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军事科幻 > 西关往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繁星映海(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一章 繁星映海(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群星闪耀的高空。令人如痴如醉的景色称得上是“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提到星河,就不得不说我曾经在七月初七的时候梦到自己化身为喜鹊,展翅高飞地去星河上搭桥,然后碰上了牛郎和织女在上面桥震。

    清风拂过,凉爽的夏季海风沁人心脾。不过今晚海边的人屈指可数,目光可见的只有一个耍花枪的口中振振有词的老头。

    老头聊发少年狂,左耍枪、右牵黄。看上去这个虎背熊腰的老头很是孔武有力,跨栏背心下那膨胀的像是打了蛋白激素的肌肉一览无遗。

    老夫子的枪法着实一绝,挑、扫、捅、刺,估计可以去武术表演大赛上拿个重在参与奖。

    “好!我对你敬仰犹如黄河决堤、长江泛滥,滚滚东流、滔滔不绝呀。”试图吸引老头注意力的我高声喝道。

    视力不济的老头箭步走上前来,捋了捋标志性的山羊胡须,对我上下打量一番“你也懂武术?”

    我一蹬腿一摆手,露出了行家人的架势“是啊,鄙人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太平间里吼一声,没一个敢喘气的。”

    “道兄,佩服佩服。”拳怕少壮的老头拱了拱手。

    经过一番交流,得知身强体壮的老爷子为了补充营养,每天必须要喝新鲜的纯牛奶。怎么个新鲜法呢,就是直接钻到奶牛屁股下面,用嘴直接唆着喝。

    有的时候,蹲在下面的老爷子时间长了能一直喝一天。这么说吧,老爷子什么时候停,主要取决于奶牛什么时候坐下来。

    意气风发的老头脸色通红、越说越带劲儿“当年的我内练一股气、外练筋骨皮,一个打一百多个都丝毫不怂,从幼儿马路一路打到成人大街,奋战一天一夜的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那可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一百多个怕是一人一口酥都把你砸死了吧?”自讨没趣儿的我质疑道。

    “大人说话,小孩别捣乱。我看你这是心中不服,那我们来比划比划。”下不来台阶的老头说罢就要强行比试一番。

    刀枪无眼,赶鸭子上架的我索性只好赤手空拳地与他斗武了。

    老头的拳法可是失传多年的虎猴双形,左手猴子偷桃、右手黑虎掏心,这阴险的一偷一掏,弄得我叫苦连连。

    不一会儿,外强中干的我就被老头放倒在沙滩上,一个浪头打在了我的圆饼脸上。

    心满意足的老头见好就收,扬长而去。

    一旁嗑瓜子看戏的嘉宝连忙把我扶起来,抖了下我衣服上的沙子“你丫没事吧?”

    “莫的事,”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口干舌燥的出神地望着嘉宝,“我突然也想喝牛奶。”

    嘉宝扣紧了衣服,轻轻地扇了我一巴掌“你这是想喝么,你分明是馋人家的,你下贱!”

    出于海风的吹拂,娇小玲珑的嘉宝的空气刘海被吹得七零八乱,头帘在她的细叶弯眉前不规律地晃动着。

    嘉宝今天涂了暗红色的口红,点绛唇在灿烂的星光下闪闪发亮。

    身姿柔弱的她在唐朝肯定不算个美人,但此时此刻在我眼中却是如同天上掉下来的不是脸先着地的林妹妹。

    “你想不想……就是……”

    “我想去游泳。”嘉宝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说时迟那时快,不由分说的嘉宝跳进了卷起千堆雪花的大海里。

    本着妇唱夫随的精神,扔下衣服、鞋子、手机的我亦跳进了有些凉凉的海水里。

    “你说我们一起泳到对岸去如何?”狗刨划水的嘉宝在浪花一朵朵里喊道。

    “大姐,这个是太平洋!”

