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张沾沾卡 > 第七五七章 剑毁混元 至暗火焰(第二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五七章 剑毁混元 至暗火焰(第二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图泷博在唐锐遭受偷袭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得意之感,他觉得唐锐也不过如此。

    可是现在,这种让他很是得意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

    三个在他眼中,和自己老爹关系莫逆的叔叔,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候选择了躲在一旁,这让图泷博的心无比的难受。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才明白,他人要是靠得住,猪都会上树。

    此时的图泷博,心中满是愤怒和彷徨,他愤怒于那些被他依靠之人的背叛,而他彷徨的,则是现而今的情况。

    怎么办,如果老爹抵挡不住该怎么办?

    自己老爹的话,好像已经有了向唐锐求饶之意,如果唐锐一定要让自己付出代价,而暗灼之主又同意的话,那自己的下场,恐怕就真的……

    就在图泷博的心中充满了恐惧的时候,他看到了唐锐出手!

    唐锐的出手,让图泷博的脸色大变,不过瞬间,他又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父亲,不一定就不是唐锐的对手。

    可是他这边刚刚松了一口气,那暗灼之主的眼眸中,却闪过了恐惧之意。

    暗灼之主本以为自己说句好话,说不定就能够挽回局面,大不了付出一些代价。

    可是现在,他才深刻的意识到,唐锐现在,竟然要杀他!

    至理一剑,隐含着毁灭至理的一剑!

    在这一剑斩来的瞬间,暗灼之主就升起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的身躯,这一次要崩溃。

    这种感觉无比的难受,可是这种感觉,却又如此真切的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知道自己已经躲无可躲,暗灼之主沉喝一声,双手快掐动的他,疯狂的朝着唐锐点出了一点火焰。

    一点在虚空中,呈现出黑色的火焰。

    黑色的火焰,无比的诡异,黑色的火焰,让人从心中升起一股股的恐惧。

    这一点黑色的火焰在飞出的瞬间,暗灼之主的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他这一刻,几乎用咆哮的声音朝着夜晖之主等人吼道:“出手,我现在抵挡着唐锐的至理一剑,你们出手击杀唐锐!”

    夜晖之主等人的神色中,此时都充斥着犹豫,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想要击杀唐锐。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出手能够击杀唐锐吗?

    要是击杀不了唐锐,那岂不是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就在他们一个个心中犹豫的时候,暗灼之主已经接着咆哮道:“你们以为,这个时候你们不出手,唐锐就不会报复你们了吗?我告诉你们,刚刚使用永恒之夜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你们和唐锐成不了朋友。”

    夜晖之主等人的神色,变幻的更加厉害。从内心而言,他们和暗灼之主交往多年,所以更愿意相信暗灼之主的判断。

    可是唐锐强大的至理一剑,让他们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唐锐看着犹豫不决的夜晖之主等人,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话,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所以他一念之间,四个化身就直接从他的身上冲了出来。

    这四个化身从修为上看,虽然和他的本体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在这四个化身飞出的瞬间,本来正蠢蠢欲动的夜晖之主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没有把握一出手就解决唐锐的身外化身,所以在这种时候,他们觉得什么也不做,才是自己最识时务的选择。

    黑色的火焰,在和毁灭至理的接触中,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纹。

    这些裂纹虽然细密,但是随着这些裂纹的出现,那黑色火焰的威势,已经开始减弱。

    暗灼之主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很清楚,同为暗夜四君主的夜晖之主等人,已经不可能帮助自己了。

    在这种时候,自己想要活下去,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他的神识快的转动,无数能够救助自己的人,刹那间涌入了他的心头。几乎瞬间,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原始之主,我愿意臣服于你的麾下,只要你能够帮我出手这次,我将是你最忠心的仆从。”

    作为暗夜四君主之一,暗灼之主的修为比之月皇并不弱。现在暗灼之主如此的表态,等于是将自己多年的颜面丢到了一边。

    夜晖之主等三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苦涩。他们没有办法指责原始之主,因为这事情要是放在他们身上,他们也只能如此。

    毕竟,什么都没有活命重要。

    暗灼之主此刻,已经没有心思理会其他人如何看他,在他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原始之主只要救他,他就能够保住性命,而原始之主不救他的话,那么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一个死去的强者,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再去计较他人如何看待自己。

