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明鹿鼎记 > 【0782 新媳妇新姑爷回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782 新媳妇新姑爷回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韦宝讪笑一下,暗忖我能不多想吗?你要是不想让我多想的话,这种事情你别告诉我啊。

    合着你倒好,在我大婚的当口说我媳妇是你的心上人,你让我咋个想法?

    想到美艳无双,与吴雪霞和张美圆一样都是举世无双的超级大美女的朱由校的皇后张嫣。

    韦宝就感叹,曾经在皇宫见过张嫣的韦宝,一直觉得能娶到张嫣,此生是真的没啥遗憾了啊。

    这件事也一再证明,老婆,果然还是别人的比较香。

    婚礼继续,这回有了皇帝的亲自主持,更加显得这场婚礼浩大,庄严,高贵到了皇族水平!

    别说是大臣的婚礼,就是大明哪一家王爷成亲,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由皇帝亲自主持婚礼的呀、

    这真是亘古罕见的荣宠了。

    魏忠贤亲自扯着嗓子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更是一下子让婚庆达到了最高峰。

    众人等韦宝与张美圆行礼完毕之后,又一起对着皇帝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韦达康和黄滢跪在儿子边上,简直如同身处云里雾里。

    不知道韦家是那一辈子积了大德,到了韦宝这一辈,居然跟皇帝扯上了这样良好深厚的关系了?

    皇帝主持大婚,简直想都不敢想。

    吴襄和吴祖氏则吓得心惊胆战,两个人不由觉得让韦宝写下那张五千万两纹银的欠条,真的很傻很天真,很失策!

    这要是韦宝要想弄吴家,让皇帝下个啥圣旨,吴家还不立刻满门抄斩,全家人头落地啊?

    自己若是想让雪霞幸福,就不该如此要挟韦宝。

    吴襄和吴祖氏忍不住互相看了眼。

    吴祖氏轻声道“把那欠条还了韦宝!反正再过两个月雪霞就要嫁到韦家去的,我们要是真心对女儿好,再多的银子也不能贪。”

    吴祖氏想问题很深远,她想的是,女儿若是一直在倒是还好,韦宝对女儿爱护有加,不会对吴家怎么样。

    但是以韦宝现在的态势,若是女儿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啥的,吴家满门可能真的要遭殃!

    韦宝现在不但拥有强大的势力,更可怕的是,韦宝这和皇帝的关系,换了谁不害怕啊?

    吴襄点了点头“等明日走之前,我找个机会的吧,今天是韦宝和国公之女大喜的日子,估计没有机会了,等会我先对雪霞说一说,省得她这两天一直对咱们绷着脸,我心里也不好受。”

    吴襄说罢笑了笑,真没有想到居然是妻子主动提出来把五千万两纹银的欠条还给韦宝,简直让他无法想象,他以为妻子会舍不得这么多银子呢,毕竟妻子平时是见钱眼开很吝啬的印象。

    吴祖氏叹口气道“不是咱们的,求也求不来,不是咱们的银子,拿不稳啊,只要韦宝一直对雪霞好,就算弄不来五千万两,弄个千万两银子可能还是不难的,最关键,那五千万两纹银还得等二十年,谁知道过了那么多年,会出现多少变数?”

    吴襄一怔,苦笑了一下,看来是他高估他媳妇了,吴祖氏不是变了,而是想的比较全面。

    韦宝与张美圆已经牵着大红绸子大红花一起被送入了洞房。

    韦府上下则到处摆满了酒席,外面整条胡同也开始上流水席。

    不上流水席真的不行,人太多了。

    而且韦宝下了命令,今天所有来人都能敞开了吃,包括观礼的老百姓也得到分发喜米的机会。

    一帮内阁大臣与皇亲国戚们都不见得有机会与皇帝同桌饮宴,只有首辅顾秉谦,东林党次辅朱延禧,以及一些极其重要的老臣和与皇帝关系非常近的宗亲老者才有资格与皇帝同桌饮宴。

    朱由校心情大好,不断与人攀谈。

    平时朱由校也不是不爱说话,虽然内向,但是朱延禧这些曾经当过他老师的老臣属于熟人,朱由校对熟人还是挺有话说的。

    只是每次朱由校与大臣说不到几句话,这些人就会把话题扯到党争上,对其他大臣不停攻讦,不停的告状,或者搬出一大堆难以决断的国家大事给朱由校决断。

    令朱由校烦不胜烦!

