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军事科幻 > 归路遥遥 > 第一百六十章 难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章 难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壮汉喝了一肚子的闷醋,可着蛮劲折腾他媳妇。

    妇人生怕隔壁听见,不时提醒他。

    “怕啥子?哪个夫妻不这样?”妇人越说,壮汉就越得劲折腾她。妇人知晓他是喝醋了,便不敢吱声了。

    两人动静越闹越大,妇人自持不住,断断续续的出声音来。

    这声音像猫爪轻轻挠手心,微痛又痒。两人又非常人,这点声音在静夜里无限放大,在两人心头上来回晃荡。

    尘荒早已经面红耳赤,强制镇定。

    前头的叶黎因为疗伤的缘故,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本来心静如水的意识突然波动的十分厉害。他强自压着,奈何那声音越来越激荡…

    叶黎清秀的脸红如晚霞,额头上汗水直流。

    尘荒施术的手有些抖,感觉这样下去要糟,当机立断收了术法。

    两人依旧端坐着,不敢动也不说话。这种情境下,真是谁动谁尴尬。

    弹指间的光阴仿若被无限延长,每一刻走得犹如老龟漫步。老僧入定的两人均是额头汗水潺潺,内衫湿了又干。

    在这么下去,搞不好会留下心里阴影,尘荒思忖着要不要冲出去避避?在她思想拉锯间,那声音终于停了。

    那声音一停,她与叶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吁了口气。

    这简直堪比突破顶层武学还难熬!

    又静坐了大概三炷香后,那边窸窣声终于歇了,变成了壮汉的呼噜声。

    尘荒彻底的松了口气,劲一卸下来身子有些软,她抹了手心里的汗又抹干额头上的汗,往后一挪,背靠着墙。合上眼什么都不管了。

    叶黎听见动静,还是没敢动弹。直到听见绵长的呼吸声响起,他才抻拉开麻木的腿脚,挪到床榻的另一边靠躺着歇息了。

    两人睡的都有些沉,天光大亮后,妇人送了热水和装饭食的篮子,见东西未动,便上前叩响了门。

    尘荒迷迷瞪瞪的望了一眼木门,道,“芽心快去看看。”

    叶黎醒神,起身去开门。门开以后没看到人,只见地上的木盆和篮子。他一手拿一样,进门来用脚将门踢上了。

    木门嘎吱一声,吓了尘荒一跳,睁眼一看,便见叶黎拿着什么东西往桌边去了。

    “你手好了?”

    “应该是的。”叶黎放下木盆和篮子。“尘荒姑娘,热水放在这里了。”说罢,他便出去了。

    尘荒坐了一会儿起来洗漱完,就去叫叶黎进来吃饭了。

    “叶黎感觉怎么样?”尘荒看他气色还不错。

    “好多了,行动应该不成问题。”

    “那今日作何安排?”

    叶黎想了想道,“吃完饭我们便走。”

    “就我们?去哪里?”

    “此地距离下个据点不远,到那里召集护卫再做打算。”

    “嗯。那快吃,吃完赶紧走。”

    “好。”

    两人吃完饭,去找妇人告辞,妇人想着昨夜的事就觉得不好意思。

    “大姐,能否帮个忙?”

    “小娘子你说。”

    “能否把大哥的旧衣裳给一身他换换?”尘荒指了指叶黎没了一边袖子的衣袍。

    “这有啥不可以的,你等着啊!”妇人生怕她说起玉耳坠子,赶紧进屋拿了一身干净的旧衣给她。

    “多谢大姐。”

    尘荒把衣服递给叶黎后,拉着那妇人交代了一些事情。待叶黎出来时,她又叮嘱妇人一句,便和叶黎一起走了。

    叶黎换了一身粗布衣,更像个文弱书生。尘荒虽未换衣裳,一眼看去就是个小户人家的闺秀,倒也没有显眼之处。

    两人走了一阵,尘荒拨弄着手腕上的玉镯子,盘算身上还有多少家当。

    叶黎对于她的来历,半是疑惑半是好奇。若是他先前猜测的大仙,为何举止一点都不似大仙?遇事后冷静果决,似乎每个无意的举动都是有意铺垫。

    两人去村中借宿前,她突然撕掉他染了血的袖子抛去河中。又以玉耳坠子试探那妇人。到让他换装,后嘱咐妇人的种种举动来看,她绝非清修者。

    “想什么呢?”

    叶黎回神望向尘荒,现他的脚踩住了她的鞋跟。他连忙退后一步,歉意的看着她。

    “想什么呢?”尘荒复又问一遍。

    “在想尘荒姑娘。”话音方落,他反应倒快,连忙补充,“姑娘的事情。”

    “别想!我不是那种人!”

    “啊?”

    “啊什么呀?我又不是藤玉,没必要拘谨自己。”尘荒提醒道。

    “尘荒姑娘说的对。”

    两人边走边聊着。

    “叶黎武功厉害还是打仗厉害?”

    “尘荒姑娘不妨猜猜看?”

    “我猜应该是打仗厉害。”

    “为何?”

    “人家都带人埋伏到南部来了,可见有多痛恨你。”

    呵呵~叶黎被她逗的轻笑道,“厉害不至于,恨我倒是真的。”

    “哦?莫非你端了人家的老巢?”

    叶黎点点头,道,“翼王是个很谨慎的人,居无定所,每逢月圆之夜便会消失一段时间。”

    修仙问道也会借助天时地利人和的月夜,倒不会每逢月夜。

    “这翼王怕是有古怪!”

    “确是!叶黎当时所想与你相同,后特意围剿了他一次。”

    “就是你端了他老巢那回?”

    “算不上端了老巢,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捣毁了一个临时洞穴而已。”

    “洞穴?那叶黎当日可有收获?”

    “有!翼王当时无伤无痛,却十分虚弱。若非如此,叶黎也没机会站在这里了。”

    无伤无痛,月夜虚弱,消失…

    消失?

    尘荒灵光一闪,问道,“他消失的一段时日持续多久?叶黎可曾留意?”

    “七日!”

    七日?

    神族若伤重需要修补元神,远不止七日。妖族伤重,会化身汲取灵气养伤也不止七日。

    人族,排除!

    思及此,尘荒道,“这个翼王怕不是叶黎所知的那么简单。”

    “此话怎讲?”

    “我以我们所熟知的神、妖、人三界来分析比较,没有哪一界在十分虚弱的情况下,七日恢复,且每月如此!”

    叶黎虽知晓荆楚上有三界的存在,却未真正的接触过另外两界的人,所以他并不知晓,他们受伤了会怎么做。

    “譬如?”

    “神修元神、妖修灵元。若是伤重,恢复远不止七日。”

    “既是说,翼王根本不是…”

    尘荒点点头,“绝非常物!”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归路遥遥,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