    “只是个不成熟的建议罢了。”

    远方传来剧烈的爆竹声,我和嘉宝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根据见多识广的大脑判断,是有夜间扰民的家伙在放烟花。

    远远望去,烟花像一朵盛开的红色玫瑰,有的烟花放上天先是一个小圆圈,接着像水波一样一圈一圈地放大,然后像喷泉的水珠一样散落下来……

    此起彼伏的烟花交织在一起,把夜空妆扮得如同灯火辉煌的大唐宫殿一样,耀眼夺目。

    “好漂亮啊,不过我不是指烟花。”我盯着眼睛如水的嘉宝说。

    泡在海水里的嘉宝调皮地向我扬了些水花,她被浸湿的头发也成了一缕缕的黑色麻花。

    深呼了一口气的我又说道“其实我是个不会水的旱鸭子,只是平日里喜欢看蝶泳项目,学了些皮毛。我们该回去了,否则一会我要殒命于此了。”

    心疼准相公的嘉宝点了点头,奋力地拖着我向岸边游去。

    这是我第二次下水,上回是刚下去就腿抽筋了,差点在泳池里翘了辫子。我想起那天在泳池里的扑腾,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而此次旅途,又感触颇深。我愈发觉得结婚和度蜜月是次序颠倒的,该先是舟车劳顿地旅行,若是旅行归来,双方还没有彼此厌恶、吵嘴翻脸,那么再结婚亦不迟。

    毕竟旅行所带来的一系列的芝麻绿豆的事情都是非常繁琐的,事实上爱情这东西没个准数,这会儿甜腻得要死,非要嚷嚷着结婚;改明儿说不定两人就互相往死里贬,又跑到民政所里退货退婚。

    上岸的嘉宝侧着头拧了拧湿漉漉的头发“只有这冰凉的海水才能拂走我此刻内心脆弱不堪的阴霾。”

    “何阴霾之有?”哆哆嗦嗦的我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我其实一直想对你说件讳莫如深的事情。”嘉宝边说边把之前放在沙滩上的外套披在了我身上。

    我掏了下耳朵里的水“除非是你像变戏法那样突然单膝跪下,然后像老套求婚剧情似的从背后摸出一只钻石戒指来。否则,其他的事情恐怕难以打动我的心。”

    “那就不告诉你了。”嘉宝又耍起了小性子。

    我正想穷问不舍、一问究竟,但是沙滩上的手机短信铃声响了,内容大致是姑妈苦心麻婆地警告我到之前约定的时间了。

    “嘉宝,我想该打道回府了,对你关爱有加的姑妈催我们了。”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回去,姑妈好烦。”坐在沙子上的嘉宝拖着腮帮,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星河。

    “不太好吧,神机妙算的姑妈肯定会琢磨着是我把你拐跑了,到头来背黑锅的我可是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啊。”

    把耳朵竖起来的嘉宝听完一言未发,见我冷得缩成一团,于是她凑过来搂着我取暖,然后轻轻地咬了下我的耳坠。

    夜色已黑,四下无人。

    贴过来的嘉宝保持着沉默是金的样子,她的体温有点烫。

    说来也奇怪,我这辈子是比较诡异的不合群的,其他人觉得轻而易举的接触,诸如拥抱、握手、放水部位的前列线检查,我都会觉得非常不自在。

    但是在偌大月亮下的海边上,我却十分乐意跟嘉宝依偎在一起,或许这就是童话故事里人们口口相传的爱情。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不曾拥有一个真正的家庭嗜酒如命、早早就躺进了棺材的父亲,木讷寡言的摩登老妈,脾气暴躁到像随时都会爆炸的气球一样的姐姐。

    情感断片的我冥冥之中一直认为自己生命里缺少点什么,我也不厌其烦地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

    此时此刻,我坐在有些让屁股着凉的沙滩上,我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那就是我的眼前人——嘉宝。

    网址77dus.com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西关往事,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