打算从根源解决问题?如果是这样,我要阻止的不仅仅是加勒斯和多恩,我先要阻止的就是次仁!阻止次仁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加尔和肖雨,然后将基地毁掉。

    “尼尼...”张一默忽然唤我名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竟“嗯”了一声。

    “尼尼,要阻止次仁,就必须消灭加尔和肖雨,虽然还摸不清楚肖雨的另一部分是否来自多恩,但是就目前来说,我已经不可能在灭掉他们两个之后全身而退了。尼尼,你一定要小心!我就算是元神殆尽也不能让你有任何闪失。”

    果然张一默是想...他叫那三个怪物照顾我,必定是觉得他死以后我会有危险。我不能让他去!不行!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行!

    我闭上眼从他脑海中退出来,再睁开眼,张一默金眸温柔的看着我,他心里的话我都听到了。这段时间里,我虽然可以听到他内心的话,可是一到重要关头我就什么也听不到,肯定是他为了不让我担心做了手脚。但是张一默,你别想背着我去死!

    “对了,之前我对付加尔的时候,本想和她拼合,却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压制,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

    “加尔...你不用担心她,你之后只要进入加勒斯的记忆,然后找出你想要的就行了。”张一默犹豫了一下说。

    “我只是好奇,我怎么可能打得过加尔,她从小就比我聪明,而且你也说,她保有原来的记忆,所以她天生就知道更多的事情。”我说。

    “其实没什么好奇的,她只是将公式改写了后,另外驯化了思维体。”张一摸说:“其实思维体也是我在加勒斯的世界慢慢学习的,在大世界里,思维体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张一默说:“在这个世界里,加勒斯对思维体的运用很成熟,有许多我们忽略的地方,他都改动过,比如传输,思维体根本的作用是传输,加上个体的共鸣信号,两者相融合,就成了武器。”

    “那么在大世界里,除了思维体,还有什么是可以用来攻击的?”我追问。

    “那就是魔法了。”张一默坐起身来,背靠大树对我说:“所谓魔法,其实也是计算,比如我伸手一弹指,就要计算许多东西,才可以让这一弹指打出来的威力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张一默一边说,一边示范给我看,他抬手对准海面,指尖一弹,一撮火焰如同离玄飞箭一般飞划过海面,原本平静的海面,被这一下气浪打开成两边,就像被无形的利刃将海水斩成两节,中间露出坑洼不平的海底岩层。

    “哇!”我看得眼睛都瞪大了,这么厉害!还说打不过加尔和肖雨?

    “这不过是些雕虫小技。”张一默想要继续说下去,我先抢过来问他:“那这能打过加尔吗?”

    “打过加尔?怎么可能。”张一默哈哈大笑:“这连她的头都伤不了。”

    什么!这么厉害的力量,竟然伤不了加尔的头?加尔是有多厉害!?

    “既然是被计算出来的力量,就是可以拆分解除的,她可以在瞬间将我计算好的力量通过反解来化开,那样这力量就不存在了。”张一默说:“不信你可以试试,我现在用同样的力气打你,我先告诉你我的计算结果,你知道结果反推就能回到最初计算公式,这样,力量就会被分解。”

    “啊?!太复杂的可不行啊,来个简单的吧,个位数的加减法。”我皱眉说。我心算能力不好,个位数就已经很难了...

    “不是吧...个位数?!不是这样的,凡事满1就等于是1oo%能力攻击了,就算我想做那样的运算,但是我没有那样的力量啊。”张一默看着我又是一顿笑。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有些糊涂了。

    “意思就是说,攻击别人先还要清楚自己的能力,你也看过电视,那些人不是经常说‘我只用了三分力我,我只用了半分力’就是这个意思了。”张一默给我解释:“一般不能满力打击,就达不到1,所以一般都是在o以上1以下的攻击。”

    “那不就是小数点?小数点更难计算啊...”我恨不得自己有块计算机...