    长期这样,朱由校才对大臣很抗拒,甚至对上朝很抗拒,甚至连见大臣的面都不想见了。

    但是自从韦宝搞起了文字清查之后,自从韦宝执掌了都察院和大理寺之后,朱由校惊奇的发现大臣们告状的少了,平时告状的奏本也很少了,现在他上朝,魏忠贤的人和东林党的人居然也不怎么吵架了?

    朱由校不傻,知道这些都是韦宝的功劳,韦宝搞的考选制度和文字清查,搞的大臣们人心惶惶,每个人都人人自危。

    这样的背景下,显然与对立政党势力的争斗就退到了次要地位,保命才是主要的啊。

    而且,包括东林党大臣在内,所有人似乎都对他这个皇帝重新尊敬起来了,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对他这个皇帝吹胡子瞪眼,甚至动不动就在他面前要一头碰死。

    在韦宝搞文字清查的时候,也有许多大臣选择一头碰死,但是后来这种人很少了。

    因为大家发现,就算是一头碰死了又怎么样?

    都察院的人该查还是会接着查下去,绝不会因为你碰死了,就放过你家。

    所以为了家族,为了九族,只能讨好韦宝这样的人,只能讨好皇帝一条路。

    韦宝与张美圆在洞房中。

    韦宝觉得有点尴尬,才认识三天就成亲了,这很古代。

    张美圆坐在床边,蒙着盖头。

    韦宝坐在桌边,圆圆的红木桌子,十分名贵,桌上的器具也全部是黄金沉香木打造,天地会光是对总裁的新房重新装饰就花费了十万两纹银!

    活这间房间是整个大明最贵的房间也绝对不过分。

    皇宫也找不到这么奢华的寝室。

    韦宝吃着花生瓜子,喝点小酒,对张美圆笑道“我现在帮你揭盖头吗?会不会憋闷、”

    张美圆粉脸羞得通红,没有吱声,暗忖这事你来问我做什么?现在我是你的妻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韦宝并没有想冷落张美圆,没几分钟就走过去了,用跟棒子将张美圆的红盖头挑开。

    张美圆的姿色不输给吴雪霞,身段也绝不输给吴雪霞,一样的倾国倾城,更不用说堪比皇族的家世。

    这实在是韦宝能在大明找到的最高等级的妹子了。

    但韦宝似乎少了一点点心动的感觉,尤其想到这个还有些陌生的妹子现在已经是自己的正妻,就更加彷徨。

    重生穿越这么久了,韦宝的心思也有点被这个时代同化了。

    古代人对于正妻是很看重的,糟糠之妻不下堂,这点非常重要,这是要与自己一辈子相濡以沫的女人啊。

    “我们好像还没有说过什么话,是不是?”韦宝问道。

    张美圆粉脸羞得通红,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相公想说什么,妾身陪相公说。”

    韦宝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感觉还是直接那啥更能增进彼此感情。

    反正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他是不会等到什么彼此有了感觉再那啥的。

    韦宝很清楚,如果今天冷落了张美圆,会让这个少女留下一辈子的遗憾。

    韦宝从兜里取出一盒套子。

    张美圆看见包装很稀奇,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再看见包装上那羞人的画面,一个女子穿着只能遮住重要部位,不由的更加害羞,同时芳心怦怦狂跳,不知道韦宝接下来要做什么。

    韦宝倒是很熟练,放下了床帘,刚要将美女扑倒,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韦宝的熟练,导致有点不像新婚之夜,倒有点像是一次约一炮。

    如果当成一次约一炮的话,有张美圆这种素质的大美女,韦宝还是会感觉很开心的。

    光闻着张美圆身上浓郁的香气,看着那张精致绝伦的脸蛋就够让人舒服的了。

    张美圆没有明白韦宝是啥意思,害羞的问道“相公说什么、”

    “我是问你,要不要先吃一点东西?饿不饿?桌上有酒菜。”韦宝道。

    张美圆轻轻地嗯了一声,羞臊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韦宝微微一笑,“那就先吃点东西,你来陪我喝几杯酒,先培养下感情,也能补充一点能量,等下好更加尽兴,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你放松一些。”

    张美圆闻言,含情脉脉的看着韦宝“妾身会一辈子忠于夫君,一生不离不弃,永不相负。”