    月皇正在观看着暗灼之主和唐锐的战斗,他在听到暗灼之主的话时,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丝的不满。

    对于他来说,原始之主最得力的下属应该是他,而这个暗灼之主此时投靠,简直就是其心可诛。

    但是他并没有开口,因为他清楚,在这种时候,他最好的选择,就是什么话也不说。

    原始之主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就好似他丝毫没有听到暗灼之主的话语一般。

    感受着自己那好不容易掌握的残缺至理崩溃的越加快,暗灼之主的神色,越多了几丝焦急。

    他不想死,他不能死,他不愿意死!

    在这种时候,他一定要把握住时机。

    “原始之主,我知道你不想和唐锐为敌,但是水蓝星的一草一木,我相信你都已经搜寻过了,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这水蓝星所隐藏的,通往上古之始、太古之心的通道,不是那么容易就寻找到的。”

    说出这句话的暗灼之主,声音越急促的道:“你要想进一步寻找,就需要将水蓝星翻过来,到时候,你和唐锐一定会生冲突的。”

    “趁着现在这个时机,将唐锐击杀,这对你是最好的选择!”

    暗灼之主说出这些之后,用一种充满了悲壮的语气道:“你如果继续等待,那就是错失时机,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莫及啊!”

    就唐锐而言,他觉得这暗灼之主的话,说的非常有道理。此时的他,斩杀暗灼之主的心思,也变得越的强烈。

    可是唐锐心中很清楚,自己的至理一剑虽然能够击溃那黑色的火焰至理,但是这需要一些时间。

    如果原始之主出手的话,那么自己将会陷入一种巨大的被动之中。

    这个时候,唐锐能够做的,惟有等待!

    一旦原始之主出手,那么他将用最快的度离开这里,寻找以后动手的机会。

    原始之主一直没有动静,就好似没有听到暗灼之主的话语一般,而此时暗灼之主那黑色的火焰,已经越到了崩溃的边缘。

    图泷博此刻也真的意识到了危机,他很清楚,一旦他的老爹支撑不住,那么接下来倒霉的一定是他。

    所以在暗灼之主的话语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他就大声的朝着虚空吼道:“原始之主,你还是上古的至尊,连一个水蓝星的唐锐你都不敢出手,你就是一个懦夫!”

    月皇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乃是原始之主的下属,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要维持原始之主的威严,现在有人竟然如此的对原始之主说话,那简直就是对原始之主最大的挑衅。

    “可恶!”说出这两个字的瞬间,月皇就准备朝着图泷博出手,不过就在他要有所行动的瞬间,夜晖之主等人就朝着他看了过来。

    夜晖之主等人的目光,让月皇感到自己这个时候如果对那图泷博出手,一定会和夜晖之主结仇,而这个仇,实际上没有任何的必要。

    一念之间,月皇就冷冷的道:“小辈儿,你自己鲁莽惹的祸,本就应该你来承担,现在连累了你父亲,莫不是你觉得,因为你,还要原始之主动手不成。”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图泷博大声的道:“原始之主,你……你不配称为上古强者,你连一个唐锐都畏惧,我都为你感到羞耻。”

    暗灼之主并不吭声,如果是平时,图泷博敢于这样辱骂原始之主,他绝对要好好的教训一顿,可是现在这种时候,他已经顾不得了,既然哀求没有用,那就试试激将法。

    “啪!”

    一个耳光,重重的拍在了图泷博的脸上,刹那间图泷博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而后直接跌落在了地上。

    倒地的图泷博想要开口说话,却现自己的面容,都已经有些肿,任何话语,都说不出口。

    不过这一刻,图泷博并没有生气,相反,他此刻还充斥着激动的朝着虚空嚷叫。

    暗灼之主的眼眸中,同样闪过了一丝欣喜,他已经支撑不住了,如果原始之主执意不来,他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幸好,图泷博的不管不顾,终于招惹的原始之主有了反应。

    “原始之主,我愿意臣服于您,还请救我一命!”暗灼之主大吼,声音中充满了激动。

    而就在他说话之际,就听原始之主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唐锐,这一次就到此为止,你意下如何?”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我有一张沾沾卡,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