    “你多练习就好了,怎么会难呢?”张一默说着就给我了一个数字,让后又给我讲了一个计算出这个数字的公式,让我待会记清楚这个公式里面的数字就好了。

    “然后呢?就记着?”我问。

    “不,你要记得数字,然后把这个公式的结果化为o。”他说完往后退了六七米,然后凭空对我轻轻一挥掌,我眼前竟然看到一弯红黑气浪奔过来!刚才的公式计算方法也很奇怪,和我写在黑板上的有些类似,我根本搞不懂怎么去理解,要怎么把这个公式化为o,只能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波起浪。

    “没事吧!?”张一默没反应过来,气浪已经将我撞开,他赶紧向我跑来,而我马上站起身,拍拍土,虽然确实痛,但还能承受。

    “没事,我就像感受下这威力而已,你别担心。我们再来。”我笑嘻嘻的要他退回去,但心里其实痛得尖叫。他这一波看起来就如同轻轻一挥手,竟然这么大力气,那我要怎么办?我算不来怎么办?

    ‘别管公式,让力量成为你的奴仆,跟随你的意愿去攻击。’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惊讶的抬头看,这声音不是这里任何一个人的,我没听过这声音!

    不等我多晃神,张一默已经出了第二次攻击,这一次他减轻了力道,气浪带着浅浅的波纹向我冲来,我半信半疑刚才的声音,对着那气浪猛扇了一掌,巴掌宽的一条白光顺势出去,撞散了张一默打过来的气浪后,直直冲他去。

    “看来你学得很快嘛。”张一默扬起嘴角,扬手停下了我打出的那道白光,那白光像是撞上了巨大的阻力,瞬间四散不见。

    “再来!”张一默扬起的手不收,轻握成拳然后用四根手指挥出一支缠绕着闪电的光箭想我飞奔而来。眼看那箭就到了眼前,我还没有反击,再往前就要戳到我的额头了,我赶紧伸手一抓,竟然将那只箭给抓住了,但同时它碎成粉末,我手里抓着的部分也如同西沙纷纷散落。

    “那再试试这个。”张一默眉毛一挑,笑起来,这一次他不是出掌,只是用手指轻轻往空中一划,竟划出了一条如狂蟒般巨大的气浪,带着如同夜叉嚎叫的声音直逼我来!我来不及反应只得双手交叉挡住,却听到耳边轰隆一声巨响,再抬头看,周围已是一片尘灰...

    “你们在干啥啊?”吉野冲过来在尘土中咳嗽,“这样很浪漫吗?尘土飞扬的...”

    “尼尼!尼尼你怎么样?”张一默冲过来,我伸手引来海里的水洒在天上,海水落下后将飞扬的尘土盖在地下。“你有没有伤到?”

    “我没事...刚才是怎么了?”我问,刚才我手挡住了脸,头也是埋着的,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

    “你还问?刚不就是你咯,放出土墙结果忽然就炸裂了。”吉野一边说一边比划,仁登和阿成也来了,围过来听刚才的事情。我看这张一默,他最清楚刚才是怎么了。

    “没错,刚才你一时情急,招了盾墙。”张一默点头。

    “盾墙!?我果真是个战士!”我哈哈大笑起来,“在艾泽拉斯我就是个战士,果然这就是命啊哈哈哈哈。”

    “你还笑,招盾墙也不知道招个好一点的,一堆土,有什么用。”吉野一边嫌弃的说一边伸手拿出他的那块世界之心石头,另一只手轻轻一拂过,一圈巨大的保护圈就出现在我们上空,将我们所有人罩在里面。

    “哇!这个我也在艾泽拉斯见过!”我惊呼,这些招式真神奇,想想从原来到现在,我都没有真正的用这些高端技能打过人,也没有见他们使用什么高端技能。

    “想学?”吉野问我,我看看张一默,他也笑笑的点点头。

    “想。”我说。

    “那好,作为交换,你的孩子要给我。”吉野指着我的肚子说。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拼凑,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