    韦宝见张美圆说的认真,估计这句话在张美圆心里已经装了很久了,也很是感动,用手背在张美圆的粉脸上轻轻地摩挲了一下,点头道“我也会对你一生不离不弃,永不相负。”

    张美圆闻言,眼泪就下来了。

    “别哭啊,大喜的日子。”韦宝急忙道。

    张美圆赶紧擦了眼泪,“不是,我是高兴的。”

    “来吧,吃点东西,早点歇了,后天咱们去你家行了回门礼节,你便留在京师,我前往外地办事。然后我会带你一起去辽东的。”韦宝道。

    张美圆乖巧的哦了一声。

    韦宝之所以要带张美圆去辽东,一方面是娶吴雪霞的时候,张美圆这个正妻需要在场,这是礼节,另外也不放心让张美圆与自己分开,怕生出什么波折。

    凡是自己身边重要的人物,韦宝都保护的很好。

    韦宝潜意识中,随时做好与大明朝决裂的准备,只是不方便说。

    之所以能做事干脆果断,正是因为韦宝时刻做着这种准备。

    韦宝牵着张美圆的手,简单的吃了些酒菜,便带张美圆去睡了。

    虽然做之前有点例行公事的感觉,但是具体过程,韦宝还是挺尽职尽责的,在床上的表现足够称之为一个好丈夫。

    整了至少两个时辰,把个黄花大闺女折腾的够呛。

    张美圆在清楚了套子是啥用处之后,哭了,以为韦宝不想让她生育。

    韦宝想了想,也就没有戴了,反正现在都成亲了,以后弄出孩子也名正言顺,便不戴了。

    次日睡到日上三竿,一对新人仍然紧紧相拥。

    还是黄滢亲自前来叫醒,“小宝,美圆,起来拜祖先了呀。”

    张美圆闻言,一下子惊醒,看见自己雪白的手臂整个搭在韦宝的胸口,不由害羞的转过身躯。

    韦宝微微一笑,答应了门外的黄滢一声,并没有多尴尬,作为老手,这一年当中,他至少平均一个礼拜和女人欢好一次是有的。

    一对新人在侍女们的服侍下洗漱穿戴,从新房出来,都是神采奕奕的。

    虽然昨晚没少整剧烈的体力运动,但都是年轻人,恢复的快,而且人心情好的情况下,会更显得神清气爽。

    吴雪霞、王秋雅、杨雪、熊欣儿、贞明公主见韦宝与张美圆颇为恩爱,则都不由的有些吃醋。

    尤其是吴雪霞,眼圈都红了。

    韦宝见吴雪霞有点凄苦的模样,心里不由有点内疚,还真是新人胜旧人呢。

    其实韦宝与吴雪霞也就是牵牵手的阶段,丝毫没有过逾越举止。

    吴雪霞是想着自己还没有与韦宝做夫妻,被别人抢了先,心里有点难受。

    在韦达康与黄滢的带领下,进行了简单的祭祖仪式。

    虽然韦达康和黄滢出身寒微,但是现在韦宝荣华富贵加身,韦家早已经是大明数得着的大户人家。

    所以一切规制都是按照豪门大户的规制来的,虽然简单,却一点不马虎。

    跪拜上香完毕。

    黄滢喜滋滋的拉着张美圆的手,娇嫩的小手软绵绵的,惹得黄滢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道“好,真好,美圆,你是国公府的女儿,显赫富贵,到我们韦家这样的小户人家来,还习惯吧?”

    黄滢不是客气,是真的这么想的。

    却把张美圆有点吓到了,急忙跪下道“婆婆,千万不能这样说的,美圆嫁到韦家来,生是韦家的人,死是韦家的鬼,婆婆就是我的亲娘,美圆自幼娘亲就过世了,一定会像亲爹亲娘一样孝顺公公婆婆的。”

    黄滢也被张美圆吓了一跳,赶紧去拉她起来,“美圆,快起来,快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说着说着就跪下了?”

    韦达康不由怼道“还不是你不会说话吗?美圆和小宝的婚事是圣旨亲自撮合的,全天下最最明媒正娶的婚事,你说什么大户小户的啊?”

    “是,我乡里人不会说话,美圆。”黄滢又道“婆婆给你赔不是了。”

    黄滢的话又把张美圆吓着了,再次跪下“婆婆千万不要这样说,折煞美圆了,这是教媳妇没法见人。”

    越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越注重礼节,黄滢平时说话习惯了,韦宝听起来还正常,换成张美圆这样的,黄滢每句话都会听着不自在。

    “美圆,你赶紧起来吧。”韦达康不由对黄滢道“你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

    黄滢白了韦达康一眼,“是,我是不会说话,你现在是不是有银子了,心眼也活泛了,嫌弃我乡里女人没有大户人家的女人懂规矩、”

    “切,这又说到哪里去了?”韦达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韦达康自从韦宝富贵了以后,起先日子过的还是挺享受的,后来就不大舒服了,除了与范老疙瘩和王志辉等老邻居喝酒不会遭黄滢的忌讳,但凡有女人的地方,都会遭黄滢的忌讳。

    而总裁府的美女如云,后院全是清一色的美女,一个男人也没有,这就搞的韦达康看人只能看天看地,反正是不能正眼看人了。

    有时候韦达康都会想,怪不得皇宫要弄那么多太监,没有太监,全是女人,的确是很不方便。

    韦宝笑着替即将要吵起来的两个人打圆场,“爹娘,这是喜事,你们克制一下。”

    范老疙瘩、王志辉,还有范老疙瘩的老婆,王志辉的老婆等人也赶紧将两个人劝开。

    韦宝笑着对张美圆道“你别什么事都放在心上,我们家是农户出身,在自己的府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的,我爹娘不是针对你。”

    张美圆乖巧的哦了一声,“我没有放在心上,我是怕婆婆对我太客气了,我当不起的。”

    韦宝笑了笑,对吴雪霞道“雪霞,咱们去教美圆骑车吧?美圆,对了,你会骑自行车吗?”

    自行车是韦家庄对外销售的拳头产品。

    自行车已经在大明各地都有卖了,只是销路还没有完全打开。

    而且因为橡胶的运输和制作问题,成本高昂,价格还很昂贵,还没有办法马上走平价路线。

    主要还是天地会的人自己使用,现在天地会不少店铺都骑自行车去办事了,这也算是一个景色。

    也有与天地会交好的富商和官员出外办事,会使用人力车,就是人拉着跑,两个轮子的那种黄包车。

    在原本的历史中,到了十九世纪末期,这种人力车就会在全世界各大主要城市占据统治地位!

    马车也会全部改成橡胶轮子,钢铁架子,并且带有弹簧避震系统了。

    不过,现在还在研发推广阶段。

    吴雪霞虽然心里不太痛快,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出高兴的样子,笑着答应了,带张美圆去学骑自行车。

    韦宝、吴雪霞、王秋雅、杨雪、熊欣儿和贞明公主都会骑自行车。

    吴雪霞、王秋雅、杨雪、熊欣儿和贞明公主五个女孩子一起帮着扶车。

    就这样,张美圆还是摔了两脚。

    幸好张美圆没有裹脚,不影响走路骑车,人又比较聪明,骑车挺有天赋的,也很是喜欢,只用了一个时辰,便能不用人扶,独自在韦府的大院中到处骑行了。

    韦宝坐在太师椅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女人们玩耍,其乐融融的样子,让他很是欣慰。

    经过了一晚的磨合,韦宝算是彻底的接受了张美圆。

    过了两日,韦宝大清早的带着张美圆回门。

    虽然回门的场面不比大婚的场面,却也是极为热闹的。

    这三天当中,天地会所有在京商号不停的施粥送米送肉,门庭若市,可以说把风头出尽了。

    韦宝与国公府大小姐回门礼节,自然得到了全城百姓,甚至是京城周边的百姓的拥护,大家又是奔走相告,沿街助兴。

    这三天,整个京城似乎沉浸在了喜庆的海洋之中,把当初皇帝大婚都压下去了,就算是天启皇帝朱由校大婚,也没有这等排场和声势。

    好在岳丈大人是英国公,否则韦宝是不会这么高调的。

    在古代,回门也叫归宁,回娘家的意思,这是很传统的婚姻习俗。

    回门后婚礼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所以由此也可以知道回门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了。

    婚后正常情况是第三日回门,有的是第六日,或者是日的都有。

    大部分地区都是在婚后第三天回门。

    新娘回门虽然是回自己的家,不过在穿衣打扮上也是很有讲究的。

    色调要以大红色为主,显得比较喜庆。

    举办回门宴。宴席上座位的安排是有讲究的,新郎应该坐在上座,然后新郎和新娘需要向女方的家人敬酒。

    饭后新郎最后多停留一下,听下女方父母的教诲,不能急匆匆回自己的家。

    回门还需要男女双方带回门金猪分给附近的邻居,以彰显男方家对女方的重视。

    回门礼的要求不一样,有的地方会带一只公鸡,一半猪脚,还有各种水果,酒等。

    回门礼的数量一定是双数,而且这回门礼是一定要备上的,这是对女方家的心意。

    在回门时,回去女方家的时候,新娘要走在前面,返回时新郎走在前面。

    回门当天是需要返回男方家中的,是不能留宿于女方家的。

    张之极亲自在府门外迎接韦宝和张美圆的到来,见妹妹容光焕发,格外的光彩照人,乐的张之极眉开眼笑“妹妹,妹夫,我等了半天了。妹子,你这气色真好看,爹看了肯定乐坏了。”

    张美圆娇羞的一笑“哥,又取笑人。”

    韦宝乐呵呵的对张之极行礼“兄长!”

    “小宝啊,这一下,咱们真的是一家人了!来来来,快进府中。”张之极亲热的挽着妹妹和妹夫进入巍峨壮阔的英国公府。

    因为是御赐的宅邸,英国公府得到历代皇帝的器重,所有修了又修,每回都是皇家出银子,派出宫中高手工匠修缮,所以,英国公府历年休整下来,简直比皇宫的规格都差不多了。

    只是没有皇宫那么大。

    张府上下三百多家人和下人排成两排恭迎小姐回门和新姑爷的到来。

    英国公张维贤也穿着一身簇新的新衣服,打扮的很是齐整。

    张维贤看见宝贝女儿容光焕发,娇美动人的模样,打心底里喜欢,知道女儿很适应在韦府的生活,韦宝和家人应该对女儿很不错,便放心了大半。

    “美圆。”

    “爹。”

    两个人本来是乐呵呵的。

    但是张美圆和张维贤互相一叫对方,便忍不住都流下了泪水。

    韦宝不由感慨,古人是真的多情啊!

    反正韦宝知道自己,实在是做不到想哭就哭出来。

    “爹,美圆,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大喜的日子,快别哭了,不好。”张之极赶紧劝道。

    张维贤笑着摸了摸张美圆的头“哪里不好,爹这是开心!”

    张维贤说着,又拉起韦宝的手“小宝来,随爹去告慰张家历代祖先,我们张家找到了乘龙快婿了。”

    韦宝答应一声,赶紧跟上。

    一样的祭祖仪式,完毕之后就是与亲朋好友寒暄。

    韦宝实在是有点吃不消这种场面,张家的亲朋好友,达官贵人朋友,富商朋友,绝对不亚于他天地会,甚至更多。

    韦宝也不反感这种场面,这是权势的附属品嘛,享受了多大的权势,就得担负多少应酬的义务,场面上的事情,不能怠慢了,否则不知道哪儿就得罪了人。

    听大家都夸赞韦宝少年才俊,年轻有为,人中贵胄这些话,韦宝听的耳朵都快起老茧了,不过,好话是听不腻的。

    整整忙到黄昏,一家人才有机会单独坐在一起叙话。

    “小宝啊,你起先向我要一万京营军士的装备,爹给你两万套,已经派人发往天津的海防总督衙门了。”张维贤道。

    韦宝赶忙起身“谢谢爹!”

    “光是这些装备怕是不够的吧?我派人整顿了兵马,你要是要的话,随时可以带两万人随行!这些人虽然平日怠惰训练,人头数目是够用的,可以助威,你现在已经是我张家的女婿,他们谁都不敢违抗你的命令!”张维贤为韦宝着想道。

    “爹,不必了,我的人马与你们的人,是两种训练方式训练出来的,合在一起,有个协调问题。”韦宝推辞道“而且,我直接带京营将士去与地方军厮杀,传出去也容易遭人忌讳。”韦宝推辞道“爹请放心,我的人能应付的了!”

    韦宝说的是实话,没有虚张声势,他自信,就算是不带火器,不出动步枪大炮,他的不对也是新式练兵体系训练出来的,又有政治信仰,怎么样也比这个朝代的地方军强大的多。

    。

    l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明鹿鼎记,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